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七)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不知道有没有cp向,如果有就是叶all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苏叶苏叶苏叶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本章实力控场:药研藤四郎

药研藤四郎心很累,这位新任审神者说的每一句话都在刷新着他的世界观。

他自己本来就是个重伤员,已经很惨了,却还要教审神者怎么手入。对方不仅对各种专业术语一概不知,而且满脑子无厘头的想法,居然以为刀剑付丧神的人形和本体不能同时存在,俨然是个初学者。

......不,说是初学者都抬举他了。

简直是毫无常识。

这种人到底是怎么通过考核的?

正是因为这位审神者大人身上疑点重重,让药研不得不又对他多了一丝警惕。

好在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审神者大人态度端正,上手也快,基本上是一点就通,很快就掌握了手入的基本流程,不用药研在一旁指导了。

他的本体安静地躺在审神者的膝盖上,黑发男人拿着打粉棒轻柔地扑在刀身上,温和而强大的灵力缓慢地将其包裹,修复着药研残破不堪的本体。他太久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感受,仿佛是刚从洞穴中走出来的人,一下子站到阳光下一样,四肢百骸都浸着暖意。

“你有多久没有手入过了?”审神者十分心大,这种严肃的情况下还一心两用地想跟他聊天,手中灵力的输出却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抱歉,已经不记得了。”黑发少年回答。

“哦。”审神者没什么面部表情波动,看起来只是纯粹的找话题。“你大概也能感觉出来你暗堕的情况很严重吧。”

药研藤四郎僵了一下,接着缓慢地呼出一口气来,语气故作轻松地问道,“瞒不过您呢,大将,那么您有什么想法吗?”

刀解?不会是刀解,如果是刀解,对方是没有必要多此一举给他手入的。那么,难道是想这一次手入之后,再也不派他出阵?或者是想像前任审神者那样,以后都不会给他手入了?......

药研心里盘旋着许多想法,没有一个是让他感到乐观的。

不料审神者反而一脸不解地看向他,“我为什么要有什么想法?”

......药研无言以对。

他忘了。这是个新人审神者,可能连刀解是什么都不知道。这个认知居然不可思议地让他慢慢放松下来,心头涌起一股莫名的安全感。

“没什么。”他苦笑,闭上眼睛休息。

 

因为许久没人打扫,手入室的环境很差,连灯都是坏的。叶修只来得及在满是灰尘的地上铺了条毯子,就赶紧开始给药研手入。

哦,准确的说,是向药研请教怎么手入。

要是让叶修知道药研心里对他的吐槽,他肯定会觉得冤枉。他只不过是完全按照常识来思考的,试问,西游记聊斋里那么多妖精,哪个化成人形之后还会有本体的?你见过三太子骑白龙马吗?

果然地方不一样,产的妖精都不一样。

叶修觉得自己和这帮岛国的妖精们的三观完全没有一点一样的地方,感觉像是隔了无数层次元壁,根本无法交流。

关键是无法交流还非得交流,十分闹心。叶修在心里催眠自己,这就跟高考前的倒计时一样,三个月,忍一忍,熬过了就解放了。

手入室的灯坏了,叶修只能盘腿坐在窗边,借着窗外的月光才能看清手上的刀,月光照亮了他的侧脸,幽蓝的光芒在他的指尖绽放,微微映着他轮廓清晰的下颌。

一旁躺在他身边的短刀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正专心地盯着他看,应该是怕打扰到他,一直都没有出声说话。

叶修在现世时一向很关照药研这种性格的认真沉稳内心纯良的后辈,绝不是因为好欺负。乔一帆是,邱非也算一个。

所以此时看着药研沉静的深紫色眸子,让他有点怀念自己教导的那两个小孩。当然不同也是很大的,至少一帆没有这么老成,邱非倒是有一点,但其他地方又差别很大......

叶修走着神,手上的动作却半分不错,只是看向药研的目光不自觉的柔和下来。

“困不困?”他问。

黑发少年摇了摇头。

“净瞎说。”叶修揭穿,“你看你刚刚眼睛都闭上了。”

少年眼中闪过一丝无奈,“真的不困。”他想了想,又说,“如果大将累了的话,我们可以明天再继续。”

“别操心我,我通宵都没问题。”叶修笑,“地上凉,你要不要靠我身上睡会?”

药研觉得自己刚刚可能是听错了。

“大将,您说什么?”语气有点迟疑。

“我说你要不要靠我身上睡会。”叶修从善如流地重复一遍。

黑发少年在确认问题的那一刻的表情居然有些慌乱无措,把叶修逗笑了。

他摆着手拒绝,“这......这样不好吧?!不用这么麻烦您了!”

叶修露出恶劣的一面,极为不要脸的追问,“我不嫌麻烦啊,哪里不好?”

药研藤四郎嘴角抽搐。

......哪里都不好!

他还在想着怎么拒绝,眼前就暗了下来。

“等......等一下!大将!”药研还没来得及阻止,叶修已经轻柔地扶起他,给他摆出一个比较放松的姿势,接着不由分说就把少年的脑袋按在自己肩膀上。

“快睡吧你,都困成那了。”

......

!!!

如果说刚刚药研侧躺着是腿麻,那么现在他和审神者接触的半个身子都麻了。

男人说话时温热的呼吸轻轻浅浅的落在少年的脸上,瞬间带起一片绯红。他们靠的这么近,近到少年能清晰地听见背后传来的沉稳的心跳声,嗅到男人身上清新却不浓烈的烟味,淡淡的,勾着人的神经。

药研僵了足足有三分钟,才从“我靠在审神者的肩膀上”这个事实中反应过来,脸上的红色慢慢退去,不自在地微微动了动。

“快睡吧。”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少年的呼吸又紧张地窒了窒,低低的应了一声。

他看向叶修膝盖上的本体,审神者修长的手指轻抚过刀身,原本残破不堪的短刀在他的手中重新焕发出锋锐而危险的光泽,在月光的映衬下闪着寒光。

以后,会变的更有用吧?

看得久了,他的眼皮渐渐要合在一起了。可能是审神者一直催他睡觉的缘故,药研藤四郎现在真的有点困了。

他像只矜持的小动物般在男人怀里轻轻蹭了下,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大将,我要睡了。”少年一副很正经的样子宣布道,闭上了眼睛。

“啊?你怎么还没睡着?”审神者眨了眨眼。

少年微微翘起了嘴角。

一夜好眠。

 

等手入结束时,已经是四个小时后的事了。

叶修的精神还好,毕竟他习惯通宵了。这会儿就是饿得不行。

他轻柔地把怀中的少年扶到背上,让对方的手臂松松地圈着自己的脖子,然后两手环住少年的膝弯,站了起来。

擦,腿好麻!

叶修站在原地缓了一会,然后才迈步,腾出一只手推开门。少年居然没被他弄醒,趴在他背上沉沉的睡着,大概是真的累得狠了。

现在是凌晨一两点左右,天边疏星点点,皓月当空。叶修回忆着来时的路,慢悠悠地往粟田口部屋走。

昏暗的长廊下,叶修看见前面有一个黑色的高挑身影向自己走来,走得近了,叶修才看清对方那水蓝色的短发。

“还没睡啊?”叶修放轻了声音。

一期一振有些复杂的看了叶修一眼,金色的瞳孔里有隐藏的感激,“麻烦您了,让我送药研回去吧。”

“欸,不麻烦不麻烦,换来换去一会把人吵醒了。”叶修笑道,“就这样吧。”

他们一起回到了粟田口部屋,短刀们大都睡了,只有五虎退抱着一只小老虎担忧的坐在门口,看见他们来了,眼睛立刻亮了,哒哒哒地跑过来。

他小心地凑上前去看了看药研的脸色,“药研哥好了......?”他捂着嘴,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声音都带了哭腔,“真是太好了......”他看向叶修,眼睛里闪着泪光,冲着他深深鞠了一躬,“谢谢主人!”

一期一振闻言看向五虎退,露出微微吃惊的神色,“退?”

叶修则是差点呛了一下。主人?

这是什么羞耻的称呼?

难道是前任审神者的情趣?

“你还是直接叫审神者大人吧。”主人什么的,尺度有点大,出生在法治社会的叶修还真有点接受不来。

没想到一听他这么说五虎退的眼泪立刻就下来了,“您不愿意接受退的效忠吗?”

效忠?

叶修隐隐想起来了,之前五虎退是叫他审神者大人的,现在变成了主人,其间意味不言而喻。

而他现在还让五虎退叫他审神者大人,某种程度上来说,相当于是拒绝了对方的效忠。也难怪小孩哭了。

想到这里,叶修的心里蓦然柔软了一下,“我没说不愿意啊。”他很想揉揉少年的额发,但他背着药研,腾不出手来。

五虎退泪眼朦胧地抬头看他。

“想叫就叫吧。我接受了。”

短刀少年愣了一会,紧接着便露出惊喜的神情,重重的点了点头,“嗯!”

“行了,你们都回去睡吧。”叶修把药研交给五虎退,他现在急于从这里脱身,好赶紧去泡碗面填饱肚子,“我先走了。”

五虎退冲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就带着药研进屋去了。但是一期一振还直挺挺地站在原地,琥珀色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他。

叶修有点无语。“你还有事?”

“我还没有向您道歉。”太刀青年轻声说,脸上的表情很认真,“为我之前无礼的态度。是我之前不够信任您,非常抱歉。”

“你之前是挺无礼的。”叶修故意板着脸cos韩文清,“不过你的道歉我接受了,记得继续保持这个状态。”

一期一振轻笑一声。

叶修开了个玩笑就转身离去,走了几步,他又听到背后传来远远一期一振清亮的声音。隔着不远的距离,太刀青年的声音听起来带着点如释重负的轻松。

“晚安,主上。”

叶修顿了顿,唇角扬起一个弧度,他没回答,只是挥了挥手。

 

TBC.

本来说这章让清光光怒刷存在感的,又得到下一章了,作为初始刀他的戏份加起来还不如被被一章多(捂脸)

还有别看这文写了七章,老叶在本丸还不到两天呢...

喜欢的话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呀~

评论(100)
热度(603)

© 沉迷微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