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四)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不知道有没有cp向,如果有就是叶all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苏叶苏叶苏叶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浪了一个学期,期末居然没挂,开心到飞起

加更加更加更!

大厅一楼有一张长桌,叶修坐在主座,刀剑付丧神们分坐两侧。气氛称得上沉闷。

待人差不多来齐后,最后进来的烛台切光忠轻手轻脚的关上门,走到右边的第一个座位坐下,左边第一位是初始刀加州清光,这会儿正心不在焉的低头端详着什么,没有丝毫为叶修分担压力的自觉。

加州清光旁边的大和守安定见长桌旁一片寂静,轻轻怼了怼他,他这才抬起头来,冲叶修扬起一个可爱的笑容,“主上,本丸里所有可以自由行动的刀剑们都在这里了哟。您可以开始了。”

叶修微笑,“好的。”

他的目光慢悠悠的从每一位刀剑付丧神身上扫过,仔细地打量着。这时,不管是对这位新的审神者持何种态度的刀剑,都在此时不自觉的紧张和戒备起来。

在座的总共十三振刀剑,叶修看了有三分多钟,这才收回目光,在他收回目光的时候,他听到座位上有不知是谁发出的小声的放松下来的叹气声,垂下的眼里带着点笑意,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

“欸,各位别那么紧张嘛,我在现世只是个网吧里打游戏的,没干过什么惊世骇俗的大事,来到这里是纯属意外啊。”

“其实呢,今天叫你们来开个会就是打算在一开始就告诉你们这一点的。”

“你们那些搞阴谋论的,有被害妄想症的,把心思都收一收。毕竟我在这个本丸当审神者的时间......”

他话还没说完,门外突然一阵骚动,接着便是一声尖叫,“走开!”

卧槽我刚说完就分分钟来了个打脸的?!

长桌右边的一个粉色长发的青年脸色一变站了起来,“小夜!”接着连声招呼都没打便匆匆走了出去。叶修一脸茫然,想着是应该出了什么不好的事,也站起来对着刀剑们说了句你们先聊便跟着出去了。

出门只见一个蓝发小男孩正抱着头蹲在地上,锋利的骨刺正一点点突破他的身体,原本应该是尾椎骨的地方正慢慢长长,看上去像是要长出一条尾巴来。浓厚的黑气环绕在他的周围,将男孩整个吞噬。

周围围了一圈刀剑们,关心的想要上前看看情况,但都被男孩从黑雾里大力甩过来的带着倒刺的尾巴所硬生生地阻挡,束手无策。

叶修也挤进围观人群里,呆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一旁一个恰好站在他身边的淡紫色短发的青年猛然转头咄咄逼人地看向他,“小夜这是完全暗堕了!您好歹是审神者大人,难道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吗?!”

“完全暗堕?”叶修愣了愣。他确实是审神者没错,但实际上连个业余的都算不上啊?

说话之间,刚刚那个粉色长发的青年已经慢慢地,试探性的走向黑雾中心的少年,轻轻呼唤着,“小夜?小夜,你能听到我吗?”

黑雾似乎有逐渐淡下的趋势,原本失控的男孩似乎随着兄长安抚性的呼唤慢慢恢复了一丝理智,长满倒刺的粗大尾巴也没再挥向走来的青年。

所有人都不禁松了一口气。

就在宗三左文字快要把手放到男孩肩膀上时,男孩忽然低低的嘶吼一声,一个蓄力跳起向他冲了过来。

宗三左文字离得太近,来不及闪开,只听见围观人群一阵尖叫,被一个完全暗堕失去理智的长着粗大尾巴的浑身是刺的东西扑到,想想最轻的都得在床上躺个两三天。他闭上眼睛,死死的咬住下唇。

等了一会,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降临。宗三左文字缓缓睁开眼,在看清眼前的人时瞳孔猛然一缩。

挡在他面前的,是审神者。

 

 

叶修冲出来完全是本能反应,在迈脚的瞬间就后悔了。

不对啊哥为什么要管这一堆破事!我不是个业余的吗?干嘛要这么敬业?!

业余的都算不上好吗!

冲出来总不能退回去,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他一把抓住粉色长发青年的手臂把他扯到自己身后,一手迅速调动起身体内的灵力聚集在指尖,直直的探进了那一团黑雾。

叶修感觉到男孩身上的锋利的骨刺刺进了自己的指尖,十指连心,疼得紧皱着眉头,灵力的释放却半点也没减弱。

僵持了一会,男孩四周环绕的黑雾开始慢慢散去,叶修抽回手,男孩倒在地上沉沉的昏睡过去,暗堕的状况已经不那么明显了。

总算结束了......叶修舒了一口气,突然一阵头重脚轻,原地晃了晃,这时,有人从他背后扶住了他的肩膀。

“您没事吧?”

叶修听出来这是刚刚那个怼他的淡紫色短发的刀剑付丧神的声音,也听出了这声音里实在的关心,不禁微微弯了弯嘴角,顺从的闭上眼缓了一会,“没事。”

他抬起手看了看,心塞的看到指尖上一排排的小孔还在流血,但已经不太疼了,动了动手指,还是一如既往的灵活,不禁松了一口气。看来把伤口养好了就没事了。

这次还算幸运,要是换了个暗堕得更加严重的刀剑付丧神来,估计这双手就直接废在这儿了。想到这里,他的面色严肃起来。

“有谁知道,为什么他的暗堕情况会突然加重?”

围观的刀剑们沉默了一会,一个低低的声音响了起来。

“审神者大人,这件事......是我的错。”

叶修闻声看去,是一个小孩模样的刀剑付丧神,脚上那是......木屐?

“小夜本来这几天都好好的待在房间里照顾江雪左文字殿,今天出来的时候我恰好碰见他......我就告诉他本丸来了新的审神者......”男孩抬起头怯怯地看了叶修一眼,见他没有什么反应才继续说了下去,“我没想到他的反应会那么激烈,后来他回去的时候,应该是又发现了宗三殿下不在,所以就以为......”

叶修一阵头疼,“好了,我知道了。”从男孩欲言又止的表情来看,叶修大概也能猜到,小夜惧怕的,审神者会对宗三左文字做的事是什么了。

这个逻辑他也是服气的。

绕来绕去,问题还出在他身上了?

叶修强忍着一声叹息,冲着男孩温和的点点头,“不怪你,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吧。”他环顾了一下周围的人群,说道,“大家先散了吧。我先回去把会议开完,再来处理这件事情。”

看围观人群还是没有散去的意思,而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叶修也懒得劝阻他们,直接转身走向大厅。

自然,他也就没有看到宗三左文字投向他的晦涩不明的眼神。

 

叶修一打开门,就看见长桌两旁的刀剑们正襟危坐,看到他出现全都齐齐地转头望了过来,动作整齐划一,让叶修想起军训走分列式。加州清光更是动作夸张地冲他挥了挥手,“主上,外面发生什么事啦?需要我们帮忙吗?”

......拜托,不想让我知道你们偷看,演戏也要演得自然一点好吗?真当我是傻子?

叶修慢悠悠的走到主座坐下,缓缓抬眼看向打刀少年,“外面发生什么事,还需要我来告诉你?自己不会看?”

加州清光被他略冲的口气弄得一怔,转而眉头微蹙,眼底强烈的不悦一闪而过,面上却仍是一派阳光,歪着头笑道,“主上生气啦?”看叶修不回答,又微微撅起嘴露出委屈的神情,“切,主上可真没意思。”

“清光。”旁边的大和守安定轻声警告。

叶修将加州清光刚刚的神情变化看在眼里,不禁失笑。果然还是小孩子,情绪都不知如何掩饰好,“我没生气。”

他在脑海里理了理思路,清清嗓子说道,“大家注意一下,从明天开始,所有工作全部恢复正常。我大概估计了一下我的灵力,每天治愈三个刀剑付丧神是可以的。现在,我需要一个人帮忙作一个本丸里所有刀剑受伤的情况的表格,顺序由重到轻,以后每天的手入就按照这个顺序来。”

“所以,你们谁想尝试一下?”

叶修环视长桌两边,一个铁灰色头发的青年站起来,猩红的目光直直的看向他。

“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上的命令,无论什么我都会为您完成。”

“那就麻烦了。晚上的时候,整理好送到我房间吧。”叶修挺满意,看来这里还是有思维正常的刀剑的嘛。

他完全没注意到因为他的这句话,底下有不少刀剑们心有灵犀的交换了一个眼神。

“对了,我再顺便问一句。本丸里有急需要治疗的刀剑吗?如果有,待会会议结束的时候记得告诉我一下。”

“下一项,我下午要去那个什么......去买点日用品。有谁想一起去吗?或者是有什么想买的吗?”

这下长桌旁彻底陷入一片沉默,没人回应他。

叶修也没觉得尴尬,随意地结束这个话题,“那就山姥切国广吧。”

底下坐着的金发青年猛然抬头看他,碧色的眸子里写满了不可置信。他向叶修投来抗拒的目光,叶修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最后一项,也是最重要的一项,”叶修扫过在场的刀剑们,“为接下来的生活着想,我想在一开始就告诉你们。”

“我对暗堕不暗堕什么的不在意,你们要是喜欢现在这个状态就这么着,要是不喜欢就说出来,我可以帮你们恢复原来的样子。”

“这不属于审神者的义务,所以我既然做了,就是有条件的。”

“我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能互相尊重,我不会去找你们麻烦,前提是麻烦不会找上我。”

叶修看了一眼下面神色各异的刀剑,叼起一支烟,含糊不清地低笑了一声。

“好歹是活过千年的刀剑们,如果连这种事都承受不来的话,那还是一个个回炉重造吧。”

TBC.

叶神:等等我好像忘了什么...

老叶嘲讽模式全开,大家不要觉得他冷酷不讲理啊,他只是不要脸(划掉)

喜欢的话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呀~

评论(56)
热度(538)

© 沉迷宏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