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九)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不知道有没有cp向,如果有就是叶all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苏叶苏叶苏叶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三日月宗近是除过初始刀加州清光之外,来到这个本丸的第一把刀。

前任审神者在上任的第一天便攒足了材料疯狂锻刀,足足锻了快二十把,几乎用光了库存的所有资源,才得到一振三日月宗近。接着,他便把之前锻出的那些刀剑全部扔进了刀解池,只留下初始刀加州清光。

身为天下五剑之一,三日月不可言说的神秘与美丽使得不知多少人如痴如醉,成疯成魔。

“这么看来,你可真是红颜祸水啊。”叶修啧啧感叹。

“哈哈,让主上见笑了。”坐在他对面的青年笑道,眼底却一片冰冷。

“接着说,然后呢?”叶修问。

他们在本丸的茶室里,正午的阳光透过窗纱一束束的洒进来,能看见空气中细小的灰尘飞舞。叶修与故事中的主角坐在一起,听他讲述那些黑暗而不为人知的往事,感觉像在看今日说法。

“之后的事您应该已经听说过了。”三日月抿了一小口茶,垂下眼帘,“我从来没有出阵过,也没有参加过远征,甚至内番都没有。”

“所以你现在是本丸练度最低的刀剑了。”叶修咂嘴,“那你一天都在干嘛?”

“我啊......”三日月的眼神慢慢变得遥远,那对新月般璀璨的眼眸也迷离起来,“对于那位来说,我只要坐在那里微笑就好了。”

“是躺平了微笑吧。”叶修毫不留情地揭穿。

三日月“噗嗤”一声掩嘴笑了,“嗯,您说的也不错。”他鎏金色的眼眸光华流转,弥漫着浓厚的兴趣,渐渐柔和成一汪琥珀。“那么,之后的事情您还想听吗?”

“想听啊,”叶修自动无视他的目光,想了想,“给我讲讲那位审神者最后是怎么离开的。”

“这个啊,”三日月修长的指尖抚摸着茶杯,“说起来那件事还是我做的。我向时之政府举报了他的行为,他便被带走了。”

数年噩梦一朝结束,在他说来是那样平淡无奇。

“既然能举报,为什么不早点去?”叶修问。

“因为之前没有机会,”三日月定定的看着他,“主上,我们那时的处境,您多少是可以想象出的。这种事情筹划起来或许简单,但执行却要花费很大功夫。”

叶修笑了笑,“好,我明白了。”他放下茶杯,站起身来就要走。

“您还没有给我手入哦?”三日月在他身后温声提醒。

叶修回过头,表情很平淡,“你不需要手入。等什么时候受伤了再来找我吧。”

三日月愣了一下,接着便笑了,“那主上慢走。”

这次叶修没有回应他。

 

三日月闭了闭眼,再次睁开时,小狐丸已经从房间的阴影处走了出来,手中的刀锋还没有收,在阳光下泛着冷光。

“他这就走了?”小狐丸不解,“他发现我了?”

三日月摇了摇头,“不,是发现我了。”

“你有什么好发现的,不就在眼皮子底下......”小狐丸嘟囔着,接着猛然一顿,“你是说他发现那位是你杀的了?!”

三日月低头凝视着茶杯,脸上却浮现出一丝笑意,“说不准呢。”

“不会吧......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个知道,连其他刀剑都没有告诉,”小狐丸摸了摸下巴,“那他肯定也猜到你已经完全暗堕了。但他为什么不给你消除暗堕呢?......三日月,你可能要栽了,这个人说不定会报告给时之政府。”

三日月喝了一口茶,“他不会的。”

“这么自信?那手入呢?他还会不会给你手入?”

“会的。”三日月十分笃定,“他知道我的真实伤势,不可能放任不管,大概晚些时候气消了会来给我手入的。”

小狐丸挑高了一边的眉毛,“照你这么说,这个人还不错啦?”

三日月捧着茶杯笑而不语,眼中的感兴趣之色却越来越浓厚。

从拿到那件衣服的那一刻起,三日月就对这位新任审神者充满了好奇。衣服很新,应该是穿了还没几天,有淡淡的烟味,口袋里有一张色彩斑斓的纸片,三日月去过几次万屋,这应该是超市的折扣券。只是这张折扣券背面空白的地方被画上了类似地图的东西,笔迹有些潦草,但整张图看起来却很清晰,旁边用箭头标注出路线,一目了然。

这是一个看似随意,实则心思缜密的人。

这还真是,有意思啊......三日月捧着茶杯想着,唇角浮现出兴味的笑意。

“三日月,你的尾巴露出来了哦。”小狐丸面无表情地提醒。

三日月回头看,自己身后一条带着骨刺的尾巴正随着主人的心思浮动欢快地晃来晃去,他刚刚一时没注意,暗堕的气息漏出些许,连眼眸也弥漫上一层浅浅的红色。这种狰狞与圣洁在他的身上重合,却丝毫没有损伤他的美。

“哈哈,不好意思。”眼中的红色和身后的尾巴瞬间消散,蓝发青年眨眨眼,冲小狐丸淡淡的笑了笑,脸色在阳光下苍白得近乎透明。

 

 

叶修从茶室里出来,伸了个懒腰,然后便往江雪左文字那里走去。

三日月的事情他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他并没有因为对方的隐瞒生气,只是懒得再管下去。

长谷部给他的表格已经表明三日月是本丸里伤势最重的一个,但见面后他发现三日月就跟刚锻出来的一样,没有伤势,也没有暗堕气息,而且三日月自己也说过从未参加过本丸的各种事务,这样看来,似乎根本就没有受伤的机会。

这恰恰是一个误区。

平常都没有受过伤,到了现在却是重伤。中间只隔了一个时间点,那就是前任审神者离开的时候。

以三日月对前任审神者刻骨的恨意,发生什么可想而知。即便不杀死也该打残了。而从其他刀剑对待三日月无二的态度和时之政府的放任不管的做法来看,他们应该是都不知道这件事的。

真是麻烦啊。

叶修在心里叹了口气,关于三日月的谜团还有很多,比如他是怎么掩盖自己的伤势和暗堕气息的,又是怎么避开时之政府的耳目的,这些叶修都不想知道,也不想再管了。

随他去吧,爱说不说。哥也没兴趣知道。

不过,他会为他保守这个秘密的。

 

给江雪左文字进行的手入十分顺利,因为对方基本上是全程昏迷,给叶修省了不少事。

宗三左文字出阵去了,小夜左文字静静地蹲在叶修旁边一动不动地看着。叶修将粉轻柔地扑在刀身上,不经意地用余光瞄了身旁的男孩一眼,他们只见过一次,那一次对方还因为完全暗堕失控了,不知道他对自己还有没有印象。

男孩身上的暗堕迹象还没有完全褪去,身后大大的尾巴在地板上轻轻扫着,头上长着弯弯的黑色犄角,猩红的红色眼睛大睁着,专注的看着叶修手上的动作。

像是察觉到叶修不动声色投来的目光,男孩微微缩了缩,慢慢低下了头。

“蹲着累,你要不要坐着?”叶修提议。

男孩摇了摇头,轻声说“坐着会更难受”。叶修一愣,接着便懂了他的意思,那么大一条尾巴,坐着能不难受吗。

叶修看着他黯然的目光便故意转移了话题,开玩笑道,“你要是不嫌地上脏,可以趴下来。”

没想到男孩认真地想了想,居然真的听从他的建议慢慢弯下了腰,叶修见状急忙腾出一只手在地上铺了条毯子,男孩趴在了毯子上,两只瘦瘦的胳膊交叠着枕在下巴下,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叶修给他的兄长手入。

这孩子也太实诚了吧?叶修被他逗笑了。

“......他会好吗?”小夜看着昏迷的兄长,迟疑着问。

“会的。”叶修点头,“你也会好的。”

男孩慢慢低下头,“我好不了了。”他的声音低沉下来,“你只要治好哥哥就好了。不用管我。”

叶修的手停了一下,“多大点事儿,暗堕而已,又不是绝症。你要是不想这样,我也可以治好你的。”

男孩沉默着不说话。不知道是不相信还是不愿意。“我这样是不是很难看?”男孩问。眼中并不存在自怜和自弃的情绪,只是单纯的想知道叶修的看法。

叶修想了想,“还好吧。像小青龙。”

“小青龙是什么?”男孩认真地问。

“就是龙啊,一种传说中的生物。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的。”叶修瞎掰。

“哦。”男孩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又说,“那你也可以把哥哥身上的暗堕气息去掉吗?”男孩看向江雪左文字,语气里有隐藏的期待。

叶修看了看江雪左文字,他的暗堕程度比小夜要轻,基本不怎么需要花费力气就能消除。“可以。等他醒来就可以给他消除暗堕了。”

男孩像是松了一口气,语气还是那么平板,但眼中已有了雀跃,“那你要先治哥哥再治我。”

叶修忍不住笑,“好。”

小夜趴在毯子上抬起头看他,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只是猩红色的眼睛慢慢眨了眨。

叶修突然觉得男孩像一只猫。他听人说过,猫这种动物一般不会轻易眨眼,但当它缓慢眨动眼睛时,代表它很开心,以及,它很爱你。

TBC.

小狐丸:你不是说审神者气消了就会来给你手入的吗?等了一天了,人呢?

三日月(茫然):我也不知道啊...他是不是忘了?

爷爷的情况以后还会提的,让我先想想怎么写...以及,小夜真可爱,我真喜欢他

喜欢的话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呀~

评论(99)
热度(621)

© 沉迷微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