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二十二)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我赶上生贺了哈哈哈哈哈(陷入癫狂

久等了~


在知道这个什么鬼地方还有内部网后,叶修果断让压切长谷部给他弄台电脑来。

没有荣耀,扫雷蜘蛛纸牌红心大战之类的总有吧?再不济还能和其他审神者线上聊聊天什么的,不然这样一天天的干坐着没什么正经事干,也太无聊了点。

“主上,”褐色头发的男人站在他身边翻着账本,面色有些凝重,“您这个月的薪水还没有下来,买了电脑以后......”话语到这里戛然而止,后面是一段很令人心酸的沉默。

叶修:贫穷的微笑.jpg

“那就算了。”他叹口气摆了摆手,脚尖在地面上轻轻一滑,旋转椅灵活的转了个圈转回桌前,男人百无聊赖的趴在桌上打了个哈欠,兴致缺缺的拿起了那一堆资料,转了转笔开始做审神者日常的文职工作,不一会儿眼神就逐渐认真起来,笔尖与纸张摩擦发出悦耳的声响,房间里一时无人说话,这声音显得分外清晰。

他的那么多奖杯可不是白拿的,这种能够随时集中注意力的能力曾被不少人暗暗感慨过。

毕竟教科书嘛,就要有教科书的样子。

压切长谷部默默地站着,心疼之余又有点骄傲和愧疚,虽然这件事严格意义上来说和他没什么关系,但还是有点过意不去,于是他在心里默默地下了一个决定。

那就是全本丸一起省吃俭用,争取在月末给审神者买台电脑。

这个想法看似简单,实施起来却难如登天,而且从指甲缝里抠出来的那点钱笔记本就指望不了了,只得退而求其次买个台式的。

压切长谷部长叹一口气,果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加州清光最近觉得很不好,非常非常不好。

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准备用来买化妆品的钱全被上缴了。

“为什么啊?!”黑发少年看着自己藏了好久的小金库被长谷部一手抄了,心疼的不行,“审神者又不是没了电脑活不下去,干嘛非得要台电脑啊?还伤眼睛......”

长谷部余光瞥到叶修从对面的走廊上经过,赶紧一把捂住加州清光的嘴免得叶修听到什么,这件事他跟全本丸的刀剑们都说过,唯独瞒着叶修就是为了给他个惊喜。

加州清光也看到了路过的审神者,哼哼两声妥协了,小声道,“行了我不说了,快点放开。”

长谷部朝看向这边的审神者恭敬地打了个招呼,看着他离开才松开手。

加州清光默默地盯着审神者离去的背影看了几眼,又转向压切长谷部,突然莫名其妙来了一句,“你真这么在意他?”

打刀青年点点头。

加州清光轻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眉头皱得死死的,“好吧,至少得给我留一半吧。”

“不行,必须全部拿走,不然不够。”长谷部面色严肃地回道。

“你怎么不去抢劫啊!”加州清光气得只想打他,“不就一个破电脑?这么执着?!”

压切长谷部的声音低沉下来,“你说的没错,确实是就一个破电脑。”

“但是别人都有,就他没有。”

他们的审神者值得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压切长谷部想证明给他看,他们这些刀剑付丧神并不只会为他上阵杀敌,如果他想要,哪怕奉上一切,他们也甘之如饴。

直到审神者不再需要他们的那天。

加州清光被他这番言论惊得拿手指指了他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最后目光复杂的看了他一眼。

“别陷得太深了,长谷部。”

他总觉得这段时光就像从哪里偷来的一样,早晚得被人发现,然后再被逼着还回去。这些在加州清光眼里仿佛连边缘都闪着光的日子,或许在叶修看来只是日常生活中平淡无奇的缩影,根本不能引起他的一点注意。

也对,毕竟那种生来就该坐在王座上的人,怎么能与他们这种早已堕入地狱的相比。加州清光微微一哂。

他对叶修没有恶感,甚至还挺欣赏他,他想靠近这个唯一的光源,但靠的太近的时候又不停地告诉自己要远离。

褐发青年礼貌的笑了笑,语气如常,“职责所在而已。”

加州清光一脸没救了的表情看着他,最后捂住脸哀叹一声,“行了小金库你拿走吧!这段时间最好别让我看见你。”

 

刚刚入夜,饭桌上。

鹤丸国永挑着碗里的青菜,挑完青菜挑胡萝卜,挑完胡萝卜挑白菜,挑到最后只剩一碗白饭了,连油水都少得可怜。

鹤丸国永:???

“鹤丸,”烛台切光忠严肃地批评他,“你就算挑食,也不能这么浪费食物。”

“好嘛。”鹤丸国永瘪了瘪嘴,把刚刚挑出来的一堆蔬菜夹起来看向旁边太鼓钟贞宗,对方琥珀色的眼神立刻像只小兽般警戒起来,抱着碗开始闪躲。

“我才不要吃鹤丸碰过的蔬菜呢。”

白发付丧神啧了一声,“筷子碰过不算的!你还长身体呢,多吃点。”

“长身体是要吃肉的!”太鼓钟贞宗抗议。

“那是长膘吧。”鹤丸国永隐隐有继承审神者说话风格的倾向,毫不留情的嘲讽。

太鼓钟贞宗:......气!

这边一片鸡飞狗跳,主座那边却是不尴不尬的。

叶修看着山姥切国广隐隐的殷切目光,有点无奈,“我真的已经饱了,你别给我拨肉了。”肉吃多了,腻得慌。

那对碧色的眼眸沉寂了一下,又不死心的看着他,“真的饱了?”

叶修叹了口气,“真的,不信你摸,小肚子都吃出来了。”

没想到金发青年却当了真,居然真的伸出手去认真的摸了摸他的肚子,接着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眼里有零星的笑意,“待会出去走走,消化一下。”

一旁的加州清光冷哼一声,“山姥切,你别老这么惯着他,多大的人了。”

叶修转过头来看着他正想开嘲讽,目光在触及他的唇上时顿了一下,接着便盯着不放了,神情若有所思。

加州清光脸一红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紧接着就炸毛了,“看什么看?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没礼貌啊?!”

“诶我才发现你今天没涂唇膏啊?”叶修眨了眨眼,“嘴上起皮了都。”

“我没涂唇膏怪谁啊?!还不是因为......”黑发少年气的翻了个白眼,话到一半才猛然想起这件事要保密,于是硬生生地拐了个弯,“因为我口腔溃疡!”

叶修明显的愣了一下,接着便哈哈哈哈地笑开了,笑够了毫不留情的揭穿他,“口腔溃疡长嘴唇上啊?”

......混蛋!加州清光十分憋屈,我是为了谁啊我?

还有那不是唇膏是唇彩!审神者这个大瞎子,这都看不出来!

“别怄气了你,”审神者心情很好的揉了把他的头发,又揪了揪他的辫子,把他整整齐齐的小辫揪成一团鸡窝,加州清光愤愤地瞪着他,语气很不好,“你松手。”他话虽如此,却没有要躲开的意思。

叶修还在摆弄着他的辫子,“别动,给你整好。”

黑发少年沉默了一下,少见地乖巧下来,坐着不动了,任由那只手绕过他的发丝,最后极为熟练地扎了个小辫,几乎和他原来的扎法一模一样,端端正正地垂在右肩,带着一点俏皮。

“好了。”叶修笑眯眯的收回手,看着加州清光别扭的伸手摸了摸脑后的辫子,小声嘀咕着,“你以后去开个理发店算了。”

叶修摸了摸下巴,煞有介事开始思考他的提议,“理发师就算了,当个吉祥物吸引下顾客还是可以的。”

加州清光已经被气得没脾气了,转过头去不理他。

叶修又转身去逗山姥切国广,看见对方碗里这半天还剩一多半的米饭有点无语。

“你数着米吃啊?”叶修叹了口气。

“不饿。”金发青年的筷子漫不经心的戳着米饭,摇了摇头,实话实说道。

他隔着床单揉了把山姥切国广的头发,力道不重,却让对方整个人的背景都亮了起来。

“走,出去陪我消消食。”审神者熟稔地一手拍上他的肩膀,眼底有笑意斐然。

 

在这个月月末,叶修的本丸如愿装上了台式机。

等到安装工人走了后,叶修转身看向压切长谷部,“没什么要说的,嗯?”

打刀青年微微低头,阳光在他褐色的短发上打上一圈柔和的光圈,“不过是职责所在罢了。请您无须在意。”

叶修啧了一声,没忍住笑了,“还真有你这样的。”他转过身,正要进屋里去。

打刀青年疑惑地喊住了他,“......主上?”

“没事儿,”审神者停下脚步,转头冲他笑了笑,“谢啦长谷部,这次辛苦你了。”

打刀青年愣了愣,一瞬间被惊喜的情绪震在了原地。

“还有,”审神者抬了抬指间夹的烟,话语间带着淡淡的熨帖和暖意,“下次还要给我个惊喜的话,记得带几包烟啊。”

TBC.

之前大家说还想看谁的还有谁没有写到啊...讲真这篇文该准备准备完结了,再拖就真的要过气了(捂脸

喜欢的话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呀~

评论(81)
热度(442)

© 沉迷微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