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十四)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不知道有没有cp向,如果有就是叶all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大家新年快乐呐~不好意思又这么久了

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新手指导,狐之助的日常就是隔一段时间来本丸督促审神者完成日课以及时之政府发布的任务,解答他们工作中碰到的疑惑,使本丸走上正轨,一般来说在本丸里是很受审神者和刀剑付丧神欢迎的角色。

但凡事皆有例外。

就比如它现在正要去的那个。

暗黑本丸。

毛茸茸的小狐狸嘴里叼着一份邀请函,这是将在下个月举办的一次审神者之间的交流大会的邀请函,也是它这次前来的目的。小狐狸轻灵的跳上围栏,先是伏低身子小心地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四下无人后才松了一口气跳下去,迈着四条小短腿径直向审神者居住的小楼跑去。

路上它惊讶地环顾着四周,这个本丸的暗堕气息已经开始有减弱的迹象了,看来这次的审神者还算有两下子,不愧是它就任以来见过灵力最高的,它满意的颤了颤胡须,心里的底气也足了一些。

就在这时前方传来了隐隐的脚步声,它抖了抖耳朵,迅速藏到一旁的树丛里悄悄张望。那么多接手暗黑本丸的同行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销毁,它就职才刚刚两三年,还打算留着余生吃好多油豆腐,可不想在这里出一点意外。

脚步声渐近,狐之助透过叶缝看见一袭墨色,在心底哀叹一声,是暗堕的鹤丸国永啊。

它现在一点也不想碰到这只搞事鹤,一点也不想!

暗堕的鹤丸国永还是那么跳脱,走走停停地捡着地上掉的好看的枫叶,捏着叶柄摆成一把漂亮的小扇子。狐之助藏在树丛里屏住了呼吸,祈祷着他能赶紧走开。虽然狐之助被刀剑付丧神杀死了时之政府会追查刀剑的责任,但是好好地谁会愿意以身殉职啊!

鹤丸国永走到它藏身的那处树丛旁,突然停下了脚步,站住了。

狐之助一瞬间心跳都快停了,瞪大了眼睛,脑子里“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弹幕刷了满屏。

接着,鹤丸国永矮下身子原地跳起来,一个伸手干脆利落的拽下了枝头一片红得十分鲜亮的枫叶,树间积的雨水被带的滴滴答答地落下来,一身黑衣的刀剑付丧神小心地把那片枫叶放到手中小扇子的最中间,哼着歌走了。

被溅了一脸水的狐之助:......

等鹤丸国永走远了,小狐狸才从藏身之处走了出来,哆哆嗦嗦的抖了抖毛,决定以后见了他一定要离得远远的,以防误伤。

暗黑本丸太危险,狐之助不敢在一个暴露的地方多待下去,没等身上的毛干了就继续上路了,不管怎样先找到审神者再说。

审神者住的小楼在本丸最中央,一楼是大厅,平常开会、交代任务,包括审神者工作时都会在那里,二楼便是审神者的房间了,这属于私人场所,一般刀剑付丧神是不允许进入的。

熟悉的小楼轮廓出现在眼前,狐之助差点喜极而泣,作为新手指导第一次来本丸探班就被淋了一身雨,它还不知道这位审神者在本丸过得怎么样呢,希望他没有受什么委屈就好。

“不过这么强的灵力,想来也不会受什么......”

跑过现在这个拐角,前面就是小楼了,狐之助不禁加快了脚步跑过拐角,却在看清眼前景象时瞬间震惊在原地。

堀川国广正一手撑着椅背以一个极其暧昧的姿势将审神者整个禁锢在座椅里,两人一个低头一个抬首,目光相接之间似乎溅出无形的火花。

“......委屈。”

 

“闹够了吗?”

叶修在说出这句话时觉得自己仿佛青春偶像剧里初期还十分不待见女主的高冷男主,攻气......啊不,苏气爆棚有没有?!

堀川国广微微愣了一下,手中的刀锋紧了紧。“请您认真一点,”他厉声说,“我不是在开玩笑,如果您对兼先生做出了过分的事,我一定——”

“不会放过我?”叶修善解人意地替他说完。

堀川国广抿了抿唇,明亮的蓝色眼睛里燃烧着火焰,“......说到做到。”

这tm是真爱啊。叶修悄咪咪的脑补了一出年度大戏,张开嘴正想再说什么,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就远远地传了过来。

“审神者大人——”一只额头上有着红色斑纹的狐狸迈着小短腿正向他跑过来,语调听起来十分凄惨,“在本丸里开寝当番是禁止的啊——”

这不是那什么狐狸吗?它来干嘛?还有......

“寝当番是什么?”叶修愣了愣,看向堀川国广。

胁差少年的脸色微微变了变,收起手中的刀剑退至一旁,没有回答他。

小狐狸终于跑到了他俩跟前,站在叶修脚边一脸泪地开始哭诉,“审神者大人,您可长点心吧!”

叶修懵。不是,我怎么就不长心了?

“啧啧啧,您还是太单纯了啊!这可是暗黑本丸,您一开寝当番妥妥是被那帮刀剑们砍死啊!您您您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啊......”狐之助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着说着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哦哦我懂了,之前是有过先例的!如果您真的是那方面需求旺盛的话,狐之助也可以去现世给您带点资源什么的......诶诶您干什么?请快点放开我的尾巴啦!”

叶修拽着狐之助的尾巴把它倒提起来,眼神死地看它一眼。

“你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我......”叶修晃了晃它,“不,重点是,作为一只狐狸,你懂的是不是有点多了?”

狐之助被叶修晃得头晕眼花还强撑着底气,“啊啊那是当然的!作为最贴心的新手指导当然要提前做好准备了!还有请您赶紧放下我!”

“放下?成啊。”叶修从善如流地松了手,狐之助“啪叽”一声掉在地上,倒也没多疼,很快站起身抖了抖毛又跃上了叶修的肩膀,舒舒服服的趴下来蹭了几下,“审神者大人您可真是暴力啊......咦?!”

“怎么了?”叶修问。

狐之助又凑近他的脖颈嗅了嗅,眸中浮现出担忧和紧张的神色,“审神者大人,您的脖颈处的位置有强烈的刀剑付丧神暗堕后的气息,您近期有被哪位刀剑付丧神攻击过吗?”

叶修眨了眨眼,撑着下巴想了想,“我看这个地方最有威胁的就是你。”

狐之助气得跺了跺脚,“请您认真一点!这是很重要的事,被发现对审神者有攻击倾向的刀剑是要上报给时之政府处理的!”

“可是就是没有啊,”叶修诚恳地说,“不信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拜托看你眼睛有什么用啦!狐之助气得直转圈,简直都不想管这么个傻逼审神者,可是不想管还不行,心累。

“下去,”叶修十分嫌弃,“你把我衣服踩脏了。”

......对不起我不管了爱谁谁吧!

狐之助气得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又小跑回来,把邀请函撂在地上,顺带着瞪了叶修一眼。

 

在气走了加州清光、和泉守兼定之后,又气走了狐之助的叶修靠在藤椅里,感觉自己在今天拉的仇恨值到达了一个顶点。

不过,这也太禁不起嘲讽了吧?要是联盟里的那些人也是这样,估计一个个都不用打比赛了,回家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

正思忖着,一旁的胁差少年走到他面前,探寻的目光扫过他的脸。

“刚刚多谢您了。但我还是想问一句,为什么不揭穿我呢?”

叶修摇了摇头,“揭穿你对我也没什么好处吧?”表面上来看少一振暗堕刀剑对叶修来说就是少一个威胁,但其引起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又是不可估量的,所以到时候究竟是个什么结果还不好说。想到刚刚的场景叶修又忍不住勾起了唇角,“不过,狐之助没看清当时的情况,倒真是让我有点惊讶。它眼神是有多不好?”

堀川国广也露出微笑,“不过它有一点没说错,我确实是对主上您出手了。”

叶修抬起头看他一眼,“此‘出手’非彼‘出手’,别偷换概念啊。”

堀川国广轻笑着看向他,“......那么,兼先生的事也没有问题了吧?”

叶修叹了口气,感觉自己夹在一对基佬之间十分心累,“我答应你,以后不会为难他。骗人是小狗。”

“谢谢您,”胁差少年终于露出真心实意的笑容,冲他很克制的微微点了点头,“和您一起度过的这个下午很愉快,至于今后嘛......也还请随意差遣。”

TBC.

今天还有一更~(求别打脸

评论(54)
热度(525)

© 沉迷宏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