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六)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不知道有没有cp向,如果有就是叶all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苏叶苏叶苏叶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山姥切国广第一次来万屋就被审神者吩咐自由行动了,他快速走到一楼的资源区,清点好数目就立刻付钱,丝毫不带讨价还价的。之后的御守,御札,加速符之类的也是如此,所以等山姥切国广买完东西出门时,才过了五分钟。

然后就站在门口巴巴的等着。

周围还有许多刀剑男士们在谈笑风生。山姥切国广不想加入他们,他知道自己是暗堕刀,和他们不一样。虽然他的暗堕程度不高,但和同类们站在一起,一眼就能分辨出来。他周围的刀剑们仿佛是察觉到了这一点,都心照不宣地与他保持着距离。

金发打刀注意到了这一点,内心还有些感谢这种无人上来搭话的局面,碧色的眼睛时不时有些焦躁的看向万屋门口。

怎么还没好?

但有时天不遂人愿,他刚刚还在庆幸没人找他聊天,下一刻就有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走到他面前热情地打招呼。

“嗨!”

这显然是位还年轻的女审神者,个子小小的,还不到他肩膀。

山姥切国广僵了一瞬,不知如何回答,最终只是点头,“你好。”

女孩很开心,“你在等你的审神者吗?我见你站在这好久了。”

山姥切点头。

“哈哈哈,可能是在挑化妆品哦?我家清光一见化妆品也是走不动道啦。”

“......哦。”

“嘿嘿,我见你的床单好像和其他的山姥切国广的床单不太一样呀,是自己画的吗?”

床单?山姥切诧异的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床单,一看立马一个头两个大,洁白的床单上不知什么时候被人画了个大大的南瓜,有眼睛有嘴的,嘴里还叼着根烟。

想想都知道是谁画的。

“烟画的挺不错。”女孩真心称赞。

山姥切国广干巴巴地道谢。

“不用谢......哎呀,我家切国出来了,先走啦!”女孩眼神亮了一下,冲他挥挥手,快步走向刚从万屋出来的另一振山姥切国广。

那振金发打刀的眼神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下,瞳孔一缩,显然是发现了他的暗堕刀身份。接着快步走向自己的主上,一边焦急地上下打量着她,一边带着她走出山姥切国广的视线范围。

“喂,你没事吧?”

女孩不明所以,“没事啊。怎么啦?”

“没事......以后等我的时候别去找别的刀剑说话了。你笑什么?”

“嘿嘿嘿,切国你吃醋就直说呀,我以后不找就是了~”

“......我没有!”

山姥切国广听着那对审神者和刀剑的声音渐渐远去,有点茫然地站在原地。

原来一振正常的山姥切国广是这样的啊。会很体贴,话有点少,还会有点别扭,有点傲娇。

他和审神者也会像这样相处吗?

大概......不会吧。

正出神的时候,有人走到他身边,手里提着个装得满满的袋子,“等久了吧?”

山姥切国广回过头,正对上叶修黝黑的眼睛,摇了摇头。

叶修的声音很柔和,用没提袋子的那只手摸了摸他的头,像是在安慰一只迷路的小狗,“我们回去吧。”

金发打刀看着他,头一次没有率先移开目光,眼神渐渐亮了起来。

“嗯。”

 

叶修知道,那一刻自己心软了。

当山姥切国广转头看见他的时候,碧色的眼睛里还有残余的羡慕和忧伤,让他的眼神显得分外黯淡。

这时叶修突然无法再把他当做一个不相关的人或物来看待,尤其是知道了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能随意地牵动他的心神的时候。

于是才有了那样亲昵的举动。

啊,不管怎么说,至少现在他还是顶着审神者这个名号的。其余的事情,三个月后再说吧。

 

回到本丸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叶修推开大门,惊讶地看到有不少刀剑都围坐在走廊旁抬头专注地望着天空。大都是短刀们,中间还混了三日月一个老年人。

“看什么呢?”叶修放下手里提的包,甩了甩酸痛的胳膊,随意问道。

他没指望会有人回答他,但三日月转头冲他笑了下,声音轻柔,说到“星星。”

“哦。”叶修一走神听成了兴欣,心下不免涌上一阵怅然,但他很快调整过来,也仰头看了看,也没多少啊?有什么好看的?干嘛一个个都是一副被大自然洗礼的陶醉表情?

果然世界观不同就是无法交流。

叶修向山姥切国广叮嘱了几句,让他叫几位刀剑付丧神帮忙把资源搬到仓库里就可以去休息了,金发打刀微微点了点头,转身而去。

叶修伸了个懒腰,正准备去房间里煮两包泡面慰劳一下疲惫的身心。这时,一个穿着黑色军装的蓝发青年向他走来,透过走廊里淡淡的灯光叶修能看见他脸上严肃的神情,“审神者大人,药研已经醒了,您是不是可以兑现下午的承诺了?”

叶修想了一会才记起他的名字,一期一振。下午的会议上叶修曾询问过本丸里有没有急需治疗的刀剑,这位粟田口的兄长大人散会后找过他,提到了他的弟弟药研藤四郎。

当时叶修灵力消耗过度,怕自己负担不来,中途断掉灵力反而会给刀剑造成什么伤害,于是便委婉地提出把这件事拖到了晚上。

没想到一期一振居然这么在意,自己刚回来就找了上来,估计是一直在门口等着。想到这儿,饶是以叶修的脸皮,也不免有些过意不去,当下便答应了。

“成啊,走吧。”

一期一振的面色缓和了一些,快步走到他前面带路。

他们穿过长长的游廊,叶修随意地找着话题,“他醒了多久了?”

“一个小时二十三分钟。”

叶修一顿,诡异地有一种面对着张新杰的错觉。

“不好意思啊,我在路上耽搁了一会,回来晚了。”

一期一振的身子微微一颤,转头定定的看着他。

“怎么了?”叶修疑惑。

“回来晚了......这样就一笔带过了吗?”太刀青年轻声说着,神情里有一丝责备和哀伤,“难道手入这种事情,您都看作是可以玩笑的吗?”

叶修哑口无言,觉得全都是槽不知从何吐起,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何况确实是自己理亏在先,最终只能从善如流地认命,“这次是我疏忽了,以后一定注意。”

一期一振没理他,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叶修在心里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往好的方面想,一期一振这样理所当然地严格要求他,是不是也代表着,对他有那么一丝的期待?

 

药研藤四郎的伤比叶修想得还要严重,还是少年模样的短刀侧躺着,脸对着门口,看到审神者随着一期一振进来,平静的眼神终于出现了波动。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叶修。

清醒的时候他曾听过五虎退向自己描述过这位审神者,他能看出浅金色头发的男孩话中流露出的对新审神者的好感。因此药研对这位这位审神者还是蛮好奇的。

第一印象是,还算可靠。

审神者进来后,先是随意地向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十分直接地提出给他进行手入。

一期一振十分贴心的帮着审神者把药研带到手入室,然后就耐心地在门边等了,至少他对审神者的灵力水平还是有信心的。不过过了一会,药研听到门外传来的说话声,似乎是乱把一期一振叫走了。

现在这里就他们两个了。

药研有些紧张地瞥了审神者一眼,男人从进来起就一直认真地摆弄着那些许久不曾用过,放在地上落灰的手入工具,低垂着眼,看也不看他一眼。

药研等了大概有一分钟,地板很凉,刺激他的伤口发痛,禁不住轻轻低吟了一声。

男人显然是听见了,立即拿着手入工具向他走来,坐在他旁边,表情有些琢磨不透,“很痛?”

药研咬着嘴唇,“还好。”

他其实在刚刚就有了些不好的猜测。也许是五虎退识人不清,这个审神者可能并不是他想的那样......单纯。在一期一振还没有来到本丸的那段的时间里,是药研一个人几乎扛起了前任审神者对粟田口短刀们的恶意,所以他对人类的这方面了解的比其他短刀们多。

比如说,有些人会刻意把疼痛作为提高乐趣的一种方式。

那么这位审神者......药研抬头看向他,眼神暗了下去,下唇被自己咬出了血。

审神者拿着手入工具,眼神在工具上转了转,又在药研的身上转了转,最终还是露出了为难的表情。男人诚恳地看着他,手上还举着一只打粉棒。

“不好意思啊,这个......我还真琢磨不出来,能教下我怎么用吗?”

......

药研藤四郎觉得,自己对这位审神者产生的还算可靠的第一印象,可能是要彻底颠覆了。
TBC.

大家可能会觉得这章的老叶有点弱势,毕竟他现在还是一个连新手村都没出就被派去神之领域打副本的人啊~

用不了多久他就能肆无忌惮的嘲讽全本丸了(捂脸)

喜欢的话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呀~

评论(72)
热度(606)

© 沉迷宏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