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八)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不知道有没有cp向,如果有就是叶all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苏叶苏叶苏叶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久等了~

本丸里现在是秋天,晚上还是非常冷的,叶修穿的薄,刚从粟田口部屋出来,寒风一吹就冻得打了个哆嗦。他朝手心里哈了哈气,快步走向厨房准备给自己煮碗面。

厨房的条件倒没有手入室那么差,起码没有灰尘,看得出是经常使用的,只是设施怎么看都透着一股改革开放前的风格,简陋的一比,连电磁炉都没有,要生火得先烧木柴。

不,说是改革开放前都抬举了,应该是古代。

叶修认命地蹲下来琢磨了一会儿,最终无师自通地借用打火机掌握了烧柴这个技能,然后把各种调料包菜包放进去,又加了两包方便面,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才煮好。

可以说是十分心酸了。

他折腾了半宿,这时困意终于涌上来了,才吃了半碗脑袋困得开始一点一点,锅里还有大半锅,叶修便盖上了锅盖,想着可能会有早起的刀剑饿了,让他们吃了算了。

从一个宅男沦落到这种地步也是不容易啊。

这时已是凌晨三点多,叶修打着哈欠上楼去自己房间。二楼的灯貌似是接触不好一闪一闪的,光线很暗,他一个没注意便踢到了放在房间门口的什么东西,眨眨眼清醒过来。

这是?

叶修挑了挑眉捡起散落在地上的几页纸,对着昏暗的灯光翻了翻,发现是本丸里刀剑暗堕及受伤情况的一个汇总表,后面还有详细清晰的备注,看得出是用心做过的。叶修想起来了,下午开会时他确实有让人帮忙做一份这个表格,晚上送到房间来。

似乎是叫做压切长谷部?

叶修满意的勾了勾唇,没有多想,回去把资料放在桌子上然后倒头就睡。在他看来,压切长谷部没有等他回来,而是直接把资料放在门口就离开是很正常的行为,甚至正常到都没有引起他的关注。

他们不过是刚刚见面的刀剑和审神者的关系,又不是多亲密,干嘛大晚上的要在他房门口守着吹冷风?叶修甚至还很满意压切长谷部这种泾渭分明的做法,这种普通的上下级关系才是他这三个月致力要贯彻的嘛!

心态端正的审神者大人睡熟了,完全不知道这会儿正有人因为这件小事辗转难眠。

 

“长谷部君,”烛台切光忠忍不住提醒身旁翻来覆去三个小时的同伴,“你到底要不要睡?”

打刀青年沉默了一下,轻声说“抱歉。”接着便保持一个姿势不动了。

一旁被吵醒的大俱利伽罗冷哼一声,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们再次闭上了眼。

可惜长谷部的安静没能持续多久,过了不到十分钟又想翻身了,但他强忍着紧闭着眼一动不动,直到身旁人的呼吸都悠长起来,他才慢慢睁开眼,在一片黑暗中愣愣的看着天花板。

有件事始终萦绕在他心头,挥之不去。

他没有等审神者回来。

这本该是一件小事,但却并不符合一振压切长谷部的行事风格,所以此刻在他心里就变成了一件大事。

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不是应该决定再也不轻易交付信任了吗?不是应该决定再也不对审神者毫不犹豫地效忠了吗?那为什么他现在会这么在意这件事?

压切长谷部轻啧了一声。

明天还有许多事做,他现在非常想让自己睡着,偏偏头脑清醒的要命,于是烦躁的开始酝酿睡意。

不闭眼还好,一闭眼,白天的画面便如潮水般涌入他的脑海。

“所以,你们谁想尝试一下?”

“那就麻烦你了,晚上整理好送到我房间吧。”

男人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散漫和慵懒,却莫名让人觉得可靠。现在想起,真实得仿佛就在耳边。

审神者抬头遥遥看着自己,脸上露出微微满意的神情。那时阳光正好,他眼中带笑。

......!!!

更睡不着了!

长谷部小心翼翼的翻了个身,脑中拼命地下达着快睡觉快睡觉的命令,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反而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根本停不下来。审神者是怎么想他的呢?会因为自己先走了而不满吗?现在去道歉还来得及吗?审神者会不会责罚他?会不会让他去喂马种田?审神者有开内番的打算吗?......

长谷部脑内风暴持续了不知多久,最终的结果是打算明天稍稍试探一下审神者的态度,然后向审神者道个歉,接着自告奋勇去照顾马。把这些事在脑中大概理了一遍,他这才带着莫名的点点开心睡着了,完全忘了之前打定主意要对审神者敬而远之的想法。

毕竟暗堕的压切长谷部也是压切长谷部啊。

 

叶修完全不知道自家刀剑脑补的一出大戏,估计知道了也只会郁闷,觉得对方脑内丰富的活动如果念出来,那威力绝对是和黄少天一个等级的。

他在做梦,正梦到自己带领国家队拿了世邀赛的冠军,上台领奖时,金灿灿的奖杯里突然钻出一只毛茸茸的小狐狸,撒娇般的蹭蹭他的手,喊着“审神者大人~”

叶修吓得手一抖,直接把奖杯扔到旁边的喻文州脸上,然后就醒了。

......靠。

这种梦做多了,会留下心理阴影也说不定。

他一看表发现才刚刚九点,却已经没了睡意。简单的洗漱之后就拿着长谷部给他的那几页纸下楼了。按照昨天开会时他提出的要求,现在刀剑们应该已经在楼下等着他听候调遣了。

一楼大厅里有些嘈杂,长桌已经坐满了,没有位置坐的刀剑们有些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小声说话,有些分散在大厅的各处发呆。看见叶修来了,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

叶修大致看了看表格,保险起见,选了几把练度较高的又没有受伤的刀剑。

“加州清光、一期一振、歌仙兼定、压切长谷部、宗三左文字、和泉守兼定,今天你们六个去出阵。加州清光担任队长,出阵前记得装上刀装,去仓库带上御守,以后我会根据具体情况轮换着来安排人手。”

加州清光坐在长桌末端,闻言远远地抬头看过来,两手环胸,嘴角扬起一抹略带嘲弄的微笑,“那么,去哪个战场呢?”

叶修淡然地看着他,“不知道。”

“不知道?”加州清光反问。他的语气冰冷又嚣张,身旁的刀剑们有隐隐的骚动。

“你才是队长,事事都想着我来决定,要你干嘛?”

他这话说的有些过,毕竟在寻常本丸,审神者决定出阵地点是很平常的事。但叶修有他自己的考虑,在他看来,没有自主意识,一味的信任和依赖审神者的刀剑不过是一把废铁,这个暗堕本丸形成的原因肯定也少不了刀剑们最初对前审神者的盲目信赖和纵容。既然叶修只会在这里停留三个月,他可以在这三个月里教会这些刀剑们,审神者对刀剑付丧神来说虽重要,却并不是生活的中心。

也算是对他的离开有个交代吧。至少下一个审神者来的时候不会像自己现在这么糟心。

加州清光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接着便被浓浓的桀骜所取代,冷笑着,“很好,那就我来定。希望我不在的时候你别耍花招。”

叶修看出加州清光在自己的几次给脸不要脸之后已经懒得与他维持表面上的和平,不再用之前那副装出来的纯良无辜小天使的样子,直接公开与他敌对。

其实他内心还蛮期待这种撕破脸的局面的。毕竟这种矛盾还是早解决的好。

“没问题。”叶修微笑着答应,“我没那么闲。”

加州清光一愣,显然是没料到叶修是这个反应,对方看他的眼神简直就像老父看着自己不省心的处在叛逆期的儿子,无奈又带着点纵容。

呸,这是什么破比喻!

加州清光一言不合就转身出门,看也不看叶修一眼,几位刚刚被点到的刀剑付丧神也跟着站起身来。

叶修看着加州清光别扭的样子越看越乐,他忍住笑,在出阵队伍快要出门的时候才叮嘱了一句,“路上小心点啊。”

男人含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尾音微微上扬,带着一丝慵懒,却难掩其下的关心。

加州清光顿了一下,也没有回应,继续向前走着。但是那个淡紫色短发的刀剑付丧神倒是转过头来,冲他微微点了点头。叶修微笑回应,翻了翻刀帐。

歌仙兼定。

不过还有一点让他比较困惑。压切长谷部走的时候向他这边看了好几眼,眼神有点......哀怨?

他不知道长谷部从起来就在想着怎么向他搭话,只是还没搭上话呢就被派去出阵了。

叶修只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果然这么久不打荣耀,神经都衰弱了,眼神儿都带着出问题。

“接下来就是手入。昨天已经说过了,从伤得重的开始,”叶修低头看了一眼表格,找出了第一页最上面的两个名字。

“江雪左文字,三日月宗近。”他扫了一眼底下的刀剑们,“这两位在场吗?”

底下有片刻的沉寂。

叶修也没指望有谁回答,这两位排在最前面肯定是情况最危险的,这时候应该在房间里躺着修养,不会来参加这种集会。

他正打算问一下他们的住处,接着便听到一声轻笑。

“哈哈,第一天就轮到我了吗?真是荣幸啊。”

叶修闻声看去,接着便愣了一下。

在这个长相俊美无俦的青年身上,他竟然感觉不到一丝暗堕的气息。

  TBC.

老叶已经有了(那么一点)嘲讽全本丸的架势了!

清光什么时候能加戏份啊我好迷

大家还想特别给谁加戏吗?

喜欢的话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呀~

评论(110)
热度(587)

© 沉迷微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