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十三)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不知道有没有cp向,如果有就是叶all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快过年了提前来一更,大家新年快乐~

本章实力控场:冲田组、土方组

本丸里正是秋季,暮色四合,天边掠过几只归巢的燕雀。清风拂来,田野里一片金黄的麦浪起起伏伏。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加州清光挥起锄头重重地砸向地面,松软的土壤被砸出一个坑来,连带着锄倒了一片麦子。他恨恨的扔了锄头,也不在意弄脏了衣服,直接一屁股向后坐在了田埂上,双手抱臂冷哼一声,“切!”

大和守安定从田地另一头走了过来,蹲在那个坑旁边仔细地看了看,“清光。”

“干什么?”加州清光现在极度暴躁,连带着对好友说话都冲了不少。

“你把这一片麦子都锄坏了。”蓝发少年抬头看着同伴,表情很平静。

“我说你到底搞清楚状况没有?!”加州清光瞪着他,“现在是操心麦子的时候吗?你是不是也被那个混蛋洗脑了!”

大和守安定扑哧一声笑了,“他是审神者,不是那个混蛋。”

加州清光冷哼一声,“反正对我来说都一样,就是看他不顺眼。”

“随你,”大和守安定低头捡着那些还算完好的麦穗,语气带着点调侃,“不过不好好收麦子的话,会挨烛台切先生骂吧?”

加州清光顿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经历,长叹一声,认命地蹲下来拣麦穗。

“我说你啊......”黑发的打刀少年轻声念着。

“什么?”

“......你是不是因为来得晚,所以才对审神者这么毫无戒心?”加州清光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这时太阳刚好落至地平线,暖黄的橘光照在对面打刀少年的身上,他的眼底是一片干净而纯粹的蓝色,恍若几千米下的深海。

“也不是毫无戒心啦,”大和守安定认真地想了想,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但是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确实是我除了冲田君之外的,第一任主上啊。”

......第一任主上么。

加州清光盯着同伴在暮色中微亮的剪影和勾起的唇角看了半晌,转过头撇了撇嘴,嘁了一声。

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居然有点羡慕。

这个本丸很少有刀剑知道,这振大和守安定最近才被锻出来的。当时因为前审神者的恶意碎刀,大和守安定已经断了三把。在一次与检非违使的战斗中,出阵部队捡到了一把掉落的大和守安定,身为队长的加州清光瞒住了其他队员把他带回本丸,却并没有交给审神者唤醒,而是偷偷藏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所幸不久之后前任审神者就被带走了,现任审神者到来的那天将灵力重新注入本丸,连带着唤醒了一直处于沉睡状态的大和守安定。

那天晚上加州清光回到房间,看到那个许久不见的熟悉身影坐在地上发呆,暗淡的灯光映着他的侧脸,蓝发的打刀少年听到开门的声响转过头来,看见他的同时,清秀的脸上充满了欣喜。

“清光?”

加州清光呆在了原地,动了动嘴唇却说不出话来,一瞬间既想笑又想哭。

这是一振没有一丝一毫暗堕迹象的,完完全全由现任审神者的灵力唤醒的大和守安定。

加州清光抿了抿唇,眸中猩红更盛。

这次,说什么都要护住他。

 

“喂,做什么白日梦呢?”一只手在他面前挥了挥,加州清光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看向旁边这个正提着一小篮麦穗,笑得一脸与世无争的同伴。

......不知为什么一瞬间满腔斗志就没了。

“我说你好歹端正一下态度啊!”加州清光恨铁不成钢。

“你说什么啊,我态度很端正,”大和守安定不满的看着他,“我认认真真收了一下午麦子了,你才是那个偷懒的。”

加州清光简直要抓狂了,“我说的不是这个态度!”

蓝发的打刀少年轻笑一声,“......我知道,你是想让我像你一样反对审神者,是吧?”

加州清光其实就是这个意思,但不知为何现在内心又十分可疑地动摇了一下,不想就这么干脆利落的承认,,“也不算是反对,只是让你防备着点......”他挑了挑眉,跳过这个话题,“哼,你总算聪明了一回。”

“什么啊,我一直都很聪明,”大和守安定不满的嘀咕着,“不过说起来对审神者的了解,我可是绝对知道的比你多。”

“怎么可能?我算是他的初始刀,而你和他完全没有说过话好吗?”加州清光露出怀疑的神色。

蓝发的打刀少年摇了摇头,“灵力。”

“灵力怎么了?”

大和守安定鄙视的看了同伴一眼,“我是说,我是本丸里唯一一把由他的灵力唤醒的刀剑,对他的了解比你想像的要多。”他一手撑着侧脸想了想,“审神者的灵力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反映出这个人的一些特质。这个人的灵力很强大,不然不会在净化本丸的同时还能捎带着把我唤醒,而且他的灵力很纯净,很温暖,”蓝发的打刀少年回忆着那种恍若新生般的感觉,声音渐渐轻了起来,“他不会是你想的那种人的。”

这时太阳正滑落地平线,那些闪着红光的云团慢慢融入靛青色的天空。四周渐渐暗了下来,但大和守安定还是从暮色中看到了加州清光脸上的震惊,过了一会儿黑发打刀少年脸上的惊讶渐渐褪去,苦笑了一声,“如果那个混蛋知道这里有一振没有暗堕的刀剑选择这么相信他,说不定会感动的哭出来吧。”

大和守安定笑了笑,不置可否。

“但是,我还是没法去相信他。”他低声说。

“慢慢来。”大和守安定拍了拍他的肩膀,“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我可不奉陪了!”带着红色耳钉的打刀青年气急败坏,“连一个灯泡都不会装而是交给刀剑来干的审神者不值得我为他战斗!”

“兼先生......”身旁的少年有些焦急地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角。

叶修悠闲地翘着二郎腿坐在藤椅上,冲着和泉守兼定伸出右手比了个剪刀手,“说错了两点。”

“首先,我不是不会装,是懒得装。”

“其次,”他看了看打刀青年,“我好像没发现会装灯泡和做一名合格的审神者有什么关系?”

和泉守兼定噎了一下。

这两者好像还真没什么关系。

叶修摇头叹了口气,正要从藤椅上站起来,“你不愿意帮我就算了。我自己解决。”

“等一下!”高大的打刀青年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上前一把按住叶修的肩膀把他重新按回座椅里,抢过叶修手里的灯泡,“喂喂,我可没说不帮忙。”

叶修愣了一下,接着向和泉守兼定挑了挑眉,“那,多谢?”

“不用太过感谢我,”面容俊俏的青年微微抬了抬下巴露出一个高傲的笑容,“记得以后要经常派我出战。”

“好好好。”叶修笑着应下。

黑发的打刀青年是个典型的行动派,见他答应了二话不说就开始在房间里四处找着凳子一类垫脚的东西,反倒是那个一直跟着他的少年这时看向叶修,目光里有隐隐的探寻。

“嗯,有事吗?”叶修早已习惯了这种目光,淡定的回视着他,一只手臂支在藤椅扶手上撑着脑袋,“......堀川国广?”

“只是好奇,”少年摇了摇头,为了不让里面的和泉守兼定听到刻意放轻了声音,“您为什么要让兼先生帮您呢?”

“这不是显而易见嘛,”叶修耸耸肩,“因为他比我高啊。”

少年只是沉默地看着他。其中怀疑和质问的意思不言而喻。

叶修也知道这个理由站不住脚,本丸里比他高的刀剑付丧神不止和泉守兼定,为什么偏偏找上了他?

“......碰巧而已,我那时刚好给他手入完,顺便想请他帮我装个灯泡。”叶修抬起头平静地看着少年。

堀川国广看上去像是相信了这个理由,眼神稍霁。“这样啊。”

叶修勾了勾唇角,没有说话。

沉默了一会儿,和泉守兼定抱怨着走出房间,顶着一头一脸的灰尘,“喂!你这里为什么连个凳子都没有啊!害得我一直踩在桌子上,差点撞到头好吗!”他的目光在堀川国广和叶修身上来回转了转,不知为何觉得气氛有点微妙,“......你们在聊什么呢?”

堀川国广冲他笑了笑,“没什么,主上说兼先生比他高,装灯泡会比较方便呢。”

叶修低头发着呆,算是默许了堀川的说法。

“切,我当是什么呢,不过确实是事实嘛!”和泉守兼定坏笑着凑近叶修,“就说你矫情,早点承认自己矮不就好了!我又不是不帮你。”

叶修抬起头凉凉地看着他,嘲讽地笑了笑,“撞到天花板了吧?头还疼吗?要不要我给你手入一下?”

和泉守兼定:......

堀川国广目送着打刀青年气得颤抖的背影逐渐远去,忍不住发自内心的扑哧一声笑出来,“兼先生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这么有斗志过了。”

叶修挑了挑眉,“你管这叫开心?”

“啊,您别看他现在好像在生气,我了解他,他其实是很开心的,”堀川国广含笑的眼神看向叶修,“多亏了您呢。”

叶修点点头,“好,那以后我多气气他。”

“您还真是有趣,”少年轻笑着,“我看不透您,不过还是希望您不要对兼先生有多余的想法。”

“那如果有了呢?”叶修悠闲的翘起二郎腿,整个人像一只大猫般缩进座椅里。

“那就没办法了啊。”少年叹息一声,接着他的身影在原地骤然模糊。叶修垂了垂眼,一把泛着冷光的胁差已经无声无息地抵住了他的喉管。少年的一只手撑在叶修身后的椅背上,一只手握着刀柄,整个人覆在他的上方,身上清冷的气息近在咫尺。这个姿势极为暧昧,不看那振刀剑的话,旁人或许以为他们会在下一秒拥抱。

叶修懒懒的抬了抬眼,看进少年的眸子。

并不是一个资深暗杀者应有的嗜血与冰冷,那对清亮如天空的眸子里带着少许慌乱和恐惧,又被强装出来的狠厉所掩盖。

“闹够了吗?”他平静地问。

TBC.

叶修:你tm像个基佬

堀川:...

加州清光:带回去,藏起来...拜把子

大和守安定:???

喜欢的话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吧~

评论(114)
热度(638)

© 沉迷微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