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十二)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不知道有没有cp向,如果有就是叶all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苏叶苏叶苏叶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这几天浪过头了,还有点卡文,先给大家道个歉...(跪)

说是午饭,其实做的很简单,毕竟厨房条件简陋,食材也不多,只是一点很清淡的蔬菜和米饭。身为主厨的烛台切光忠小心的观察着审神者的脸色,发现对方埋头吃的很认真,黑瞳中有微微餍足的神色。

......咦?这么好吃的吗?烛台切光忠反而愣了。

大概是他的目光有些不加掩饰,审神者抬起头来疑惑地扫他一眼,“怎么了?”

他的声音在安静的餐厅里显得格外惹人注意,引得刀剑们纷纷用余光不动声色的瞟向这边。

“啊,”烛台切光忠犹豫了一下,“只是有些好奇,您对今天的饭菜还满意吗?”

审神者咬着筷子的一头,脸上依然是一副不明所以的神情,“饭菜?还可以啊。”他想了想,又说:“辛苦你了。”

烛台切光忠简直有点受宠若惊了,烛龙般暗沉的金色眼眸也微微亮了起来。“多谢您的称赞,今后我会更加努力的。”

“嗯。”审神者低头咬着青菜,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由远及近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其间夹杂着几句兴奋的低语,捧着饭碗坐在窗台上的鹤丸国永抬头望了一眼,招了招手,转过头来眯眼笑了,“喂,出阵队伍回来了。”

审神者有些诧异,“挺速度啊。”他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我去看看,你们接着吃。”

“我也去。”鹤丸国永放下碗,长腿一伸直接从窗户翻了出去,轻盈地落在地板上,紧跟上审神者。

走在最前面的是压切长谷部,打刀青年走的很快,脸上还有点点血迹,衣袖上有几处破损,周围飘着樱花,看到审神者向他们走来,打刀青年眼中闪过刹那的期待和欣喜,但是那种情绪转瞬即逝,他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脚步硬生生地顿在了原地。

走在他身后的一期一振差点直接撞上他的后背,蓝色短发的太刀青年反应过来后迷惑的看了他一眼,绕过他走到了前面,彬彬有礼地向审神者行礼,“主上,我们回来了。”

“辛苦了,”审神者生无可恋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樱花,“你先离我远一点。”

一期一振愣了一下,接着笑着后退一步,“是。”

鹤丸国永好奇的凑上前来,看了看一期一振周围密密飘散着的樱花,“喂喂一期,今天是拿了很多誉了吧?”

“誉?”审神者眨了眨眼。

“誉呢,就是队伍中的最佳队员啦。”鹤丸国永晃晃脑袋,“主上连这个都不知道,真是吓到我了。”

审神者疑似嘲讽地斜了他一眼,“呵呵。”

鹤丸国永:???

一期一振摇了摇头,“不过是拿到了王点的誉。”他转头向后看去,“加州才......咦?他人呢?”

身为队长的加州清光不知何时掉到了队伍最后,一脸矜持的站在和泉守兼定、歌仙兼定和宗三左文字后面,不好好看还真找不着他。

既然已经被发现,躲着也没意思了。加州清光小声嘟哝了几句,不情愿地从人堆中走出来,瞪着一双猩红的眼睛看着审神者,“干嘛?”

审神者被逗笑了,玩味的目光在他周围下雨似的樱吹雪上转了转,“看不出你这么积极啊?”

加州清光噎了一下,目光凶狠得像是要在审神者身上戳几个洞来,“我才没有!”

审神者低笑一声,转而换上一副正经的脸孔,“你也离我远一点啊,我花粉过敏。”

......靠,辛辛苦苦战斗回来还被嫌弃,好气!

“说得好像我愿意跟你亲近似的!呸!”加州清光跺了跺脚,蹬蹬蹬地跑进餐厅去找大和守安定了。

他的判断果然没错,审神者真是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生物,没有之一。

 

叶修气走了加州清光,开始挨个打量起这次出阵的刀剑来,“没有重伤的吧?”

众人摇了摇头。

“辛苦了。下午记得找我手入。”叶修没什么多余的表示,叼上一根烟,转身就走。

 “主上。”一个犹豫不决的声音喊住了他。

“还有事?”叶修转头。

压切长谷部欲言又止地看着他,动了动唇,一句话没说就闭了嘴,恳切的眼神定定的注视着叶修。

叶修有些无语,冲其他几振刀剑点了点头,“你们先去餐厅吧。”又看向压切长谷部,“你过来。”

打刀青年眼神一亮,跟了上去,小心翼翼的走在叶修左后方一点的位置。

走了一段路,叶修时不时侧头瞟着他亦步亦趋十分乖顺地跟着自己的样子,想着这人明明有话对自己说怎么半天还不开口,我人都帮他屏退了,这会儿还犯什么怂?

叶修在心里叹了口气,善解人意地开口引导,“有什么话就说吧,压切长谷部。”

身旁的青年停顿了一下,郑重地转头看着他,“可以的话,比起压切。更希望您叫我长谷部。因为那名字来源于前主人野蛮的举动。”

叶修不明所以。不过一个名字,有什么好在意的?不过这样也好,省得他还要记,麻烦。

“长谷部。”他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我记住了。”

打刀青年愣了一下,站在原地飘起了樱花,接着又猛然想起什么,离叶修站得远了点,“十分抱歉,我忘记主上有花粉过敏症......”他与叶修保持着两三米远的距离,专注的看着他却不敢靠近,脸上的神情有点无措。

“骗人的。”叶修悠悠说。

“以后我一定会注意......”长谷部碎碎念,“您说什么?”

叶修被逗笑了。这孩子怎么这么实诚?

“我说着玩的,这你也信?”叶修戏谑的看着他。

长谷部张了张嘴,哑口无言。

“行了,不逗你了,”叶修摆了摆手,“找我到底要干嘛?”

他不提还好,一提长谷部又窘在原地,“我......”他心一横,“我是来向主上道歉的。”

“你哪里对不起我?”叶修仔细地想了想,“我之前好像没和你说过话吧?”

就是因为没说过话所以才抱歉啊!

“身为一振压切长谷部,我没有尽到我的责任。主上一直都在恪守职责,我却没有在主上需要的时候信任您,所以,特地来向您道歉,以后只要是主上的命令,我都会完成。”打刀青年说完这一长串话,静静地低下头等待宣判。

“说完了?”叶修点上了烟,“那我说几句吧。”他倚在旁边那棵高大的枫树上,闭着眼吸了一口,又睁开,看着灰白色的烟雾在空气中逸散。

“其实啊,你们信不信任我,或者是否向我效忠,我都不在意的。”

压切长谷部猛然抬起头来,呆呆地看着他。

“您是在怀疑我的忠诚吗?”

“没有,”叶修摇摇头,“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可能并不值得你的忠诚,”他抖落指间的烟灰,勾起一个笑容,“长谷部,我多多少少能猜到你的过去,既然曾经被那样伤害过,为什么现在这么轻易的就信任我?”

为什么?压切长谷部攥紧了拳,手在颤抖着。

这种事情......哪里有为什么啊。

“你太容易轻信了,”叶修摇了摇头,“我其实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在意本丸的刀剑,也没那个打算,你为什么不选择向一位真正在乎你们的审神者交付信任呢?”他脸上的笑容很淡,像是风一吹就能融进空气里,“毕竟大多数的审神者,都比我这个业余的要好的多吧。”

长谷部不死心,“您不用这样妄自菲薄......”

叶修有些哭笑不得,“我可不会妄自菲薄,”他摆了摆手,“在我不擅长的领域,我向来都是实话实说。真的就是个业余的。”

长谷部一张脸上写满了沮丧和不甘,他看着叶修,像是一只被扫地出门的大狗。

“别那么丧啊,”叶修伸出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虽然我不在意,但能得到你的效忠也不错,有总比没有好嘛。”

“这么说,您接受了?”压切长谷部目光灼灼地盯住他。

“接受,”叶修点了点头,掐灭了指间的烟,冲他伸出一只手来,“恭喜你在我任职期间正式成为我的刀剑,长谷部,以后还请多多关照了。”

TBC.

叶修:我拒绝你,但我允许你继续追我

长谷部:阿鲁几的男人绝不认输

喜欢的话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呀~

评论(71)
热度(599)

© 沉迷宏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