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十一)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不知道有没有cp向,如果有就是叶all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苏叶苏叶苏叶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因为待会要出去,这一章才写了一个小时就赶紧发出来了,会有点粗糙,之后会找时间再稍微改一下,大家体谅下啦~

马场比叶修想的还要远,他按着山姥切国广告诉他的路线,拐了好几个弯才到。

入目的是一片宽阔的草地,草地边缘有一个马厩,小溪叮叮咚咚地从草场的另一边蜿蜒而过,流过旁边的田地,接着汇入下面的一个湖泊里。本丸现在是秋天,草地的颜色是半青半黄的,有些地方还结着一层薄薄的晶莹的霜,阳光一照闪着银光,看上去有种杂乱无章的美感。

叶修之前觉得这个地方像个风景区,现在一看,还是个带农家乐的风景区。

他走到马厩前,数了数,马厩里有八个隔间,而现在这里只有七只马。还有一只上哪去了?

总不能是被炖了吧。他自娱自乐的想。

马厩前没有铁门一类的阻挡物,每个隔间只有一扇小小的木门,门的高度刚好到马的胸前,这样既不会让马跑出来,也不会让马有逼仄感。门把手用绳子拴着,只有从外面才能打开。

叶修对这种安静又矫健的大动物还是蛮有好感的,他走向一只背上有深色斑点的白马,试探性的伸出一只手,马儿察觉到他的靠近,轻轻打了个响鼻,却并没有躲开。

眼看叶修的手就要落在马儿的额头上,这时突然响起一个低沉而冰冷的声音,“住手!”

叶修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缩回手,转头看向来人。

一个手臂上有纹身的青年牵着一匹白马向他走来,冰凉而慑人的金色瞳孔如同捕食的猎豹盯住猎物一样紧紧地盯着叶修,声音也冷得仿佛被冻过一样,“你来干什么?”

叶修一愣,接着眨眨眼勾起一个笑容,顺手抽出一根烟叼上,“你谁啊?”

“回答我的问题。”青年还是紧盯着他,眸光更加冷厉。“这里是禁烟区!”

“欸,”叶修一副真心实意的惊讶表情,微微睁大了眼睛,“是吗?”其实他内心只不过打算逗逗面前这个一脸凶相的刀剑付丧神,并没有真的打算在草场上抽烟,毕竟如果真的引起火灾就很难办了。

青年握紧了拳头,松开手中缰绳沉默着走近他。

叶修看形势不妙,瞬间警觉起来,暗暗在指尖聚集灵力,“你干嘛?”

青年眼中闪过冷光,一拳挥向他。

靠——来真的!!!

叶修发挥出荣耀教科书的手速迅速探出手,幽蓝色的灵力在他身前凝聚成一层灵力屏障,青年的拳头打在了屏障上,屏障透明的表面泛起一阵水波一样的波纹,却纹丝不动,反倒是青年受到屏障反弹的力量,急急地后退了两步,眸光暗了下来。

看来,这位新任审神者比他想的还要难缠。大俱利伽罗心想,慢慢放下手,忍住手臂上传来的一阵刺痛感,开始满怀戒备地打量起审神者。

但是审神者低着头愣愣的盯着自己刚刚运用灵力的那只手,一脸不在状态的茫然。

大俱利伽罗缓缓向他走近了几步,审神者警觉地像只受到惊吓的小动物,立刻抬起头来盯住他。

“等一下,”审神者谨慎的说,“我把烟收了,我们谈一谈。你不准再欺负我。”

大俱利伽罗闻言黑了脸。

......这种状况,到底是谁在欺负谁啊!

 

等他们和平地站在马厩旁对话时,已经是十分钟后了。

当然了,所谓对话,大部分都是叶修一个人在说。

“大俱利伽罗......”叶修慢慢的念着这个名字,吐槽道,“你名字真难记。”

大俱利伽罗冷哼一声,牵着那匹白马回到马厩,中间径直擦过他,连目光都懒得施舍一个。

“他们都有名字吗?”叶修靠在白马所属的那个隔间的木门上,懒洋洋地一手支着头问道。白马似乎并不排斥他,见他靠过来也不躲开,反而低头轻轻嗅了嗅他,叶修伸手摸了摸它的额头,笑道,“以后你就叫忧郁小猫猫吧。”

大俱利伽罗低头搬草料,闻言动作很可疑的顿了一下,抬起了头。

“那是王庭,”大俱利伽罗瞪着他,“不要随便起名字。”

叶修完全没有接收到他冷得冰棍一样的眼神,只是惋惜的摇头叹了一口气,接着又笑眯眯的,“行行行,不说了。”

大俱利伽罗褪去了身上的戾气,动了动唇,面上浮现出一丝犹豫,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刚叶修的神情似乎有点寂寥,这让他的心里莫名的有点堵。

毕竟,就目前的观察来看,这个新任审神者除了有些不着调外,其他的方面姑且还算过得去。

......不对,他为什么要在意这些?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大俱利伽罗轻嗤一声,不再想了。

那道寂寥的情绪似乎转瞬即逝,审神者最后亲昵地摸了一把他起名为忧郁小猫猫的马的雪白的鬃毛,悠哉悠哉的伸出修长的手指一个一个正经地指过去。

“神说要有光、无敌最俊朗、悟道君、依诺......”

大俱利伽罗忍住了打人的冲动。

寂寥什么的,果然都是错觉吧......!

 

 

“主上!”一个熟悉的声音远远地在他们身后响起。

叶修回过头,看见五虎退正站在草场边缘。五虎退抱着一只小老虎,还有四只已经欢快地朝着叶修这边跑过来。浅金色短发的少年笑得很灿烂,冲他挥了挥手,“主上,要开饭了哦!”

“哦,”叶修的眼神亮了亮,“这里还有刀剑会做饭?”

大俱利伽罗稍微缓和了脸色,“光忠会做的。”

“烛台切光忠?”这两天认识的人有点多,叶修认真地回想了一下烛台切光忠是谁,“啧啧,看不出来。”

大俱利伽罗冷哼一声。

“你现在去不去吃饭?”叶修问。

“你要去就去,没事别管我。”大俱利伽罗冷冷的看着他。

叶修嘲讽笑,“我好像......没说要和你一起去吧?”

大俱利伽罗明显被狠狠怼了一下,张了张嘴还想反驳什么,看向叶修身后突然微微变了脸色,“喂,快闪开。”

“嗯?”叶修疑惑。

说话间,五虎退的那四只小老虎已经跑得很近了,其中一只原地一个起跳,叶修躲闪不及,卧槽一声就被两只毛茸茸的前爪准准的扒住了腰,还有一只跑到叶修脚边,踩着同伴的脑袋跳上了叶修的肩头,毛茸茸的尾巴欢快地扫着他的脖子,其余两只一边一个抱着他的小腿。

叶修腰间一沉差点摔倒,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大俱利伽罗,深棕色头发的刀剑付丧神假装没有接收到他真挚的眼神,默默地走远了几步,一副吃瓜群众的样子。

......崽啊,阿爸真是白疼你了。

叶修生无可恋地站稳了,残忍的掰开腰间那只小老虎的爪子,接着又抖抖腿,腿上的两只小老虎摔到柔软的草地上,打了个滚晃晃脑袋又嗷呜一声扑上来。

“好啦好啦,”五虎退走上前来把几只小老虎都聚拢在身边,“不要给主上添麻烦,懂了吗?”短发少年抬头看着叶修,琥珀色的眸子里没有一丝闪躲,盈着满满的笑意。

“主上,我们走吧?”少年的态度极为自然,反倒是叶修稍稍愣了一下。

“好。”

虽然小孩活泼大方一点是挺好的,但是......我记得之前你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因为大俱利伽罗要先去换身衣服,五虎退就先带着叶修去餐厅了。

走了一段路,叶修低头看了一眼四处撒欢的小老虎,终于发现那股不对劲是来自哪里了,“你的老虎是不是长大了一点?”

岂止一点,原来还没有一只幼猫大,现在站起来都快到他膝盖了。这是吃了激素吧?

“那个啊......”少年转过头俏皮的冲着叶修笑了笑,“都是主上的功劳呢。”

“欸,和我有什么关系?”叶修眨了眨眼。

“因为主上是整个本丸的灵力来源,主上的灵力强大的话,本丸的刀剑付丧神们就会有充足的灵力供养,成长速度自然就会加快了。老虎也是一样的哦。”

“这样。”叶修点了点头。其实说到底我在本丸的意义就是个充电宝吧?

此时刚过晌午,正是吃饭的点。叶修刚到餐厅就看见已经来了许多位刀剑付丧神,长桌两旁坐的满满的,每个人面前都放着一份饭,但还没有人动筷子,大家都坐得端端正正,也没有人说话。

叶修挑了挑眉,“都怎么了?”

烛台切光忠站起来朝着他鞠了一躬,“大家都在等您来,请快入座吧,主上。”

这情景在有些人看来可能像某些大家族里的传统制度,地位最为尊贵的人最先动筷什么的。而叶修只觉得自己像个幼儿园园长,到了吃午饭的点,园长说了句“吃饭”,然后一桌子的小朋友才争先恐后地扑向盘子。

十分心累。

TBC.

大咖喱:你皮任你皮,我学我的习

 喜欢的话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呀~

 

 

评论(78)
热度(594)

© 沉迷宏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