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X龙族】明明登对(上)

拉郎醒目!不拆不逆!清水!

cp为叶修X路明非(对就是这么邪教

为了庆祝老叶的生日和江南老贼终于想起来要更龙五的觉悟,三刷全职开的脑洞。

两个世界观不会有太多重叠的部分,老叶觉醒龙族血统或者明非征战职业圈什么的就不要想了...

时间线和年龄一类的是私设,龙四尘埃落定后的路主席和刚刚从嘉世退役的老叶。这篇不会很长,大概三四章的大粗长就可以完结了

正文中加粗字体来自原著



一、

正午时分,卡塞尔学院外的红松林落满了白雪,外面狂风呼号着,金碧辉煌的安珀馆却是一片温暖静谧。

路明非盘腿缩在座椅里,一手操控着鼠标,褐色的眸子闪闪发亮地盯着屏幕里修正场的界面。

对面是个战斗法师,手持一杆长矛,走位及其潇洒,路明非这局坚持了三分半便落败了。看着屏幕上大大的“失败”,他伸了个懒腰,向后靠进椅背里。

战法又开始敲他,“再来一局?”

他们已经打了四局,路明非只赢了一局,感觉还是对方主动放水的。路明非也是无聊,听人推荐下了个这个名叫荣耀的游戏,平常实在闲的不行的时候就登陆玩一局,现在屏幕上那个名为“七宗罪”的弹药专家才刚刚满三十级,各种装备技能点混搭地一塌糊涂,一看就是佛系玩家。

路明非摁亮手机看了一眼日期,唯一还能管着点他打游戏的楚子航回中国出任务去了,估计还有个一周左右才能回来,宿舍也就他一个人,索性决定这几天就住在安珀馆了,当下便斗志昂扬地回过去一个呲牙,“来!”

难得遇到一个实力高超的对手,反正路主席现在正休假,时间一抓一大把。

对方看起来也是闲,毫不含糊地又发来一个邀请,路明非爽快地点了接受。

 

一双灵巧的手飞舞着操纵着键盘和鼠标,富有节奏的敲击声仿佛是一首轻快的乐章。屏幕中漫天的光华闪过,那个三十级的弹药专家飞扬着血花不甘心的倒了下去。

叶修抬手取下嘴里叼着的烟,手指放到键盘上正想对这个打得还蛮不错的小朋友指点几句,对方已经大爆手速发来一个好友申请。

他看着屏幕上那个好友申请,眯眼笑了笑,拒绝了。紧接着对方可能以为他手滑,贴心的又发来三四个,都被拒绝了。于是那边弹药懵了,开了语音问他。

“加个好友以后一起下本啊!”

声音年轻而清亮,褪去了少年人的稚气,带着一点软糯,末尾语气微微上挑,听起来也就二十出头。

叶修碾灭了烟头开始打字,“不用。”

对方锲而不舍地追问,“为什么?”

那边显然是个荣耀小白,连对面是一叶之秋都认不出来,估计对叶秋也是闻所未闻。或许是因为对面完全是个陌生人,而这个陌生人的声音听起来很容易的就让人放下了防备,叶修心里痒了一下,突然想和这个人倾诉一下自己目前的状况。

面对着苏沐橙他不能流露出脆弱来,一个人憋久了找个陌生人说说话好像也不错。

“我以后,”修长的指尖敲打着键盘,停顿了一下又流畅的继续下去,“可能不会再上这个号了。”

对面沉默了一下,像是敏感的察觉出他话语间隐藏的深意,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屏幕上的弹药专家漫不经心的转了转枪,又潇洒地顺手插进腰间的弹夹里,沉吟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开口。

“兄弟,凡事看开点,船到桥头自然直啊。我一个师兄就经常给我说,人留着一条命活着就是为了等着把它豁出去的那天,人生嘛,谁还没有个起起落落落落啊......”

小弹药絮絮叨叨的,语气里带着点沧桑,听起来还挺像那么一回事的,叶修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孩子真是......怎么就扯到豁出命上了?

但是心里却涌上一层淡淡的暖意,来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的善意和关切让他整颗心都仿佛淋上了一层温水。

指尖放到键盘上正想再说几句,训练室的门突然被“咣”的一声推开,苏沐橙神色凝重地出现在门口。

叶修眨眨眼,先和对面打了声招呼说他要下了,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声音又提了提唇角。

“诶兄弟,放平心态啊,换了号记得加我!”

叶修顿了顿,回道,“好。”

他还是蛮喜欢这个有意思又很有潜力的弹药小朋友的,想了想决定还是不心脏了,于是紧接着又加了一个微笑的表情以示友好。

互相道完再见后他才摘下耳机,像是早就在等待这一刻一样,侧头冲苏沐橙笑道,“来了?”

苏沐橙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但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简短地说道,“来了。”

 

在大洋彼岸,路明非缩在安珀馆柔软的座椅里,正一脸懵逼的看着一叶之秋刚刚发来的那个笑脸。

我好像没惹到他吧?干嘛突然就开嘲讽啊?

......等等,这个微笑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二、

路明非作为一个从不关注荣耀的小白当然不知道今天正是十区开放的日子,他随随便便地和人打了几局,见今晚不知为何竞技场人少得可怜,便兴致缺缺地准备下了。

“今晚人很少啊。”他随口一说。

当前的对手惊讶道,“你不知道?今天开新区啊。”

新区?路明非心里痒了一下,没想到这游戏人气还挺高,反正他闲着也是闲着,突然也想去凑个热闹,态度瞬间又热情了起来,和那人请教起各种事宜。

他的弹药专家是佛系那种,很佛很佛,到了现在连个公会也没加,能混到三十级全凭他在星际里积攒的那点意识,现在想认真玩一个号,那加一个公会也是必须的了。

对面那哥们是个铁杆的嘉世粉,极力撺掇他加入嘉王朝,一张嘴简直是要把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吹到天上去。

“兄弟你别看嘉世这几年战绩不好,那都是巧合,要不是我们叶神不发威,指不定最后怎么样呢!不信你看看联盟初期,哪个孙子敢在我们面前叫嚣!而且这次听说联盟里就嘉世在十区投入最多,我话就给你撂这,入了我们嘉王朝,保你十区横着走!”说到最后自己先燃了起来,激动地啪的一声重重一拍桌子,吓得路明非心脏一跳。

“怎么样哥们?加不加!和我们一起夺回曾经的荣耀吧!”

路明非也被他这迷之中二带着有点燃了,我靠这不是典型的天才沦落,一朝崛起的起点文戏码吗!还有这名字!比什么蓝溪阁中草堂烟雨楼正常多了好吗,好好一网游整得跟武侠小说似的,你当你古龙还是金庸啊?矫情。

反正到时候不满意了还能退,要不先加着看看?他有点心动。

“那加你们公会需不需要什么要求啊?”

看他有松口的迹象,对面十分高兴,赶紧回答,“没有没有!就哥们你这技术,只要申请了保管能进!新区零点开服,记得啊!”

“行。”路明非同意了,心里暗搓搓的也有点期待。

不过......一叶之秋?他疑惑地歪了歪脑袋,那不是刚刚那个战斗法师吗?他就是那个嘉世王牌?

难道我运气这么好,修正场正好碰上传说中的斗神?不能够啊,我什么时候这么欧了?

路明非伸了个懒腰切出了游戏,算了算了,反正和我没什么关系。他站起身来打理了一下,随便披了一件衣服裹着围巾就下楼去食堂了。这种鬼天气大家都在宿舍自助叫餐,也只有路主席还勤勤恳恳的冒着风雪一天三次的准时去食堂溜一圈。

因为楚子航怕他在安珀馆没日没夜的只叫外卖,出任务前特意给食堂打过招呼不要给路明非送饭,让他自己出去吃。

都说长兄如父,这可能就是父爱如山吧。路明非把半张脸缩在围巾里,像一颗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小白菜。

心思突然一动,不知怎的又想起了刚刚游戏里的那个战斗法师。一叶之秋......如果真的加入了嘉王朝,那是不是从此就和他一个阵营了?想到这,他不自知的傻兮兮又带着点雀跃地笑起来。

“我以后,”

“可能都不会再上这个号了。”

......这又是什么意思呢?路明非的脚步顿了顿,开始不着边际地为那个远在万里之外的嘉世王牌担心起来。

总不会是失恋了吧?这个路主席可没法帮啊。他有些苦恼的裹了裹围巾。

 

食堂里空荡荡的,路明非打包了一小份可乐鸡翅和一整只烤鸭回了安珀馆。

他嘴里咬着鸡翅,一边迫不及待的从抽屉里掏出一张十区的账号卡插进登录器里,那是伊莎贝尔为他准备的,知道他开始玩荣耀后,那位贴心的女秘书帮他把所有区的账号卡都集全了,包括很难买到的首版卡,不过伊莎贝尔提前应该也不了解这个游戏,不知道一级的空号其实是可以申请转区的。

路明非更不知道,但是他看见屏幕上那个名叫明明的女神枪手有点崩溃。为什么又是个人妖号啊?老子好歹也算是英明一世,怎么就逃脱不了人妖号这个怪圈?!

屏幕上的女神枪手看得出是精心找人打理过的,一张脸长得精致可爱,围着学生会标志性的深红色披风,腰间别着银黑色的两把双枪,看起来俏丽又英姿飒爽。

女神枪手,明明。路明非脑补了一下,突然不知为何还觉得有点带感呢嘿嘿嘿,我靠果然厚脸皮都是练出来的,人妖号用多了居然还有点心安理得!

路明非你完全堕落了!

 

三、

叶修试着重新联系过那个名叫七宗罪的弹药专家。

那天他带着唐柔和微草战队一同训练的时候,王杰希曾邀请过唐柔去微草,叶修一边打趣他,一边想起了那个很有意思的弹药小朋友,训练结束后便换了一张七宗罪所在区的账号卡开始敲他。

“我是那天修正场上和你打的一叶之秋,目前在十区玩,名字是君莫笑,如果你愿意可以来十区找我一起练。”他写完又扫了一遍,顺手加上了一个大兵叼烟的表情,这才发了出去。

之后他便等着了,时不时上一下那个号看看七宗罪有没有回复他,或者留意一下好友申请列表。

叶修觉得这很正常,不过是发现一个好苗子有意想栽培或者多了解一下,换了其他人比如像包子唐柔罗辑这种的,他也会这么做,没什么可奇怪的。

不过相比之下,可能是有那么一点不一样的地方,但究竟不一样在哪他又说不上来。

而且遗憾的是,一周过去对方一直都没有再回复,七宗罪的头像一直都是灰色的,像是抛弃了这个账号。

叶修还是像往常一样继续他的开荒之路,有时候都快把这件事忘了,但无意间想起来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着小火花一般的期待。

所以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缘,妙不可言。

在一个深夜,他正守着柜台低头吃泡面,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老板,开台机子。”

作为一个还算典型的双子座,叶修不是那种强烈感性化的人,他不记得那人的声音,唯一的印象是还算好听,但当再次听到的时候,那些记忆仿佛被涂上了彩色的颜料般顷刻间鲜活起来。

呦。

他笑了笑,抬起头来看着小朋友。清秀帅气的脸庞,身姿挺拔,只是不知为何浑身上下带着一股怂怂的气息,裹着厚厚的黑色长款羽绒服,里面是一件抓毛的水洗蓝连帽卫衣,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只无害的小白兔。

“好嘞,”叶修接过证件看了一眼记住了名字就递了回去,象征性的动了动鼠标调出网吧的座位图,从上到下仔细地划拉几下,脸不红心不跳地开始撒谎。

“不好意思啊,这个时段正是高峰期,无烟区已经没有位置了。您要不就在前台这儿玩?”

“在这儿玩?”对方看上去是第一次遇见这种状况,有些呆萌的眨了眨眼,脸上居然浮现出点忸怩的神情来,“不影响你吧?”

叶修乐了,摆摆手道,“不影响不影响,你玩你的就成,不会的还能问问我。”

“......那麻烦了。”小朋友看上去还是有点不情愿,但很听话的在叶修身边坐下了,插卡登陆。

叶修凑在旁边饶有兴趣地看着,只是在看到屏幕上那个名叫明明的女神枪时可疑地沉默了一下,转头看着小朋友面上强装镇定,耳尖却慢慢地红了。

原来这才是你不愿意坐我旁边的理由啊?!还有用人妖号会害羞什么的......

啧,不妙啊,感觉有点可爱。

TBC.

龙四的时候明非大三,大概就二十一二的样子吧,比老叶小个三四岁

后面慢慢编着(顶锅盖跑

评论(36)
热度(245)

© 沉迷微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