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五)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不知道有没有cp向,如果有就是叶all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苏叶苏叶苏叶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本章实力控场:山姥切国广

按照狐之助的说法,一般每个本丸内都有直通万屋的传送阵,方便审神者们日常的采购。

“欸,那不是挺好的吗?”叶修还挺满意,觉得自从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空间后,终于能有点让他满意的东西了。

可是有一般就有特殊,比如说,叶修这个本丸就没有。

据说是被刀剑们破坏了。

啊。

叶修双手插兜在前面慢悠悠地生无可恋地走着,按照他这个速度,到达万屋还有......嗯,两个多小时。

他转头看了一眼低着头远远缀在他身后的,永远与他保持五米以上距离的山姥切国广,有点无奈。

“你累了吗?”叶修问。

山姥切国广抬头看他一眼,微微摇了摇头,又把头低下去。

“那干嘛走这么慢?”叶修故意逗他。

这下山姥切国广不理他了。

“欸,我说你走前面好不好?我不认路啊,一会儿走错了怎么办?”叶修极为不要脸,明明面前只有一条路可走,非说怕自己带错了路,让金发打刀走在前面。

山姥切国广犹豫了一下,反正不并排走一起就行,前面后面无所谓吧?

于是就加快了步伐,超过了叶修。

很快他就后悔了这个决定。

他作为刀剑付丧神,五感极为灵敏,自然是能感觉到叶修的目光时不时轻飘飘地落在自己身上,并不是刻意的注视,只是无意识地扫过,却让他十分不自在,整个后背仿佛快要灼烧起来,连步伐都有点僵硬。

他已经很久没被人这么注视过了,平淡的、不带感情的。

走了一段路,他习惯了叶修的注视,那人的目光默然无声,像是仅仅在看一把普普通通的刀剑,或者是一位还不算熟的点头之交,放在正常人那,根本不会让人产生任何压力,甚至还会有人觉得有些疏离。

但这样的目光,让山姥切国广感到一阵莫名的安心。

叶修完全不知道前面那位刀剑内心复杂的想法。在他看来,走在一条空空的路上,面前就有一个人,看他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反应吗?

“快到了吗?”叶修伸了个懒腰,问道。

“不知道。”山姥切国广摇头。

叶修惊讶,“你原来没有来过吗?”说完他就反应了过来,怎么可能没来过,只不过不用走路罢了。

他叹了一口气,决定明天就叫人来把本丸的传送阵修好。

山姥切国广看他没有追问的意思,松了一口气。其实他确实没有来过,前任审神者是不会把非稀有刀剑带出门给人看的。这是他第一次来万屋。

沉默的走了一会儿,叶修突然问他,“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山姥切国广脱口而出,“没有。”说完心里又有点别扭,他话本来就不多,长久以来前审神者对他的冷处理更是加重了他原本阴郁的性格,导致他现在不习惯接受和索取,只会拒绝。

但叶修......不一样。

如果可以,他想试着慢慢的,勉为其难的......接受这位新任审神者,至少他看起来还算......姑且可以接受。

只是试试看。

可是那句“没有”已经习惯性的出口,山姥切国广一阵失落,绞尽脑汁想着有什么补救的办法。

他还真没什么想要的......

叶修倒是没什么别的反应,若无其事地点点头道,“好。”

山姥切国广更加失落了。在他看来对方现在显然是已经不打算考虑给他买东西了。

没想到叶修摸了摸下巴,从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撕开包装含住,含糊不清地说,“那我就随便看着给你买啦。”

前面的金发打刀似乎顿了顿脚步,沉默了一下,“哦”了一声。

叶修没觉得哪里不对,走了一阵,才猛然发现了状况,转而大惊失色,“山姥切国广,你为什么在飘花?”

叶修作为一个没有接受过时之政府培训,十分钟的新手指导还一个字都没听进去的新人审神者,自然是想不起“樱吹雪”这个概念的。

山姥切国广茫然地转过头看他,脸上的表情十分无辜,“啊。”

叶修却急了,上前一步就抓住他的手腕,将人转了一圈仔细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常啊?这花从哪飘出来的?

他低头问金发打刀,“你哪里难受吗?”

不料山姥切国广在他的注视下居然微微红了脸,小声回答,“不难受。”

“真不难受?”叶修还是一副不放心的样子。

山姥切国广不知如何回答,以他的脸皮,肯定是不好意思向叶修解释樱吹雪的,解释了叶修肯定能猜出事情的原委,不过不解释,让审神者这么担心他也不太好......

青年握着他的手腕的温度很温暖,还有耳边传来的与平常相比较快的语速,都让他在这一刻无比清晰的认识到,自己是被好好关心,好好爱护的。

叶修吓了一跳,把飘到脸上的花瓣摘下来,有些无语。这怎么还越飘越猛了?

看叶修怀疑的目光还在自己的脸上不停打转,山姥切国广脸上的红色又深了一层,“真的没事。这是......每个刀剑付丧神都会有的正常现象。”

叶修看他确实也不像有事的样子,便收回了手,开玩笑般说道,“这还是第一次听见你说这么多话。”

山姥切国广沉默了一会,轻声问,“你为什么要把我这种仿品带出来给人看?”

说到底,这还是他最在意的问题。之前一直问不出口,现在看着审神者黝黑的带着笑意的眼睛,这个问题就自然而然的在嘴边了,连他自己都有些惊讶。

叶修自然不懂他心里那些小九九,只觉得自己和这帮岛国的小妖精们三观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根本无法正常交流,于是十分耿直地回答,“出来买东西就是买东西,说什么给人看?”

山姥切国广惊讶的看他一眼,嗯了一声又低下头。

原来是不在意这些啊。他有些低落,樱吹雪都小了一点。

“而且,这年头不管什么人都可以光明正大地出来遛弯,你又不是不会走路,又没有长得天怨人愤,干嘛不带你?......呸呸呸!”

叶修连忙闪到一边躲开突然变得像下暴风雪似的飘飞的花瓣,又赶紧吐掉飘进嘴里的,狼狈地擦了擦唇角。

山姥切国广红着脸一脸担忧地想靠近他,被叶修摆手拒绝了,“拜托,离我远一点。”

金发打刀一脸受伤,张了张嘴没说话,默默的走到前面了。

叶修可能......大概猜到这个花瓣是怎么回事了。

他的目光在前面的山姥切国广上若有所思地绕了一圈,在心里腹诽着,如果真的是他想的那样,那这孩子也......太好哄了点。

 

到了万屋,人远比叶修想的多得多,光是门口就站的满满的,有不少刀剑男士们提着大包小包耐心等在门口,有熟悉的聚成一小堆在聊天,想来是各自的审神者还在里面买买买。

这种久违的温馨和平的气氛让叶修想起了现世。想当初还在兴欣网吧的时候,每逢这种采购的日子,他也是这种在门口拎包的。

招呼山姥切国广进去后,叶修把带来的钱一半都给了他。为了补偿无缘无故把叶修传送过来的错误,时之政府给他拨了一大笔钱,所以这方面他是不愁的。

“我花不了这么多的......”山姥切国广有点为难,其实他是一点都花不了。

“就是那些平常的本丸都会用的东西啊,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你懂得比我多,看着买就行。”叶修很有耐心的解释,“那我们待会就在门口见吧。”

金发打刀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

他第一次来人这么多的地方,有些无所适从,只想待在叶修身边随便转转就好了。但是审神者好像更想自己逛,如果带着他的话,会觉得很麻烦吧。

那就算了。

叶修交代完就利落的转身走了,万屋人这么多,不一会山姥切国广就看不到对方的身影了。

金发打刀在原地无措的站了一会,才朝着一个相反的方向走去。

 

叶修到一楼转了转,发现都是一些加速符,御守之类的东西,这些山姥切应该都会买的,他便不再看了,转身上了楼。

二楼才是卖现世的一些东西,放眼望去几乎全是审神者。叶修随便抓了几包泡面,在与本丸的刀剑们的关系还没有缓和时,他还不是期望会有人给自己做饭了。

转了转,又买了一点日常的洗漱品之类的,因为他不挑,所以很快就买全了。转到服装区,装了几件衬衫和外套,他基本就没什么要买的了。

苏沐橙原来吐槽过他买衣服的态度,从来都是淘宝销量第一的那几件,拿出去分分钟能撞上一大片,感觉像是末日片里男主,衣服从来都是一个款式。所以在熟悉了他的风格之后,叶修的衣服以后就都是苏沐橙挑了。

苏沐橙毕竟是女孩,眼光挑剔相比叶修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选的衣服从来都是最合适叶修本人的,显帅。

想起这些小事,叶修不禁笑了笑,脸上的神色柔和下来。

他正准备下楼,眼神无意间扫到而二楼角落,天花板上挂着的牌子写着,“游戏区”。

!!!

能打荣耀吗?能打荣耀吗!

到了一看,他立刻就拉下脸来。

游戏倒是游戏,没唬人。只不过......

他的目光扫过那一排排的一叶之秋,一枪穿云,夜雨声烦,大漠孤烟,王不留行......的手办。

居然还见了一个君莫笑的,花花绿绿,摆在边边上,估计是商家嫌弃他长得不霸气,不拉风。

唉......他叹了口气,下楼了。

耽误了这么一会儿,山姥切应该是早就到了。

 TBC.

逛个万屋而已,我怎么还没写完...

终于让账号卡们露脸了,但他们在番外里才有戏份(捂脸)

喜欢的话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呀~

评论(73)
热度(559)

© 沉迷宏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