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十九)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这次有你们催了好久的鹤丸药总和歌仙!阿贞终于露了个脸...


喀嚓、喀嚓、喀嚓。

山姥切国广紧闭着眼睛,听着耳边忽快忽慢的剪刀声越听越心寒,简直想忍不住在下一秒跳起来。

我有那么多头发吗?

他悄咪咪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很不巧的,这时审神者刚刚好站在他身前,将镜子挡了个严严实实。山姥切国广心里莫名地松了一口气,自我安慰的又把眼睛闭上了。

叶修低了低头,将他一连串的反应收入眼底,唇边也带上了点好笑的笑意,出声安慰道:“没事,这活儿我熟,闭着眼睛都能给你剪好。”

金发青年没敢点头,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

“给你剪个齐斜怎么样?”审神者手起刀落,“就还是你原来那个形状,剪短点。”

“嗯。”

与审神者自信的语气相称的是他利落的刀法,山姥切国广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对方基本上是捻起一缕发丝就下刀,不带丁点犹豫的,整个房间都是剪刀咔嚓咔嚓的清脆声音。

这声音响了一会,审神者收了剪刀,伸手拨了拨他额前刘海中的碎发,温暖的指尖触着他的额头,山姥切国广颤了颤眼睫,等审神者收回手时睁开了眼睛。

镜子里是一张熟悉又有点陌生的面孔,原本几乎要遮住半张脸的刘海现在刚刚好被剪到眼睛上方,看起来朝气清爽了许多。明明短了一截刘海,但并没有感觉出突兀,相反看上去十分自然舒服。这种改变造型的感觉很新奇,山姥切国广盯着镜子,镜中的青年有些腼腆地看着他,碧色的眼眸中带着点别扭,过了一会儿,微微翘了翘嘴角。

叶修显然也满意自己的手艺,“诶,业余的都这么强,没办法。”他解开山姥切国广后颈处的结,抖了抖床单上的碎发,“这床单干脆也扔了算了。”

“不行。”山姥切国广条件反射的站起来,一把从叶修手里把床单抢过来,眼神也瞬间变得冷漠警觉起来,。叶修被他突然这出整得有点无奈,想留就留着,自己又不会逼他扔,“行行行,听你的。”

山姥切国广刚刚的敌意状态不过一瞬间,这会儿正把床单抱在怀里护宝似的护着,抿抿唇抬头看他。

“干嘛,看哥长得帅啊?”叶修逗他。在叶修眼里山姥切国广还算个别扭的小孩,心里想什么脸上都写着,却故意装的不在意。就比如现在,金发青年脸上就写着“虽然我不愿意把床单给你但是我刚刚不是有意凶你我感觉有点抱歉但是我还不好意思说”,简直毫无难度。

叶修觉得自己回去后可以好好地和江波涛交流一下身为翻译机的感想,没准弄懂他们那个语废队长一天在想什么之后就能吊打轮回了呢。

叶修从对未来的美好畅想中回过神来后,看见面前的山姥切国广沉默了一下,别扭的别过脸接着点了点头,“......还可以。”

......???

什么鬼?这小孩又自顾自地脑补了什么?

 直到从山姥切国广住的部屋走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盖着被子躺下时,叶修才猛然反应过来。

干嘛,看哥长得帅啊?

......还可以。

青年微红的侧脸在灯光下显得尤为朦胧,眼中的神色却很真诚。

我靠。叶修蓦然瞪大了眼睛,接着突然有点想笑。

这是哪来的实诚孩子,也太可爱了点。

叶修原本平平的嘴角慢慢牵出一个淡淡的弧度。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的那股一直翻涌在心间的思乡之情和对陌生环境产生的郁闷也排解了一些,一阵阵的暖意渐渐泛了上来。

这时,他突然有点庆幸,被意外传送到这里的人是自己。

他不是什么圣母,不会随便见到一个人有难就无缘无故地上前帮助,但他至少可以确信的一点就是:只要他还在本丸,他便不会恶意伤害这里的任意一振刀剑。

 

半夜时下起了雨,歌仙兼定起来时外面还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落在石板上发出悦耳的声音。天空阴沉沉的,空气里带着清新而潮湿的雨汽。

紫发的刀剑付丧神站在廊下,一阵冷风吹来,他紧了紧衣服,伸手去接了一片凉凉的雨丝,俊逸的脸上浮现出惬意的神色来,心间翻涌着久违的诗意。

“歌仙先生要小心不要感冒啊。”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

歌仙兼定转过头,看见粟田口家的那个很沉稳的黑发少年正穿着一身白大褂向他走来,手里提着一个袋子,暗紫色的眼眸也像是沾染了雨汽般有些湿润。

“是药研啊,”他露出一个微笑,“有什么事情吗?”

“不是什么大事,”少年冲他晃了晃手中的袋子,“只是昨天晚上突然降温,主上让我给大家准备一些预防感冒的药。”

“预防感冒?”歌仙兼定有些新奇,“难道他不知道刀剑付丧神是不会生病的吗?”

“我也是这么对他说的,”像是想到当时的情形,少年脸上浮现出几分无奈,但是歌仙兼定能够感觉出他其实是很开心的,“结果主上反驳说,要是这样的话,刀剑付丧神还不会饿死,所以为什么要吃饭?”

歌仙兼定对审神者这个逻辑有点无语,但听起来似乎没毛病?

“不过也亏他能想到要关心我们的身体。”实话实说,歌仙兼定现在还有点小感动。那个男人看起来不怎么靠谱,其实还是蛮有心的。

“嗯,”药研藤四郎赞同的点点头,“主上说反正他闲着也没事干,药又不是他配的。”

......

就不能让他再多感动一会吗!

黑色短发的少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了,也是主上的一份心意,歌仙先生就留着吧,”他从袋子里拿出一小包药包递给歌仙兼定,“用热水冲开喝,还可以保暖哦。”

歌仙兼定内心复杂的目送少年远去。

那个家伙......虽然很不要脸而且还老做这种毫无必要的事,但还是有一种被暖到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在伊达组部屋这边则是一片鸡飞狗跳。

“鹤丸,”烛台切光忠看着桌上被雨丝打湿的饭菜,有点无奈,“把窗关小一点啊。”

“鹤丸国永!”大俱利伽罗放在窗台上的信纸湿了一半,正黑着脸教训罪魁祸首,“把窗关了!”

“哈哈哈哈,就不关。”暗堕后一身黑衣的刀剑付丧神笑嘻嘻地杵在窗边,窗户大开着,穿堂风和冰冷的雨丝一齐涌入,正抱着个软垫嘴里嚼着丸子的太鼓钟贞宗忍不住抖了抖,抱怨道,“好冷哦,鹤丸。”

“马上马上。”黑衣的刀剑付丧神依然趴在窗台上,眼神专注地看着外面,他穿着薄薄的一件单衣,却丝毫看不出冷的样子来。

“他这是怎么啦?”太鼓钟贞宗咬着筷子。

突然鹤丸国永不知看到了什么眼神一亮,啪的一声关上窗户,转身冲出门外。

一旁的烛台切光忠也看的一愣一愣的。

“可能是上火了。”大俱利伽罗冷冷接道。

 

“主上!”

叶修撑着伞老远就看见了那个在雨地里蹦跳着冲他挥手大喊的傻逼付丧神,这存在感太高了一点,想忽视都没办法。

他摇摇头叹了口气,任命的走过去,路上回忆着对方的名字,这张脸虽然脸熟,但他还没有和对方说过几句话,只记得名字里有一个鹤字。

鹤丸国永踩着水花哒哒哒地跑过来,弄脏了衣摆也浑不在意,琥珀色的眼睛在阴暗的天空下显得分外明亮。

叶修看他跑近,便体贴地抬了抬手中的油纸伞为他挡了挡雨,同时打量了一下对方已经半湿的衣襟。

鹤丸国永与他身高相仿,此时微微缩着身子躲在他的伞下,笑着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叶修躲闪不及,全溅到了他脸上。

“......”审神者大人沉默着抹了一把脸,“你这干嘛呢?”

“主上是要去给本丸里的刀剑们送药的吗?”太刀青年眨着眼睛卖乖。

“送药?”叶修莫名其妙。送什么药?脑残片?

“诶呀,就是药研刚刚来我们部屋送的预防感冒的药呀!”鹤丸国永的眼神扫过叶修手里提着的一个塑料袋,“主上还没有送完吧?可不可以带我一起去?”疯狂眨眼暗示。

叶修一言难尽的看着他,“你眼睛进沙子了?”

“......不是!”鹤丸国永赶紧停下眨眼暗示,这个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叶修无奈又好笑的看他一眼,“还有,你从哪儿看出我要送药了?”

“啊?”鹤丸国永看着他手中提着的袋子。

叶修摇摇头,提起来让他看,“扔垃圾。”

里面是各种口味的桶装泡面,花花绿绿的净是那几个牌子。从某种方面来说,也是个十分长情的双子座了。

鹤丸国永:......

TBC.

第一更!

晚上应该还有一更!不过很可能是卡着零点了...

喜欢的话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呀~

评论(68)
热度(380)

© 沉迷微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