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十五)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不知道有没有cp向,如果有就是叶all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再也不立FLAG了,脸疼

“长谷部啊,”叶修斟酌着言辞,“你其实不用这么......”他接触到对方毫不掩饰的期盼的眼神,硬生生把后面那句“操心的像个老妈子”咽了下去。

“......敬业。”叶修停顿了一下,还是决定不伤害这颗满怀一腔赤诚的玻璃心。

打刀青年闻言露出了满意的神情,回头冲着叶修微微扬起了嘴角。有些人虽然平常不怎么笑,但是偶尔一笑还是蛮惊艳的,就是那种百分百的真心诚意,脸上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能让周围的人感到他在开心。

叶修觉得压切长谷部可能就属于这种人,虽然他觉得他笑得有点傻气。

几天的相处下来,长谷部已经发现这位审神者比较随意,所以在他面前长谷部也不太在意那些繁琐的礼节,一边低头给叶修铺床一边头也不抬地同他说话,“应该的。您还有什么事情吗?火烧寺庙?手刃家臣?还请随意吩咐。”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叶修正缩在一旁的摇椅里一晃一晃,眯眼看着不请自来的免费劳动力铺完床后又到门后拿出了笤帚开始扫地,倒也乐得清闲,反正他都义务在本丸做充电宝三个月了,要是生活起居一堆破事还要自己干,那也太憋屈了点。

打刀青年以他十分梦幻的机动迅速扫完地,认认真真的把工具放回去,静静地站在一旁待命。

叶修摆了摆手,“扫都扫完了,顺便再把走廊拖一遍吧。”反正是免费的劳动力,使唤起来还这么顺手,不要白不要。

压切长谷部微微点头,脸上的神情一下子又灿烂了一些,背景的樱吹雪就没停过,“谨遵主命。”

叶修欣慰笑,“拖布在门外,记得在楼下水管那涮干净啊。”

“好。”打刀青年走出门,还贴心的轻轻为他带上。

叶修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和长谷部的相处模式仿佛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为什么这样耿直靠谱又周到的小天使只有一个?

要是整个本丸都是压切长谷部......

叶修沉浸在这样的幻想里,打了个寒颤。

好像也不怎么美妙。果然是物极必反。

这时有人轻轻地叩响了门,叶修以为是刚刚出去的长谷部,闭着眼靠在椅背上,“进。”

门被吱呀一声推开,却是一片安静,来人静静地站在门口像是在等待什么。叶修直觉不对睁开眼看过去,正对上三日月宗近含着笑意的目光。

“主上可真是毫无防备啊。”

叶修现在没有丝毫想和天下五剑中最美一剑交流亲近的想法,这位身上牵涉的谜团和麻烦太多,还牵扯到一桩命案。叶修之前已经猜到三日月此时应该是重伤状态,只不过用了某种手段掩盖了自己的伤势,但他却故意装作不知道,也没有给他手入,一来是因为叶修极度不信任三日月,以防他处于全盛状态时又整出什么幺蛾子,二来是因为这件事牵扯到三日月杀害前任审神者的这一事件,叶修现在还不想让这个秘密公之于众。

他懒洋洋地挑了挑眉,“有事?”

“啊,倒也没什么大事......”三日月作为一个老年人习惯性的客套一下。

“那你出去。”

三日月愣了一下,接着有些哭笑不得,这人还真是一点不按着常理来。于是他放柔了语气,“只是一个小小的请求,主上真的不听听吗?”

叶修说,“听听倒是可以,答不答应就是另一回事了。说吧。”

“您可以安排我明天出阵吗?”这次老人家倒是很直白。

“你想出阵?”

“毕竟在本丸里呆久了,也想出去活动一下筋骨啊。”三日月笑了,“那么您呢,答应我吗?”

叶修看了他一眼,“恕我直言,以你当前这个练度,本丸里恐怕没有能和你组上队的刀剑。”

他这话不假,作为战斗力强悍的太刀,三日月目前的练度简直低到令人发指,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今天才被锻出来,本丸里其他的刀剑基本都满级了,和他一起去出阵说好听点是打发打发时间,说难听点就是纯属在欺负他。

“哈哈,这一点我也想到了。”三日月笑意不改,“所以,我申请明天一个人去出阵。”

叶修闻言也笑了,黝黑的眼瞳里滑过一道暗暗的幽光,“成,我答应了。不过现在我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请说吧。”

“你要认真回答。”

太刀青年看向他,神情中有淡淡的疑惑。

“你......”叶修放轻了声音,缓缓眯起眼,“还能活到明天吗?”

话音刚落,三日月金色的瞳孔骤然一缩,一瞬间他周身的杀意仿佛涨潮时的潮水般,铺天盖地的向叶修涌过来,却又在下一秒退得干干净净,整个过程十分迅速。太刀青年安静地站在门口,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是目光死死地盯住叶修。

叶修看清了刚刚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猩红,是他来到这个本丸见过的最浓重的,不觉勾起了唇角,“别动气啊,动气伤身。”

他唇边笑意疏懒,甚至带着一丝戏谑。

三日月此时心中所有负面情绪,愤怒、仇恨、惊惧......都在看到叶修那个笑时莫名其妙地散了,他闭了闭眼渐渐冷静下来,又恢复成自己平常进退有余的模样。

睁开眼,叶修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十分心大的眨了眨眼,满脸都写着无辜。

三日月警惕之余还有点无奈。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他缓了缓语气才开口,“您知道刚才有多危险的吧?如果我没有及时控制住......”他的目光若有若无的停在叶修的心脏处,刹住了话头,他知道叶修明白。

“呵,那种事就不劳你操心了,”对方朝着他的方向伸出一只手,“谁输谁赢,得哥说了算。”他扬起一个笑容,幽深的黑瞳微微眯起,里面满满的狡黠。

嘲讽,嚣张,自信,骄傲,气死人。但确实有这个资本。

而且明亮而耀眼。

三日月看着叶修掌心燃烧的一团灵力凝聚成的幽蓝色的火焰,美丽而强大,在这个关节眼上不合时宜的心里一动。

如果是这样的人来做审神者......

好像也还不错啊。

不妙不妙,这还没怎么样呢就要倒戈了?

“看你刚刚的表现,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我,但我对你的事不感兴趣,也没有义务必须要回答你,”叶修掌心中的灵力火焰随着他的心念而动,这会儿又变成了一把巴掌大的小伞,“要我告诉你,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三日月点了点头,“您请说。”

“我的要求很简单,我们之间的问题全部了结之后,你不能再给我惹麻烦。”

三日月露出不动声色的微笑,“我有给主上惹过麻烦吗?”

叶修鄙视的看他一眼,“自己什么样心里没点数吗?”

“哈哈,”太刀青年发自内心的笑出声来,“您还真是有意思呢。不过既然已经这样把话说开了,我这个老人家当然要给足面子啦。”

叶修摆了摆手,“那么就明天早上吧,我和你一起去出阵,把一切都了结了,你那点破事就算翻篇儿了。”

三日月略一沉吟,接着冲着叶修扬起了唇角。

“却之不恭。”

 

审神者穿着一件灰色的衬衫和深色裤子,嘴里叼着根没点燃的烟盘腿坐在床上。应该是刚刚洗过澡,发尾还在滴水,正低头看着几页纸,一手漫不经心地转着笔,时不时在纸上画几下。

压切长谷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

听到声响,审神者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回来了。”接着又低下头继续写写画画。

压切长谷部看着他线条分明的俊逸侧脸,愣在了门口,接着心间慢慢涌上一层暖流,那种感觉就像跋涉万里终于回到了家。审神者的态度如此自然,仿佛这个场景已经发生过很多遍一样,他低下头笑了笑,应了一声。

接下来他就抓住了重点。

“您怎么没有擦头发?”他皱皱眉。

“嗯?”叶修不甚在意的摸了摸发尾,“我没找着毛巾......没事,一会就干了。”

“这样会着凉的。”长谷部到浴室里转了一圈,从一旁的柜子里找出毛巾走了出来,看见叶修惊讶地挑了挑眉。

“你怎么这么熟?”叶修嬉皮笑脸的调侃。

“主上的房间,我当然要十分熟悉了。”打刀青年一脸严肃地回答,完全没意识到审神者话中隐藏的黄段子。

叶修小小的啧了一声,摆了摆手,“行了,擦吧擦吧,麻烦你了。”

长谷部走到他身后,将白色的大毛巾盖在审神者头上力度适中地擦拭着,“不麻烦,不过以后我去出阵或者远征的时候,您可要学会照顾好自己,这样真的很难让人放心啊。”

莫名其妙又被说教了的叶修:......

“好好好,听你的。”叶修赶紧摆摆手跳过这个话题,目光又回到腿上那几张纸上,“对了,你最近见过三日月吗?”

“三日月?没有,”打刀青年回想了一下,“最近他一直都深居简出,很少有刀剑见过他。”

“那么,你给我的这张本丸里刀剑受伤情况的表格,”审神者扬了扬手中的那几页纸,“是怎么把三日月排在第一个的?”

压切长谷部也凑近看了看,“是小狐丸告诉我的,他和三日月比较熟,也是他对我说三日月受了重伤,我就把他放在第一个了。”说完他有些紧张地看了叶修一眼,“主上,这件事有问题吗?”

“没有没有,”叶修笑眯眯地伸出手去拍了拍他的脑袋,“你做得很好。”

简直是太好了。

要不是这里出了纰漏,他可能还真抓不住这条老狐狸的狐狸尾巴。

TBC.

下章实力控场:三日月宗近

喜欢的话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呀~

评论(83)
热度(678)

© 沉迷微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