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十八)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久等了,打开lof看到一大波催更真的被吓到了,谢谢小可爱们还记得这篇文呐~

在给三日月手入后,又把本体还给压切长谷部顺带好好劝慰了一番,已是过去半个下午了。叶修懒洋洋的晃去楼上他的房间里,一觉舒舒服服的睡到了晚上。

醒来的时候他看了眼窗外暗下来的天色呆了一小会儿,洗漱完才迷迷瞪瞪的想起这会儿好像早已经过了饭点了。

果然在这个没有荣耀的世界里,睡觉都没有动力了。他打了个哈欠,随便披了件大衣就叼着烟下楼了。

这个点了,不知道还有没有饭了......叶修慢悠悠的向餐厅走去。深秋的夜晚带着冰水般的凉意,一阵晚风吹来,他微微打了个寒战,抬手紧了紧身上的大衣。

餐厅还亮着灯,昏黄的灯光在寒夜里看上去还有点温馨。叶修想着这个点多半是哪位刀剑付丧神在吃夜宵,便没有打招呼直接推门进去了。

令他惊讶的是,餐桌上趴着的是一位蓝发的少年,闭着眼睛,半边脸埋进胳膊里睡着了,从叶修的视角,刚好能看见他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的后背。旁边放着的一份简单的炒饭,拿透明的锅盖盖着,看锅盖上的水汽,应该还是热的。

叶修感觉有点微妙。这不会是给他留的吧?

寒风从打开的门里争先恐后的灌进来,趴着的少年在睡梦中微微颤抖了一下,不自觉的缩了缩,叶修见状赶紧把门关上,轻手轻脚的坐到了少年对面的椅子上,单手撑着脸打量了一下他。

他只记得这个蓝发的少年好像和加州清光关系很好,但是不记得他叫什么了。本丸里刀剑那么多,他才来一天,总不可能全部记住。

少年好像在做什么噩梦,眉头皱了皱,不安分的动了动,“冲田君......”

叶修微微一怔。毕竟这位新选组的领导实在太过有名,他的佩刀除过加州清光,就是大和守安定了。

这么说眼前这位刀剑付丧神就是大和守安定咯?

可能是感受到他的目光,蓝发少年醒了过来。他慢慢抬起脑袋,半边脸上还有一道压出的红印,迷茫的眼神看了一眼对面的叶修,缓缓地眨了眨眼,清醒过来,接着瞬间瞪大了眼睛。

“主上?!”

叶修被他这一连串的反应逗笑了。不得不说,他们俩在刚起床时的某些反应还真是挺像的。

审神者戏谑的看着他,“睡够了?”

大和守安定条件反射地回答,“够了!”回答完就想一个巴掌把自己抽回地里,大睁着眼睛看着叶修,深蓝的眼睛里有窘迫,但更多的是淡淡的欣喜。

叶修笑出了声,指了指自己的左脸颊,“这里。”

蓝发少年一脸懵的看他,“什么?”

叶修叹口气,“有印子。”

“啊......哦!十分抱歉!”蓝发少年伸出一只手搓了搓脸,把那半边脸转向叶修,“主上,还有吗?”

叶修仔细的借着昏黄的灯光看了看,“淡一点了。”他心里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大和守安定表现得太自然了,完全不像一振身处暗堕本丸的刀剑,深蓝的眼底一片澄澈,面对自己时甚至看不出防备和警惕来。

而且,他刚刚没有发觉,现在仔细感受才意识到,这振刀剑上的灵力波动有些熟悉。

那是自己的灵力。如果说是因为如今他接管了这个本丸,使得本丸里的刀剑沾染上自己的灵力,那为什么他面对其他刀剑时没有这种熟悉感,只有面对大和守安定时才有?

就好像......这振刀剑是自己亲手锻造的一般。

“啊,对了,”打刀少年突然想起了什么,“主上还没吃晚饭吧?”他把一旁盖着锅盖的饭菜向叶修那边推了推,神色自然,仿佛自己留在这里守着灯等他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还真是给哥留的啊。

叶修垂眸看了一眼饭菜,他不知道大和守安定这样是像之前的三日月一样,还是真的是在关心在意他。他的直觉和那股熟悉感告诉他,这次多半是后者。

不管怎样,被人关心总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叶修掀开锅盖,湿热的水汽弥散开来,温度从手掌一直烫到心里,带着暖暖的熨帖。

他抬头展颜一笑,“谢啦。”

大和守安定一怔,赶紧摇了摇头,“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

叶修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

喂,不对,少年你脸红个什么劲啊!

 

“手艺还不错,”叶修抽了一张餐巾纸擦嘴,满足的向后靠在椅背上,“你做的?”

“不是,是歌仙。”蓝发少年摇了摇头,“烛台切先生晚上有事,所以晚饭就是他做了。”

叶修摸了摸下巴,“这样。”他之前一直以为歌仙兼定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类型的,居然还会做饭?而且意外地手艺不错?

“主上,歌仙特意给你留了一份呢。”大和守安定轻声说道。

叶修的目光从眼前的饭碗上扫过,眼神微微柔和了一点,“嗯,我知道了。”

“现在已经很晚了,主上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早点休息吧,”大和守安定站起身来微微颔首,“碗筷明早会有人收拾的,您不用操心。”打刀少年笑了笑,“我先去睡了。”

“好。”叶修点点头,他刚睡醒,这会还不困,而且还有别的事要做。

打刀少年走到门前,突然又转过身来,欲言又止的看着他,昏暗的灯光在他发顶打下一圈温柔的光晕,他斟酌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关于清光说的一些话......请您不要放在心上,”他说道,“他现在还不懂,以后就会明白了。”

叶修黝黑的眸子里滑过幽光,“你怎么能确信?”

“嗯?”打刀少年歪了歪头,一缕发丝滑落脸侧。

“你为什么能确信,”叶修看着他,“我能给你那个你想要的结果?”

大和守安定眨了眨眼,眼神里带着灵动,“因为我比本丸的任何刀剑都要了解主上啊。”他一手扶着门框,半个身子已经在门外,脸上的表情有些俏皮,“主上应该猜到为什么了吧?”

说完他便转身跑了,不给叶修回答的机会。

叶修坐在原地愣了愣,接着,唇边多了几分无奈的笑意。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不正是这样的吗?尽管相识可能并不美好,但有着共同的愿景,最后总会走到一起的。

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他也很快就能回去了。

叶修轻轻吁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明亮的一轮满月,发觉在今天一整天里,他好像都没有想起过国家队的事情。难不成还真的习惯这里的生活了?

他摇摇头,嗤笑一声。

叶修循着记忆走到一处部屋前,抬手敲了敲门。“山姥切国广?”

几乎是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门就猛的从里面打开了,探出一个金色的脑袋来,碧色的眼眸在看到他的一刹那亮了亮,接着又带着几分委屈的控诉。

“我以为你忘了。”金发打刀说。

叶修抬了抬嘴角,“不好意思,睡过头了。”他摸了摸下巴,煞有介事的思考了一小会,“这么晚了,要不明天再给你剪头发?”

山姥切国广摇摇头,“不,就现在。”他盯着叶修,侧身让出一条路。

叶修这下不进去都不行了,他挑了挑眉,对打刀青年罕见的强硬姿态有些惊讶,毕竟他这段时间接触的山姥切国广虽然有点傲娇,但还是很好说话的。

不过对他的这种变化叶修还是比较欣慰的,这表明他正在逐渐变得能够独当一面,不再一味活在过去的阴影里。

“洗过头了吧?”叶修让山姥切国广坐在镜子前,一手拿着剪刀,对着镜子里的金发青年比划了几下。

“洗了。”青年微微低着头,身上披着白色的床单,隐隐能看见耳尖弥漫的一层微红,他等了一会,见身后人迟迟没有动作,疑惑的抬起头来看向镜子,恰好看到一双修长的手伸向他身上的床单......

“等、等一下!”

阻止不及,叶修哗的一声把他的床单揭下来,双手提着抖了抖,接着又潇洒的扬起来,绕过他的脖颈,正好盖住他的身前,双手握住床单边缘,灵巧的在后颈处打了个结。

山姥切国广呆住了,要是本丸里任何一位刀剑付丧神敢这么对他的床单,最后一般都会被打进手入室的。但叶修不一样,他是审神者,如果是审神者做这种事的话......

应该是没什么的吧?

山姥切国广愣愣的看着镜子里的男人笑眯眯的绕至他的身前,剪刀在虚空中对着他的刘海喀嚓喀嚓的响了几声。

“我们开始吧?”

 

TBC.

快把给被被剪头发这事忘了,临时加了进去,所以药总和歌仙就只能等下一章了...(捂脸

喜欢的话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呀~

评论(93)
热度(463)

© 沉迷微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