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十六)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前来销假,久等了

大家想我没有?反正我想你们了诶嘿嘿~

微风吹动长草,叶修站在一处高高的山坡上,眯眼向下看去,三日月静静地立在他身侧,一离开本丸他便不再掩饰自己的虚弱,暗蓝色的碎发垂在脸侧,阳光照下来,衬得他的脸色带着一股病态的苍白。这一路走下来,竟然连步伐都有些不稳。

山下正是他们这次的任务地点,江户城。

叶修侧头看了他一眼,看着他这副要死不活却还要强撑着的样子,心里也难得地有点可怜他,毕竟谁知道这家伙的情况居然有这么严重。

“还走的动吗?”审神者大人极为贴心地问道。

太刀青年看了他一眼,虽狼狈至此,脸上却仍是一派从容,摇了摇头。

叶修这种关头还在开玩笑,“要不要滚着下去啊?”

太刀青年淡笑了一下,开口时声音带着沙哑,“主上不考虑背着我吗?”

叶修摆摆手,表情很认真,“这个不行,背不动。”

三日月也没指望他能关照一下自己,无奈的勾了勾唇角就自顾自地继续向前走了,叶修懒洋洋地跟在后面,倒也不着急。他们走得很慢,不像是来作战的,像是来踏青的。

过了一会儿,三日月听到身后的脚步声顿了顿,“其实你现在可以不用隐藏暗堕气息了。”

“不行,”三日月没有停,声音轻轻地传了过来,“会引来时之政府的人的。”

“没事,”叶修啧了一声,“他们哪有那么闲?”这坑爹的政府现在肯定是忙着压榨像自己一样的可怜的兼职公务员,哪里有时间管这破事?

太刀青年顿了顿脚步,站在原地无奈的叹了口气算是默许了,“您还真是执着呢。”

他就静静地站在那里,接着丝丝缕缕的黑雾从他的身体里升起来,渐渐将他包裹住。叶修站在他身后,敏锐地察觉到空气中一瞬间暴动的血腥与阴暗,忍不住微微睁大了眼睛。

黑雾缓缓散尽,空气中响起一声轻叹,三日月转过头来,对上叶修布满惊讶的眸子,神情中有一丝淡淡的自嘲和傲然。

“怎么了,我真实的样子让您感到恐惧了吗?”

明明还是那张脸,却缭绕着浓重的说不出的戾气,眸中的月痕早已不在,猩红得仿佛浸了血。他背后的皮肤裂开,带着鲜血的骨翼伸展开来,仿佛来自地狱的磨牙吮血的恶鬼。他狰狞的瞳孔与叶修对视了一下,看到他的神情微微愣了一下,居然弯起眼笑了。

“哈哈,您好像并不是特别惊讶呢。”

“啊,”叶修打量着他,慢慢的眨了眨眼平复激烈的心跳,“其实还是有点惊讶的。”他表面上风平浪静,连拿烟的手都还是稳稳的,其实心里的弹幕早就刷了满屏。

这tm是拍电影吗?!这翅膀就那么长出来了?长、粗、来、了!衣服都破了啊我去!跟小夜那个“我头上有犄角我身后有尾巴”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啊摔!你简直像你妈个魔教中人!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真是他太天真了。叶修还以为三日月的暗堕虽然严重但也不过就是长个尾巴翅膀什么的,暗搓搓的想想居然还有点萌。

大错特错!

暗堕后的三日月依然保留着清明的神志,歪了歪头饶有兴趣的看着叶修脸上的细微的神情变幻,挑唇微笑着,脸色看起来甚至还比刚才好了一点。

从三日月宗近外形带来的冲击中快速冷静下来,叶修仔细端详了一下眼前人,思考着现在的状况。

“看来我之前并没有猜错。”他说道,“你一直以来都在用暗堕的力量来掩盖自己的伤势。”

对别的刀剑来说,暗堕是伤害,是屈辱,是需要消除和净化的污点。而对三日月来说,却是可以利用的优势。太刀青年的暗堕情况太过严重,长此以往,竟然慢慢的可以控制自己身上的暗堕气息,将之收放自如,纳为己用,甚至还可以以此掩盖自己身上的重伤。换句话说,暗堕时的三日月宗近才是全盛状态的三日月宗近。

卧槽应该说果然是进化论的力量吗!古人诚不欺我也!

太刀青年没有说话,带着笑意的眼神看着他,算是默认了。

叶修抖了抖指间的烟灰正想说什么,突然微微皱了皱眉。

“怎么了?”太刀青年看向他。

“嘘。”审神者大人竖起一根食指轻轻贴在唇前,“我感觉到附近有灵力波动了。”他的灵力强大,对灵力的感知自然也是,而且作为审神者对灵力的本身就要比刀剑敏感许多。

三日月的眼神也闪了闪,“出阵时是不会碰上其他本丸的队伍的。是时之政府的人。”

时之政府的目标是谁,已昭然若揭。只是没想到他们才刚到这里没多久就被盯上了。

难不成真是因为我一口毒奶?!

沉默了一瞬,叶修当机立断掐灭了烟,同时迅速掩去自己身上的灵力波动,一把拽住三日月的手腕,“先去江户城。”

太刀青年乖巧的任由他拉着往前走,静静地垂下眼,看了看他们交握的双手,目光微不可查的闪了闪。

 

叶修的步速很快,他们不过走了十几分钟就到了山下的江户城。

到了目的地,叶修松了松神经,虽说三日月身上的暗堕的气息还是会招来时之政府,但好歹这里还有时间溯行军,这种奇葩的生物和三日月身上的暗堕气息同源,还能迷惑一下时之政府。

刚进城门,叶修扫视四周,选了一条店铺林立的主街道,拽着三日月正要走,脚步突然一顿,接着转身往回跑,快速闪进拐角的一家店铺。

门外悄无声息的经过一振打刀溯行军,像是没有发现他们,继续向前走。

我去......叶修松了一口气,靠在门上轻轻喘着气平复呼吸,额头已泌出了细细的汗水。

这是刀剑版的丧尸围城吧?!

回过神来看向旁边,某个心大的老爷爷完全不像是第一次出阵,全然没有危机感,见他看过来居然还冲他温柔地笑了笑。

不是那种平常挂在脸上的微笑,对方看起来是真的很开心。只不过配上这张恶鬼般的脸,更显得形若修罗。

“笑什么?”叶修莫名其妙。

太刀青年的目光若有若无的停在他们交握的双手上,却故意没有提醒,眨了眨眼,“只是有点意外。”

“能不能别说半截子话?”叶修斜了他一眼。

“哈哈,”三日月挑唇微笑,“因为主上没有打算放弃我,所以有点意外,当然,也很开心。”

叶修挑眉,“放弃你?”

“是啊,”三日月向后把脑袋轻轻靠在门上,闭上了眼,“您应该也是知道的吧,用溯行军掩饰不了多久,时之政府很快就会找来的。只要您打算丢下我,我肯定会被抓回去刀解的。”

叶修想了想,“那如果我和你一起被时之政府发现,会怎么样?”

“啊,”三日月沉吟了一下,“可能会被带回去审问吧。”

叶修沉默了一下,诚恳地说,“现在放弃你还来得及么?”

“来不及了哦,”太刀青年温柔地笑笑,“现在,即便您不要我了,我也会赖着不走的。”

......这不要脸的性格是随了谁?

叶修内心复杂。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叶修难得的表情认真,“我知道你和小狐丸杀了前任审神者,知道你近来深居简出是为了掩人耳目,还知道你一直都在用暗堕来掩盖自己的伤势......诶你那是什么眼神?”

“没什么,”太刀青年眨去眼中的惊讶,做出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只是疑惑主上是怎么知道小狐丸的。”

叶修呵呵,“他表现的太明显了。”戏精!故意通过长谷部来告诉自己三日月宗近重伤需要手入,不是队友还能是什么?

哎,这个笨呐!叶修惋惜摇头。

“我答应会为你保守秘密,但是,为了不引起本丸里其他刀剑的怀疑,你还是得带点伤回去。”

太刀青年闻言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了僵。“主上,我现在已经是重伤状态了。”

“我知道,”叶修露出教导主任式和蔼微笑,“但你不是可以用暗堕气息来掩盖伤势嘛。”

“但是我已经......”

“诶我心里有谱,碎不了的,”叶修摆了摆手,接着指了指门外,“不是你说在本丸呆久了想活动活动吗?”

“可是时之政府很快会来......”太刀青年试图辩解。

叶修横他一眼,“那你还不快点?”

三日月看出了审神者现在是在伺机报复回来,但也只能苦笑着接受。毕竟一开始确实是他有所隐瞒,而对方也没有为他保密的义务。

他知道以审神者的个性,为自己保密多半是因为不想横生枝节自找麻烦,但还是......不可避免地会多想。

比如,对方其实也不想他受到伤害......吧?

三日月宗近轻笑一声,握紧腰间的刀剑,一手按在门把上,“能作为第一振在主上面前战斗的刀剑,是我的荣幸。”他能感觉到暗堕的气息正从自己身体深处一阵阵的涌出来,这股以往他视为屈辱的力量,正慢慢汇成一股浓烈的战意,他感到久违的冲动在身体里像火焰一样燃起,耳边仿佛响起了兵戈相撞的喧嚣。这一切都是因为身边的那个人。

审神者大人只是随意地抬眼冲他笑了笑。

“上吧,英雄。”

TBC.

 下章应该还会有爷爷,一个出阵而已我怎么还没写完...(捂脸)

大家想看的角色慢慢都会写出来的,先不要着急呀

喜欢的话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吧~

评论(99)
热度(581)

© 沉迷微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