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二十三)

久等啦!我终于出成绩了与补考擦肩而过了哈哈哈哈(陷入癫狂

大粗长!!!



清晨的空气清新而冰冷,厨房里的温度却是暖融融的,弥漫着早餐的香气。烛台切光忠一边切菜,一边和同样身为主厨的歌仙兼定寒暄着。

“话说,最近本丸的天气好像是有点变化哦?”烛台切光忠微笑着,“感觉像是要过冬了呢。审神者能有意维持本丸的四季变换真是有心了。”

“啊,您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有点冷,我连带着早上起床都有点困难了,还迟到了一会,”歌仙兼定打了个哈欠想揉揉眼睛,抬起手才想起刚刚处理过辣椒,又遗憾的放下了,眨眨眼努力赶走脑中残留的困意,“不过烛台切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准时啊。”

黑发付丧神爽朗地笑了笑,“没有办法,毕竟是要为大家准备早餐的嘛。”

歌仙兼定也勾了勾唇角,专注于手上的事情,并没有接话。

 

半小时后,热腾腾的早饭被端上了长桌。

烛台切光忠扫视了一圈在场的刀剑付丧神。三日月宗近正慢悠悠地喝粥,鹤丸国永难得安静地趴在桌子上发呆,有一下没一下地动动筷子,堀川国广正帮着旁边的和泉守兼定和一期一振盛饭,粟田口家已经吃完了,正围在一起窃窃私语着,餐厅里一派和谐友爱的景象。

烛台切光忠看着中间那张空空的椅子微微蹙了蹙眉,“审神者呢?”

“你还不知道他嘛,”和泉守兼定嘲笑道,语气里却没有恶感,“肯定又睡过头了呗,今天这么冷,肯定是不到大中午不起床。”

一般本丸里的刀剑付丧神们都是会等审神者就坐后才一起用餐,他们本丸却是个特例,审神者平常随意惯了,振振有词的说不用搞那些虚的,矫情。

其实就是他自己起不来。

早饭快吃完时大门才被吱呀一声推开,审神者睡眼迷蒙的披着一件大衣打着哈欠进来了,突然从室外走到温暖的室内不禁打了个寒战,他把门关上,自顾自地走到主座坐下,看也不看周围直接夹起一大块肉满足的塞嘴里吧唧吧唧嚼着。

烛台切光忠本着主厨的精细的体贴照例问道,“主上还满意吗?”

叶修也照常一边埋头吃一边给出评价,“很满意,辛苦了。”

压切长谷部看着叶修那双熊猫眼没忍住问,“主上,您昨晚上又熬到很晚吗?”

叶修想了想,“也就两三点吧,刷论坛来着。很久不熬了,一熬就有黑眼圈。”

......刷论坛?

原来审神者还有这种隐藏爱好?

烛台切光忠一瞬间差点绷不住表情,“那您......以后要注意正常作息啊。”

“知道了,妈。”叶修低头喝汤。

加州清光一口水差点直接喷出去,呛在喉咙里咳了半天。

“对了,”叶修突然想起来,提高声音,“下午我得出去一趟。”

“去万屋吗?”压切长谷部点点头,“要我陪着您吗?”

“不是,一个审神者聚会而已。”叶修摇了摇头,翻出了前几周狐之助给他的那封邀请函,粗略的看了一遍,“需要一位刀剑付丧神陪同,你们有谁想去吗?”

底下有好几位刀剑付丧神暗暗地交换着兴奋的眼神,看来是不少人都有这个打算。

“想好了没?最后结果我无所谓,你们自己选一个出来就行。”叶修作壁上观,反正对他来说带谁去都一样,最好是个能帮着拎东西的。

一群刀剑围在一起小声讨论了一会儿,最后选出来的是三日月宗近。其余刀剑看着太刀青年眼神中有着隐隐的羡慕,但都没有再说什么,尤其是某些短刀,从来到本丸后就再也没有看过外面的世界,好不容易的一次机会却心甘情愿让了出去。

叶修大概也能猜到他们在想什么,无非是怕给审神者丢脸而已,三日月宗近是稀有刀,这种场合带他出去才是合适的。

......不得不说,考虑得倒是很周到。

他不想横生枝节,到时候审神者聚会上万一带去的刀剑一个不小心暴露了暗堕的身份,事情还真不太好解决。他想了想,感觉三日月能够自如的收放自己身上的暗堕气息,确实是最佳人选,便直接敲定了下来。

“那这次就先三日月吧。”他遥遥看向坐在餐桌尾端的太刀青年,对方冲他微微点头,眼神温和而坚定,叶修放下心来,他看了看其余刀剑隐晦的失落又混杂期望的眼睛,心里软了软,却把唇边那句“以后大家可以轮流着来”给咽了下去。

毕竟,谁知道还有没有以后呢。

这种承诺许下了却不兑现,当事人也会很伤心的吧。

 

早饭匆匆忙忙的结束,审神者今天还要消除三振刀剑身上的暗堕气息,直接带着他们去了手入室,出阵队伍在蜂须贺虎彻的带领下正准备出发,其他刀剑该做内番就做内番,该外出探索就探索,整个本丸的工作井然有序地进行着。

三日月宗近从餐厅走出,他慢悠悠的落在人群后面走着,准备去茶室喝上一杯茶,然后回去准备一下好参加下午的聚会。他对这种场合驾轻就熟,前审神者还在的时候也是经常带他出去,但两者的情况却截然不同。

拐过拐角时一阵大力扯住了他的胳膊把他扯进了角落,三日月顿了一下便顺从了这股力道,稳了稳身子,入目的是压切长谷部带着隐怒的俊脸,他像是被气得狠了,藤色的眼眸中泄露出一丝深红,狠狠地瞪着他。

三日月礼节性地笑了笑,“有事吗?”

打刀青年垂在身侧的手指一瞬间攥紧了,像是下一秒就会直接挥过来一样,忍了又忍才没有揪住他的领子,“你最好不要耍花招。”

三日月扬了扬眉,“嗯?”

“上次主上和你单独出去时带上了我的本体,回来时,上面有战斗过的痕迹。”压切长谷部的声音骤然低沉起来,“虽然掩盖的很好,但我从上面感觉到了来自你的完全暗堕的气息。”

三日月弯了弯唇角,“这个好像也说明不了什么吧,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和时间溯行军战斗过,又恰巧沾上了我的气息呢?”

“三日月,到现在了还不打算承认吗?”压切长谷部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失望,手中刀锋已是半出鞘状态,“小狐丸已经告诉我了,你杀了前任审神者,却还一直瞒着主上,还骗他说只是向时之政府举报了,并且就在不久前还对他有饱含敌意的行为......你这样,我没法放心你单独和主上出去。”

对面太刀青年唇畔犹带着微笑,眼神却已经彻底冰凉下来。

“我倒是没想到长谷部一直以来都是这么看我的......”既然已经被看穿,三日月便不再隐瞒,强大而深沉的暗堕气息大海波涛一般缓缓涌出,覆盖了他们交谈的这一方小小的空间,阴影中一对猩红的双眸显现出来,空气中的黑暗因子暴动着,一时间连呼吸都感觉有些困难,“不过,你的情报有些已经过时了。”

“以前是以前,现在我已经能完全控制自己暗堕的力量了,你也不必担心,”三日月宗近看着压切长谷部,缓缓道。

“我不会用这种力量伤害他的。”

“我会保护他。”

他说这话时眼中翻滚着孤注一掷的疯狂和坚定,像是绝望之人抓住了一根稻草,说什么都不会再放开。外面是艳阳高照,长谷部看着他的眼睛,却觉得后背掠过一阵阴寒。

 

“......阿嚏!”叶修揉了揉鼻子,又拿了根薯条塞进嘴里,“谁说我坏话呢?”

加州清光今天也是被审神者气到差点动手,恨不得直接把薯条甩他脸上,“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审神者小小的啧了一声,这才转过头来看他,“好吧......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我让你在聚会上注意一点!”加州清光抓狂,“最近局势那么乱,万一有别的暗堕刀剑也来了呢?万一三日月打不过他呢?万一有些无主的暗黑本丸的刀剑混进来想拐一个审神者呢?万一人家看上你这么个傻子......”

“不能够吧,”叶修戏很足的瞪圆了眼睛做惊恐状,“你们暗黑本丸的刀剑怎么还好这一口?放着一堆小姑娘不拐,专挑大男人?”

......

加州清光已经被他折腾的自暴自弃了,猩红的眸子恨恨地瞪着他,憋了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叶修看他沉默着不说话还想再逗他几句,一抬头被他眼中那点闪动的波光吓到了,一时间僵在那有些不知所措,“......你哭了?”

加州清光一愣,理直气壮地一抹眼睛,“没有!”

明明就是哭了,还在嘴硬。叶修心里难得浮现出一点愧疚感来,他开嘲讽开了这么多年,除了小时候把叶秋气哭过以外还真没把人弄哭过。但毕竟世界观不同,他也确实是逗加州清光逗得有点狠,这又不是联盟里那几个心脏能随便嘲讽,他对着这么一个玻璃心小公主还能这样,人家玻璃心估计早都整得稀碎了。

“......喂!“打刀少年吸了吸鼻子,轻声喊他,”主上。”

叶修有些惊讶,这还是加州清光第一次这么坦诚地叫他,真心实意的。他抬起手,摸了摸少年柔软的额发,应了一声,“嗯。”

“......我不知道为什么狐之助会给一个暗黑本丸发这种邀请函,还要求带一振暗堕刀剑陪同。我也不知道它有没有给其他暗黑本丸发过这种邀请函,”加州清光的声音沉沉的有些颤抖,“政府一直想要除去我们这样的暗堕刀剑,我怕他们会在宴会上直接对你......”

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审神者用手轻轻捂住了他的嘴,他的声音温柔的不可思议,“我知道。”

加州清光没有反抗,两手紧紧抓着叶修的手腕不让他放下,开始默默的碎碎念叮嘱着,“你在宴会上不要乱跑,跟着三日月就行,低调一点,最好不要吃别人塞给你的东西,别坐在太显眼的位置,结束了就在门口等着,我和安定去接你......”

打刀少年一向骄傲,又别扭得不肯向审神者低头,但在不确定的未来前,对方一个亲昵的动作就能让他所有的防备瞬间土崩瓦解。

他曾警告同伴不要沉迷这段镜花水月般的日子,却没发觉自己也早已深陷。

叶修一一应下,乖得不可思议,直到少年呼在他手心里的热气开始时轻时重,颤抖不已,他腾出另一只手来环过少年的肩膀,又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别哭了,”他维持着这个姿势,温声安慰着,“放心,我会回来的。”


TBC.

感觉老叶一股受样,是我的错觉吗???

走走主线剧情,该准备准备完结了,大家还想看谁在评论里或者私信我说一下,赶紧再拉几个出来溜溜~

喜欢的话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呀~

 


评论(108)
热度(436)

© 沉迷微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