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三)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不知道有没有cp向,如果有就是叶all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苏叶苏叶苏叶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啊我叶真是太好了,我要吹爆他!



叶修收回手,靠在树上靠了一会才缓过来,这个工作量委实太大了些。

听到脚步声他抬起头,一个一身黑衣服的,带着一只眼罩的高大男子正向他走来。男人走到他跟前,彬彬有礼的低头,一手按在胸前,“我名烛台切光忠,是伊达政宗公使用过的刀。在此代表本丸的刀剑们,感谢您刚才对本丸的净化,审神者大人。”

“用不着,应该的。”叶修摆了摆手,注意到了烛台切光忠并未像加州清光那样称他为主上,而是像狐之助那样称他为审神者大人。是有意的还是无心之过?叶修也懒得去揣摩,这些刀剑们怎么在心里编排他都无所谓了,反正待够三个月他就回去打荣耀,在此之前他只要按部就班做好审神者该做的事,大家好聚好散,井水不犯河水就行。

理想很美好,不过,还是让这些刀剑们尽早知道他的想法吧,事先让他们明白自己所处的处境,以后相处起来也会方便许多吧。

毕竟是不能长久的事情,就别有所期待了。

叶修想了想,对黑衣男子点了点头,“烛台切光忠,麻烦你召集一下这里还能自由行动的刀剑们,二十分钟后在大厅一楼集合。”

新上任的审神者召集刀剑们是很正常的行为,烛台切光忠并未多想,领命而去。

“真是揽了个麻烦差事啊......”叶修感叹着,伸了个懒腰,向大厅的方向走去,准备等待即将到来的刀剑们。

刚走了几步,他就背地上的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定睛一看,是一只小小的虎斑猫,扒住他的脚小声嘶吼着,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

这个本丸还有刀剑养猫?叶修一阵新奇,蹲下身来随手揪了一根狗尾巴草,向这个毛茸茸的小东西递过去。小猫大概是从来没见过狗尾巴草,脊背上的毛发平伏下去,瞪大眼睛看了一会,叶修在它鼻子下晃了晃草叶,它抽了抽鼻子就扑了过来。但叶修是什么人,荣耀教科书的手速可不是说着玩的,迅速抽回手,小猫理所当然地扑了个空,抬起爪子看了看空空的草地,毛茸茸的脸上露出茫然的神情。

“哈哈哈哈!”叶修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小猫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气势汹汹地又朝着他扑了过来,叶修还穿着国家队的队服,一个没注意就被咬住了袖子,挣了挣,也没有挣开。

“差不多就行了啊你。”叶修警告。

小猫没理他,死命晃着脑袋,居然撕扯下一块布料来,叼在嘴里洋洋得意地冲他嘶吼示威着。

叶修:......好了好了我认输。

“小虎,快、快住手!”这时,一个略带哭腔的声音响起,叶修看去,只见一旁的树丛边站着一个穿着黑色军装的纤瘦男孩,正焦急地泪眼汪汪的看着这边,像是因为害怕而不敢过来。

叶修打量他一下,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男孩露在外面的两条细细白白的腿。倒不是有什么旖旎的心思,只不过现在本丸里是秋天,少年你......不冷的吗?

男孩在他的目光下明显地瑟缩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问,“审神者大人,小虎它真的不是故意的,可以把小虎还给我吗......?”

叶修沉默着。

小男孩看着快哭出来了,“我,我可以帮您把衣服补好的......”

叶修诚恳地问,“你为什么要叫它小虎?”

“欸......欸?”男孩受了惊吓般后退一步,低头对手指小声嗫嚅,“因为小虎......是老虎啊。”

哦。

叶修默默看了看只比自己一只手掌长一点的小东西。老虎?

小虎丝毫没有配合主人的意思,见他看过来又吼了几声。

算了,连会说话的狐狸都有,长得比幼猫还小的老虎也没什么奇怪。

叶修抱起不断挣扎的小虎递给男孩,“给。”

小男孩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接过,“谢、谢谢审神者大人!”他又迟疑了一下,“您的衣服......”

“哦,你有针线吗?这个我自己来就行。”在苏沐橙小的时候,叶修也会帮着补补衣服袜子什么的,刚开始时当然是一团糟,仅限于能缝起来,慢慢的就越缝越好了,手法就是这么练出来的。想起过去,他脸上的神色不禁柔和了几分。

而且,不管实际年龄有多大,对于这么一个外表长得小孩子的刀剑付丧神,他还真说不出让对方帮着补衣服这种事来。

只是没想到对方却惶恐地一个劲的摇头拒绝了,“这种事就不麻烦您了......请交给我、我来就好了!”

“我都说了不麻烦了啊。”叶修莫名其妙。补个衣服而已,有什么好争的?

“呜......您,您是嫌退补得不好么?”自称退的男孩抬头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里又楚楚可怜地汪上了一层水汽,大有一种叶修不把衣服交给他他就当场哭出来的架势。

叶修惊得呆了一下。一件队服而已,不至于吧?

最终还是一脸懵逼地把国家队队服脱下来交给他了。

男孩一拿到衣服立刻露出了明媚的笑颜,把衣服抱在怀里冲着叶修深深地鞠了一躬,说话也不结巴了,“谢谢您,审神者大人!您真的是一位非常好的审神者!”

……不是,补衣服的好像是你吧,谢我干什么?还有,我到底好在哪里了?你倒是说说看,我也很好奇!

叶修一脸懵地目送着男孩转身走去,这才想起来一件事,“等下,你叫什么?”

男孩转过头来,冲他大大方方的笑了笑,看上去完全没有之前向他要衣服的怯懦,“审神者大人,我是五虎退,您一定要记住我的名字哦。”

“我记住了。”叶修点了点头,“你好,退。”

五虎退面上像是浮现出一丝惊讶,很快便消失了,笑着回应他。

“嗯!”

 

走出叶修的视线,男孩的脸上瞬间褪去了笑意,他走到粟田口刀剑们的部屋前,敲了敲门,“我回来了。”

开门的是乱藤四郎,看到五虎退怀里的衣物,他的眼神亮了一下,“快进来吧。”

房间里,药研藤四郎正躺在地板上,闭着眼睛,胸前和后背都有大片的凝结的血块,只能侧躺着。听见动静他颤了颤眼睫,那双美丽的深紫的眼眸却没有睁开。

五虎退静静地在他身边坐下,轻声问着一旁的乱,“药研哥是不是伤势又恶化了?”

乱点了点头。

“换绷带了吗?”

“我已经换过了。”

他又问,“一期哥呢?”

“被叫去审神者那开会了。”

五虎退低下头,手攥成拳放在大腿上,没有再问下去。

沉默了一会,房间里渐渐响起了哽咽声。

“退!”乱惊讶又心疼的看着暗堕后一向表现的分外坚强的五虎退,“别哭,会吵到药研哥的。”他拍了拍五虎退,轻声安慰着。

“呜......”五虎退紧紧咬住下唇,哭声还是从紧咬的唇间漏出些许,他把脸埋进怀中的那件衣服里,嗅着那股清新的烟草味道,并不浓烈,带着审神者身上的暖意,心里莫名地就慢慢平静下来。

“乱,”五虎退从衣物中抬起头来,“你知道一期哥他们为什么会需要审神者的衣服吗?”

乱想了想,“好像是三日月大人要的吧。说是从这种细节能看出新来的审神者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五虎退低下头,“这样啊......”他凝视着那件国家队队服,上面绣着他看不懂的字符,胸前还有一个数字一,是第一的意思吗?

明明是一件很普通的衣服,被那个人穿在身上,却有种说不出的帅气呢......他想着。

他其实从叶修和烛台切说话起就一直都在旁边悄悄看着,自然也看到了叶修用狗尾巴草逗弄小老虎的场景。

黑发男人蹲在地上,故意用狗尾巴草毛茸茸的前端扫过小老虎的鼻子,看它抽着粉色的鼻子打喷嚏,恶劣的笑出声,却又小心的让尖锐的草茎避开小虎稚嫩的嘴唇,温柔地控制着力道。

这时阳光透过樱花树的枝丫照下,斑斑驳驳的落在他英俊的侧脸,还有那只拿着狗尾巴草的修长白净、骨节分明的手上。

仿佛救赎。

评论(49)
热度(570)

© 沉迷宏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