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二十)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对了,”叶修问道,“你知道本丸的垃圾桶在哪吗?我这走了半天都没看见一个。”

“哦呀,垃圾桶啊......”鹤丸国永修长的指尖点了点下巴,“这里没有那种东西呢,主上要扔垃圾的话,直接放在大门口就可以了,会有人定期来收走的。”

叶修挑了挑眉,“呦,这里还有清洁工呢?”

“当然有啦。时之政府为了满足审神者的各种要求,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别说清洁工了,主上要是懒得打扫房间,直接到网上找个钟点工都行,实在嫌麻烦的话还可以叫个搬家公司什么的......”白发的刀剑付丧神侃侃而谈,停下来时才注意到审神者已经慢慢停下了脚步,垂着眼帘正在发呆。

“你是说,这里有网络?”审神者转头定定的看着他,眼神亮的出奇,这是鹤丸国永第一次见审神者露出这种跃跃欲试的样子来,黝黑的瞳眸深处闪烁着隐隐的火焰,整个人都鲜活了许多。

“啊,只不过是时之政府的内部网罢了,不能和外界交流的。”鹤丸国永隐隐猜到了理由,两手枕在脑后笑着回答道。“主上是在现世有什么放不下的重要的事吗?”

他看着身旁那人眼中的火焰不易察觉的暗了暗,又恢复成往常那副样子,略略一点头,“差不多吧。”审神者摸了根烟出来叼在嘴上,鹤丸国永察觉到他周身一瞬间涌起的些微烦躁,很快又散了去,那人若无其事地向前走着,脸上的神情与之前无二,沉静而平和。

真有趣啊。

白发付丧神的眼中浮现出一丝笑意。

这是个很有自己的一套原则的人。他现在真是越来越好奇了,这位新任的审神者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

“主上,我正好也要去那边,我们顺路一起走吧?”鹤丸国永笑嘻嘻地凑近。

叶修瞟他一眼,“现在难道不就在一起走?”

鹤丸国永哈哈哈的笑起来,说了声也对哦,朝叶修那边靠了靠,尽量把羽织的袖子笼在伞的遮蔽范围内。叶修注意到了他的这个小动作,不动声色地把伞朝他那边微微倾了倾。

白发付丧神一顿,勾了勾唇角。

雨滴溅落在油纸伞上,响成一片和谐的乐章,喧嚣又带着静谧。鹤丸国永静不下来,走了几步路就想说点话搞点事。结果正打算开口,一个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便从头顶上隔壁一墙之隔的地方传来:“烛台切,你有看见主上吗?”

是压切长谷部。

紧接着是烛台切光忠的声音,“没有见到呢,你找他有事吗?”

鹤丸国永玩心大起,正想着攀上墙头吓一下这两个人,恶作剧的笑容刚爬上嘴角还没来得及行动,就被审神者狠狠地往后拽了一下。

审神者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一手捂住他的嘴示意他噤声,眼神莫名严肃。

唇上传来的触感新奇而陌生,鹤丸国永恶作剧的兴致被搅了也不生气,他转了转眼珠,琥珀色的眼中浮现出笑意,试探着伸出舌尖在那人的手心轻轻地舔了一下。

干燥,温暖,没什么味道嘛。

叶修被他突然这出整得大脑当机了几秒,回过神来开始瞪他,也没敢撤回手,怕动作太大引起隔壁那两位刀剑付丧神的注意。

只是他的警告起了反作用,太刀青年对他威胁的目光熟视无睹,像是好奇般的又舔了舔,眯眼狡黠地冲他笑笑,小猫似的。审神者动了动手见甩不开他,便翻了个白眼由他去了,很快左手手心就湿漉漉一片。

毕竟相比之下他更不想被烛台切光忠和压切长谷部逮到,这两人来一个就够恐怖的了,一个不让吃泡面一个不准抽烟,现在他拿着一袋子泡面满身的烟味撞上这两个人......没有一个小时估计是脱不了身了。

烛台切光忠和压切长谷部的说话声渐渐远去,叶修一直等到完全听不到他们的声音才松了一口气,撤回了手。

鹤丸国永哈哈哈的笑得十分嚣张,“主上有没有被吓到?”

叶修冷冷一笑没说话,拽着鹤丸国永的袖子把手上的口水全抹在了太刀青年的羽织上。

“不好意思我到大门口了,我们不顺路了,你还是自个淋着回去吧。”

 

在新选组部屋这边。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的房间一反常态的安静。因为大和守安定有在雨天睡懒觉的习惯,所以加州清光便悄悄的不去打扰他。

黑发少年坐在廊下,天气很凉他却穿的很薄,裸露在外的脚腕和小腿贴着冰冷的木质地板,被冻得微微发红。他伸了个懒腰,感觉有点无聊。

今天那个审神者怎么没什么动静了?不会也在睡懒觉吧?

想到这儿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撑着伞慢慢地朝部屋这边走过来,漫无目的地在周围乱晃,时不时晃到花圃旁发一会呆,时不时站在水池旁看看鱼,走走停停得十分悠闲,以及,夺人眼球。

加州清光托着下巴看着,感觉有点别扭,突然鬼使神差地喊了他一声,“喂。”

叶修转过身来,看见是他,点了点头便自然地走过来。

等等,我刚才为什么要叫他?!加州清光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掉,我干嘛要主动向这个人示好?他会不会小瞧我?

这时大和守安定的话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试着相信他一次,他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

......好吧,就这一次。加州清光咬了咬牙,看着审神者越来越近的身影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审神者走到他面前打量了他一下,“你过夏天啊?”

加州清光条件反射性的反驳:“用你管?”说完他立刻就有点后悔了,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这次试着和平相处一次,结果又是这样。

但是他就是忍不住啊!审神者一开口说话,加州清光只觉得拳头痒痒后槽牙疼,根本就不能好好说话!难不成这人就长了一张专门气人的脸?!

加州清光做了一次深呼吸才把烦躁的心情平复下来,“你在这儿乱晃什么?你这样严重影响到我们正常作息知道么?”

审神者理直气壮,“我又不是故意的。我迷路了。”

加州清光差点心梗。迷路你还很有理了?这脸是得多大?!

审神者笑了笑,加州清光不得不承认他笑起来还是很人模狗样的,“不请我进去坐一会儿?外面雨下的正大呢。”

“你进来干什么......”黑发少年暴躁的低声吼了一句,“算了!进来吧。”他从地上站起来,推开了另一个房间的门。“安定在睡觉,你先在和泉守大哥这边呆一会吧。堀川刚刚去粟田口那边,歌仙在这边教和泉守大哥学插花。”

 

 

房间里很温暖,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馨香,叶修昨晚睡得晚今天又起得早,这会儿已经有点困了。

但是在对面就坐了一位老师的情况下,直接睡过去好像不太礼貌,叶修只能强打着精神忍着不打哈欠。

他单手托腮看着面前的紫发青年表演插花,白皙修长的指尖轻拈着墨绿色的花茎,白色的玉兰,淡粉的樱花,金黄的郁金香相互映衬,在那只手的作用下仿佛有魔力般交融在一起,有一种和谐的美好。

叶修强撑着和睡意作斗争,他旁边坐着和泉守兼定,这会儿正挺直腰板听得聚精会神,和一看就是来做个样子的叶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完成了,请欣赏。”歌仙兼定优雅地收回手,看着底下两位学生的眼神带着点期待。

叶修眨了眨眼。这就完了?他认真地看了看那盆插花,感觉花还是花盆还是盆,实在看不出什么门门道道来,但还是很配合的表示赞赏:“很漂亮。”

和泉守兼定同样点了点头。

紫发青年微微翘起嘴角,眸中浮现出星星点点的雀跃。

“谢谢夸奖,”他彬彬有礼的把另一束鲜花朝着两人的方向推了推,“看您听得很专心的样子。要试试吗,主上?”

啊?还要试?叶修心下叫苦,但还是接过花束随便摆弄了一下。

歌仙兼定又把另一束花递给了和泉守兼定,“和泉守殿也试试吧。”

黑发青年接过,给作为旁听的叶修一个挑衅的眼神。

 

二十分钟后。

“和泉守殿,”紫发打刀深吸一口气,“请问你的作品是什么呢?”

一前一后两朵玫瑰歪歪斜斜的插在土里,所谓简约也不过如此了。

“这是大炮啊!”和泉守兼定看起来很不满对方的反应,“就是陆奥守一天总说的那个大炮啊!”

“很好,”歌仙兼定又转向叶修,这次是真的无话可说了。

一堆花瓣规规矩矩地摆成了一个扭曲的六角星。

紫发青年眼神示意。

“呃,”叶修犹豫了一下,“大概是......六星光牢?”

TBC.

这真的是我最接近双更的一次了,你们真的没点表示吗!眼神暗示

可能有点粗糙,明天起来再改,还有回复你们,困=_=

评论(67)
热度(485)

© 沉迷微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