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二十一)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我这个速度什么时候这篇文才能完结啊(绝望

本章实力控场:新选组


下雨的时候人总会有点倦怠,尤其是在这种本来就没什么事情做的日子。

叶修没个正行得盘着腿歪着身子坐在桌前,一边发呆一边嚼着歌仙兼定送来的点心,雨势不仅没有变小反而越下越大,天地间的雨声连成一片,白光闪过,远处传来几声沉闷的雷声。

门口传来几声响动,大和守安定揉着惺忪的睡眼走了进来,“主上来啦?”

叶修侧头看了他一眼,“呦,睡醒了?”

“嗯,”蓝发少年伸了个懒腰,“被雷声吵醒了。主上吃过饭了吗?”

叶修摇了摇头,“还没。”

“那留下和我们一起吃吧,正好雨下得正大,回去也要淋湿了。”大和守安定在他对面坐下,随手拈了一块点心。

叶修很爽快地答应下来,“成。”

蓝发少年安静地笑了笑,三两下把嘴里的点心咽下去,掩嘴打了个哈欠,趴在矮桌上闭上了眼睛。

“哎,”叶修隔着桌子拍了拍他的头,“要睡回房间里睡去。”

蓝发少年把头埋在胳膊里,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不了,再等一会就开饭了。我就趴一下。”

叶修无奈的叹口气,随他去了。

大和守安定笑了笑,胳膊收紧了一些,突然问道,“主上,你知道为什么我在雨天的时候喜欢睡懒觉吗?”

“我怎么知道,困了就睡呗。”叶修满不在意的说。

“其实是因为我的上一任主人的缘故,”大和守安定没有在意他漫不经心的态度,轻声说道,“他走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天气,但是没有带着我,我在门口坐着等他回来,等着等着就睡着了,后来是清光回来把我推醒的。”

“他身上全是血,当时我都吓了一跳呢。”

“以后就改不了这个毛病了,一下雨我就犯困。”

“好像这样一直睡下去......就不用再面对他的死亡了。”

蓝发少年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最后安静地伏在桌上睡着了。叶修沉默了一会,站起身来给他披了件衣服,柔软的布料接触到少年肩背的瞬间,他微微动了动,一把抓住了叶修即将离去的手腕。

“主上,”他呢喃着,“我知道你早晚都要走的,但是你可不可以再多留几天?”

叶修少见的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坚定而缓慢地抽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温和。

“知道了,好好睡吧,开饭了叫你。”

 

叶修看着大和守安定在他眼前安然入眠,突然嘴里痒痒的想抽烟,但是他克制住了,捧着面前的一杯热茶开始思考人生。

他可以确信,对面的这振打刀已经完全信任他,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依赖。

叶修隐隐的有点烦躁,他好像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怎么就招来这么个事?这孺慕之情又是从哪里来的?

难道是被我的父爱如山打动了?他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按了按额角。

窗外炸响一声闷雷。

要说叶修对这些刀剑一点感情都没有是不可能的,人心都是肉长的,他又不是什么石头人。而且大和守安定给他的感觉和其他的刀剑很不一样,带着点与生俱来的熟悉和亲近。

从侧面来说,他现在能在这里烦恼这些问题,已经是从心底在意的表现。之前好聚好散井水不犯河水的界限隐隐有打破的迹象,到时候恐怕是不能安安静静的走了。

他就这么一直安静地坐着,听着身旁打刀少年轻轻的呼吸,直到加州清光喊他们去吃饭,手里的茶都没有再动过。

 

“啊,国广你回来啦!”

和泉守兼定慵懒的靠着餐桌旁椅背坐着,看见打着伞的少年出现在廊下,冲他挥了挥手,“正好赶上吃饭哦。”

“怎么打着伞还弄得这么湿啊,”加州清光正在给他们盛饭,闻言回头看了看,“先去换身衣服吧。”

堀川国广笑着点点头,目光在扫过大和守安定旁边的叶修时露出些许惊讶来,“主上也来了吗?真是太好了,正好可以尝尝清光的手艺,他平常可是很少下厨的。”话到最后戏谑地瞄了他一眼。

“喂!”加州清光抗议,“也没有很少,最少不过是一周两三次啦!”说完面带威胁地看向叶修,决定审神者要是这时候再嘲讽他,这次中午饭就没他的份儿了。

但是审神者一脸耿直的说道,“确实不是很少,比我多多了。”

切,算你上道。加州清光冷哼一声,把饭摆在几人面前,自己也落了座。午饭是炖的很清淡的鱼肉和米饭还有调好的拌酱。他坐下来的时候还在想着要不要说一句“我先开动了”或者“敬请享用”什么的,免得审神者好像总以为他是个冒失又莽撞的性子,不懂一点礼数。

只是还没张口,对面的审神者已经二话不说拿起了筷子十分熟练地夹起一筷子拌酱放到米饭里拌好,紧接着又加了一块鲜美的鱼肚子肉放到一旁大和守安定的碗里。

“早上起得晚,多吃点。”

蓝发少年乖巧的点点头,“谢谢主上。”

审神者微微笑了笑,完全没注意到加州清光脸上的风云变幻,拿勺子把鱼头切下来放到自己碗里,动作轻松而熟练,一看就是做过很多次了。

土方家的那两位更是什么都没注意到,和泉守兼定全程低头挑着鱼刺,倒是堀川国广正好邻着加州清光坐着,疑惑地偏头看他一眼,小声问,“怎么了?”

加州清光按捺下情绪,摇了摇头,“不......没什么。”

他默默地低头咀嚼着米饭,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倒不是因为叶修给安定夹了鱼肉,而是叶修那自然无比的神情和动作,他把鱼肚子的肉给别人,自己却直接拣了那个鱼头,加州清光本来都打算把鱼头扔给五虎退的那几只小老虎的......

他曾经还为谁无数次这样细心又温柔地做过这些事?

不可否认那一瞬间加州清光心中涌出了异样的妒意,但他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淡淡的垂下了猩红的眼眸。

管他是谁,我又不认识。

没准这人就喜欢吃鱼头,关我什么事。

只是这次,以往轻蔑而疏离的自我暗示没能起到效果,他一只手放在桌下暗暗握紧了拳,心里的某个角落还是冷得出奇。

外面的雷声和闪电渐渐停了,雨声却还是绵延着,淅淅沥沥的,雨点小了一点,正好这会没有风,和泉守兼定便提议把桌子摆在廊下吃饭,屋檐上一串串水珠垂直着坠落在门前青石板上的一个个小水坑里,绽开一圈涟漪。五个人围着一张桌子吃饭,旁边就是雨中庭院的景色,时不时聊几句轻松的话题,气氛倒也不错。

直到叶修突然轻咳了几声,整桌人都以为他有什么话要说,齐齐的把目光移过来,他才抬起头来淡定的说了一句,“卡到鱼刺了。”

......

加州清光简直服了这个人,第一次见吃鱼头都能卡到鱼刺的,这喉咙怕不是针管做的。

和泉守兼定很配合的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毫不客气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嗝。”

叶修凉凉的瞥了他一眼,嘲讽道,“灌凉气了吧,活该。”

堀川国广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大和守安定无奈的摇了摇头,去厨房帮他拿醋了。

叶修自己还被鱼刺卡着说话都别扭,这会儿已经开始语重心长的教和泉守兼定怎么停下打嗝了。

“诶,你试着憋会儿气嘛。”审神者坏笑着。

“......信你!”和泉守兼定狐疑的瞪了他一眼,但还是听话的开始闭气。

大约一分钟多后,打刀青年涨红着脸咳嗽起来。

审神者很不厚道地笑起来,“看吧,多管用。”

打刀青年咳完了又喝杯水漱了漱口,眼珠一转,扑上去一把箍住叶修的脖子,恶意的在他耳边吹着气,“还敢不敢耍我?还敢不敢耍我?”他从身后箍着叶修的脖子,从正面看就像把他拥在怀里一样。

叶修被他吹得耳朵痒痒的,笑得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笑够了立马认怂,“不敢了不敢了,英雄求放过。”

一旁围观的加州清光翻了个白眼。

和泉守兼定看他认怂立刻笑容灿烂起来,打蛇上棍地又把他向后搂了搂,语气里是十足地得意洋洋,“不放。”

叶修看他那得意的小样儿正想趁他不注意重重的踩一下他的脚,脚还没伸出去,突然轻轻哎呀了一声。

和泉守兼定闻声立刻松开他,面色紧张的问,“怎么了没事吧?我弄伤你了?”他凑到叶修面前仔细地看了看,没什么事啊。

加州清光也神色紧绷的盯着叶修。

“啊。”审神者摸了摸自己的喉咙,试探着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接着脸上浮现出轻松的神色来。

“咽下去了。”

......

这喉咙还真不是针管做的,加州清光如是想着。

可能是筛子吧。

TBC.

有小可爱问我大概多久更一次,其实是随机的,什么时候我被你们催更的有心虚感的时候我就准备更啦...

下周有几门考试,提前来请个假

喜欢的话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吧~

评论(82)
热度(457)

© 沉迷宏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