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十)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不知道有没有cp向,如果有就是叶all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苏叶苏叶苏叶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我真的不好意思说我写的是无cp向...大家就当暧昧向看吧~

最后一缕灵力从叶修的指尖流出,如一滴水般融进修长的刀身。手入完成,叶修曲起一条长腿放松的向后靠在了墙上,眯眼打了个哈欠,与此同时,一直昏迷的江雪左文字颤了颤眼睫,缓缓睁开了眼睛,狭长的眼眸中有一瞬间的迷茫。

“醒了?”叶修把他的本体放回他身边,“感觉怎么样?”

一旁的小夜左文字也紧张地凑上前来,“哥哥?”

江雪左文字慢慢眨了眨眼,眼神渐渐清明起来,他看向身旁的幼弟,像是终于认清了他是谁,冰冷的面色浮现出欣慰,刹那间显得柔和不少,“小夜。”

男孩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抱住哥哥放在床边的一只手臂,猩红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盯着床上的青年,像是怕自己一不看他,他又会重新闭上眼睛,再也醒不过来。

“我没事了。”江雪左文字有些费力地抬起手摸了摸他的他的头,轻声安抚着。

真是兄弟情深......叶修受这种气氛的感染,居然也有点想自己那个笨蛋弟弟了。

他微笑着摇头叹了口气,走上前去冲床上的青年点了点头,“你好,我是这个本丸的新任审神者。”

他注意到江雪左文字放在小夜头上的那只手微微顿了一下,接着不着痕迹的护住小夜,“您好,审神者大人。多谢您为我进行手入。”他深蓝色的眼眸里没有什么波动,无端的透着一股淡淡的疏离。

叶修已经习惯了,也不在意,他又不是来和这些刀剑搞好关系的,于是便单刀直入,“没什么。我只是来问下你,你需不需要我帮你消除暗堕?”

江雪左文字明显一愣,“你帮我?”

叶修点头,腹诽着你这个重点好像抓的不太对啊,难道不应该是消除暗堕吗?

江雪左文字低头沉吟了一会,抬头看着叶修,谨慎地回答,“我会考虑的,多谢您的建议。”

叶修知道他是不放心自己,也没有多做纠缠,“好,那我就先走了。”他顺手拍了拍床边小男孩的脑袋,“小青龙?”

男孩犹豫了一下,像是在考虑要不要回应他,他看了看床上的兄长,最后还是伸出小手轻轻揪了揪叶修的衣角,眨了眨猩红的眼睛,说“再见。”

叶修笑着摸了摸他头上弯弯的犄角。“再见!”

叶修从手入室走出,暖暖的阳光晒着,却并不灼人,他伸了个懒腰,打算回去睡个回笼觉,等出阵队伍回来了再起。

从来到这个本丸他难得心情愉悦,眯着眼往大厅的方向走。

没过多久,叶修就发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不算江雪这次他只去过一次手入室,还是在晚上有一期一振引路,现在是大白天,他迷茫的环顾了一圈,发现自己经过的每一个地方都十分陌生。

理所当然地,他迷路了。

凭感觉漫无目的地走了十几分钟,叶修看着面前熟悉的景色,陷入沉默。

擦,又走回手入室了。

不过一个住的地方而已,为什么要这么大!

于是叶修决定换一个方向走。他双手插在兜里,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目光认真地打量着沿途的建筑与景物。不得不说,这个莫名其妙的时空景色倒是很漂亮,有种古代园林的雅致。红枫悠悠的从枝头落下,飘进清澈冷冽的溪水里顺流而下,弯弯的木质小桥横过溪水,抬起头恰好可以看见远方的青山和天边的浮云。

......虽然他并不想待就是了。

棒棒糖含着还是没有烟叼着习惯,叶修把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慢慢的舔着,一抬眼看到前方的假山旁边有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金发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泽。

“山姥切国广?”总算找着一个带路的了!

金发打刀回过头,看见是他眼神亮了亮,“......主上。”

叶修走过去,新奇地发现他穿的是一件普通的运动服,手上沾着泥,连脸上也有几道蹭的黑色痕迹,好奇地问,“你这干嘛呢?”

“刚刚做完马当番。”金发青年察觉到他的目光,立刻窘在了原地,本能地想要伸手去擦脸上的污迹,一抬手才注意到手上也沾着泥巴,于是默默地把手向身后藏了藏。

马当番?叶修没有听过,看字面含义应该是和马有关的吧?难道是喂马?这地方不仅有老虎还有马?真的不是动物园吗?

这时叶修注意到他一连串的小动作,忍不住笑出声来,对上金发青年恼怒却藏着些许受伤的眼神,叶修敛了笑意,转身走到了溪边蹲下,回头冲他招呼道,“过来。”

山姥切国广怀疑的看着他,还是听从了。他慢慢走过来,蹲在了叶修身边。

“做什么?”没什么好气。

“你猜?”叶修把棒棒糖放进嘴里含着,“先洗手。”

山姥切国广闷闷地把手放进冰冷的溪水里搓洗着,“脏了的话,就不会拿我和山姥切比较了吧?”

“山姥切是谁?”叶修含糊不清地问,“累锅锅(你哥哥)?”

“哼,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金发青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慢慢地勾起了唇角,“......不是谁。”

“手洗干净了吧?”叶修不在意山姥切是谁,这个话题就这样一笔带过去了,他拿出嘴里的棒棒糖递给身旁的金发青年,“先拿着。”

山姥切国广接过,怀疑的看着他,“你要干嘛?”

“啊,”叶修低头掬起一捧溪水,“......你再猜?”

山姥切国广看着那双修长漂亮的手因为浸了冰水而微微泛着红,晶亮的水珠从指缝间漏出,在阳光下闪着水晶般的光泽,滴滴答答地落进小溪里。山姥切国广愣愣的看着,突然觉得这双手,这个人,仿佛都在这个晴朗的午后带着无可言喻的吸引力。

“脸过来。”叶修说。

山姥切国广好像看穿了他的意图,感觉有些脸热,摆出一副拒绝的样子,心里却是有些欢喜和期待的,“不要你给我洗。”

叶修顿了一下,接着目光奇异的看着他,“你以为我要给你洗脸?”

山姥切国广登时僵住。难道不是?

叶修看着他眨了眨眼,忍不住笑了,眼神也柔和下来,“行啊。”

叶修一手掬着水,一手轻柔地撩开打刀青年额前的刘海,“你这头发该剪了。”他捻了捻过长的金色发尾,提议道,“要不要我给你剪?”

山姥切国广沉默了一下,可耻地答应了,“......好。”

“嗯......今天不行了,你明天来找我吧。”叶修以前也经常给苏沐橙剪刘海,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把脸往右转一点,好了。”他撩起水,冰凉的指尖带起水珠轻轻擦过他脸上的污迹,留下一阵引人回味的温润触感。

山姥切国广感受着脸上被轻轻蹭过的触感,手指在短暂的停留后又很快离开,带起一抹薄红。有几滴水珠溅到山姥切国广的眼睛里,他闭了闭眼,又睁开,用余光追逐着那近在咫尺的指尖,沉默着,却感觉心跳如纷乱的鼓点。

太多的情绪压在他的心间,反而没有什么话可讲。

“我告诉你一件事啊,”叶修一边给他洗脸一边很有诚意的坦白,“其实我刚刚是想泼你一脸水来着。”

山姥切国广沉默。

“你不生气啊?”叶修啧啧,收回手抖去手上的水珠,“行了,干净的跟刚锻出来的一样。”

山姥切国广还是沉默。

“哑巴啦?”叶修笑。

山姥切国广还沉浸在情绪的激荡中没有回过神来,有的人激动起来会大喊大叫,有的人会克制不住地脸红,而山姥切国广......会不说话。

“对了,”叶修想起,“你刚刚说马当番......那本丸的马都在哪里?”

 

审神者按照他指的方向走了,留下山姥切国广默默地在原地蹲了好一会心跳才恢复正常。

啊......

金发青年站起身来,这才注意到手里传来的硬硬的触感,正是审神者的那根棒棒糖,审神者忘了问他要,他也忘了给。

山姥切国广看着那颗阳光下闪着光的红色糖果,犹疑了一下。

这个是......吃的?是什么味道的?

他盯着看了一会,试探着伸出舌尖轻轻碰了一下,咂了咂嘴,眼神微微亮了起来。

是甜的啊。

他没有继续尝下去,而是从身上的床单上撕下最洁白最干净的一小片,珍而重之地将糖果包裹进去。

这样,就可以了。

TBC.

我对被被真的是真爱啊!下一章大咖喱强势控场!这文估计还很长,以后大家都会粗来的!

那么问题来了,老叶的棒棒糖到底是什么味的?我猜是荔枝~

喜欢的话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呀~

评论(130)
热度(584)

© 沉迷微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