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凤】嘿我的小可爱(八)

这是完结篇


文不对题系列

最近才入坑,第一次产墨凤的粮,求轻拍

花吐症+穿越设定,说白了就是一个墨鸦宠小凤,宠完小凤宠大凤的故事(捂脸)

ooc预警



白凤感到有某种不知名的力量拉扯着自己的身体,像是要把他撕碎般,与此同时,他的身体正变得越来越轻,轻得仿佛要随风散去一样。

他倒在地上,明明能清楚地听见周围的声响,却好像觉得自己聋了一般。不然他这么大一个人,落地时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看不见,自己的身体正一点点透明起来。

白凤翕动着唇,鲜血从他的嘴角流出,一股股淌在地上,又逐渐消散为虚无,一丝痕迹也不留。

青年像是意识到什么,瞳孔痛苦地挣扎着紧缩了一下。

他在这个世界停留的时间已经够多了,到了该回去的时候了。

可他在这段日子里都做了什么呢?像个占有欲强的小孩一样,与少年时的自己争着那人的关注,除了得到这短暂又不真实的温柔之外,好像什么也没有。

没有改变最终的结局,自己的花吐症也没有治好,甚至还差点又让对方受了伤。

他可真是有史以来最失败的时空穿越者了。

但是,至少要让那人知道......!

等一下,再等一下!

青年的眼神充满了惶急和绝望,他眼前的世界已经模糊成一片,看不清男人的表情,却还用力地盯着他的脸。他还有许多话没对墨鸦说,可好像已经来不及了。

比如我很想你。

又比如,我喜欢你。

或者......你能不能亲我一下?这样,我的病就好了。

他还有许多事想要告诉少年时的自己,提醒他以后别那么懵懂又傻乎乎的,看不清自己的心意,最终反而害了自己最想保护的人。

可是他没有时间了......

白凤用尽全力想要发出声音,可喉咙里漏出的不过是沙哑含混的气音,很快又被晚风吹散。

他急得快要掉眼泪了,这时一只冰凉的手轻轻盖上了他的眼睛。

“不用说了,”墨鸦轻声说,“我知道。”

白凤抖了一下。

这些时日白凤这么明显的表达,再看不出来,墨鸦就是瞎了。尤其是现在,看着对方雾蒙蒙的双眸明明看不清,却还是死死的盯着自己的方向,脸上流露出绝望,依赖和眷恋的神情,墨鸦更是无比确认了白凤的心思。

这个傻小子是真的心悦他。

心脏仿佛被藤蔓缠绕,蔓延过细细密密的疼痛,但在某个隐秘的地方,他知道他是欢喜的。

一片令人安心的黑暗中,白凤感觉到男人缓缓俯身,吻上了他的唇,极尽温柔的辗转厮磨。他看不见男人的脸,但能感觉到他的专注。

他蓦然瞪大了眼睛,颤了颤眼睫,滚下两行泪水,心里乱的很,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就是想哭。

在身影消散的前一秒,他感觉到墨鸦带着手套的修长手指抚过他的脸颊,拭去他的泪水。

“会再见面的。”

 

 

仿佛大梦初醒。

再次睁开眼时,窗外已经是红霞满天了,橘红的霞光照在积雪上,正是一个冬日的黄昏,屋子里生着火,因此十分温暖。

白凤猛然坐起身,过去的阴影造成的窒息感围绕着他,他大口喘着气,平复着激烈的心跳。

墨鸦呢?

这是......哪里?现在是什么时代了?

白凤环视着四周,注意到自己正在一间木屋里,身下是柔软的被褥,透过窗沿,能看见覆着白雪的远山与天边的斜阳。

这样和平的景色对他这样刀尖舔血的人来说,实在是美好的有些虚幻了。

不过,怎么感觉有点眼熟?白凤想了想,这不是新郑城郊外的那片山林吗?墨鸦和他以前经常来这里,他的大部分课程也是在这里完成的。

等一下。白凤猛然间察觉到了不对。他在心里默念,墨鸦墨鸦墨鸦墨鸦......

喉咙不痛了!没有花瓣了!

虽然早就知道墨鸦是解决自己花吐症的关键,但在真正确定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涨红了脸。

白凤平复了一下心跳,站起身打量起房间内的摆设,看能不能推测出现在所处的时代,如果是那件事发生之前,他还来得及赶去将军府送姬无夜一程。

不知道年少的自己表现如何了......

他的目光扫过房间,发现这里其实很不对。

墙边的黑色长靴他是十分熟悉的,因为那是墨鸦常常穿的,仔细一看整个房间,窗台上有乌鸦散落的黑色羽毛,而白凤知道虽说自己能号令百鸟,但这百鸟里是不包括乌鸦的。

他惴惴不安地想,也许墨鸦也住在这里。

难道是墨鸦在新郑郊区建了一所小木屋,来方便他训练?但他并不记得有这回事。

再看床上放着的白色大氅,洁白厚实,领口处有一圈柔软的白羽,很符合他的审美,显然是这个时代的白凤的,白凤可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会享受,他拿起来在自己身上比了比,发现刚刚好,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微妙的神情。

难道说这个时代的白凤跟自己差不多大?可这时候,墨鸦应该已经......

白凤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会的,他的东西都还在这里,他也会在这里的。

即便如此,心间的不安却久久不散,白凤苍白的指尖无意识的攥紧了白色的大氅。

这时,木门发出吱呀的响声,黑发的英俊男人提着一只兔子推开了门,一阵冷风随之钻了进来,男人转身将门带上。

“墨鸦......?”白凤愣愣的盯着男人看,一瞬间连呼吸都忘了。

这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已经长开的的墨鸦。

个子又高了,褪去了几分白凤记忆里的妖孽,多了几分沉稳,原本锋利如刀削的面庞更加英俊逼人,穿着黑色滚着银色云纹的长袍,外套着黑色的大氅,眼部周围的妆容卸去了,但眼尾的紫色暗纹还留着,头发也长长了,用缎带束在了脑后。

墨鸦走到他身边,拿起床上的大氅披在他身上,柔和又带着慵懒的语气唤醒了白凤的记忆,“冷吗?”

白凤还是愣愣的,“不冷。”

住在一起,还用这种语气关心他。所以这是......修成正果了?

墨鸦挑了挑炉子里的火,抬头瞥他一眼,“傻了你?”

白凤一瞬间清醒了,意识到墨鸦可能是把自己当成这个时代的白凤了,心里酸溜溜的,但没打算隐瞒实情,“我不是白凤。”

墨鸦看着他,挑了挑眉。

白凤立马改口,“我是说,我不是这个时代的白凤。”

墨鸦走过来,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没发烧啊?”

“不是的!”白凤急了,绞尽脑汁想着怎么解释,“这里本来应该还有一个白凤的,那个才是你的白凤......”

该死,他为什么要向暗恋对象解释自己不是他喜欢的那个人!

他有些嫉妒,为什么他无论到哪个时代,那里的白凤总是能和墨鸦好好的在一起?

他向这个墨鸦解释了一遍自己的经历,看着对方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这些我都知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白凤瞪大眼睛。

“很久以前你告诉过我的,”墨鸦看着他,“那时就像你说的,有两个白凤。而现在只有一个。”

“你是说,这个时代的白凤死了?”白凤不可置信。

墨鸦扶额叹了口气,“你就是这个时代的白凤。”

绕来绕去又绕回来了!白凤刚想反驳,还没开口,头部就传来一阵剧痛。

墨鸦刚刚的一句话仿佛打开了什么开关,他的记忆被强制改写,被填补的正是他在这些年与墨鸦的记忆。兵变,弄玉,姬无夜,流沙......

一切的发展好像都是最初的走向,但又有些不一样。自始至终,墨鸦都一直与他在一起,直到现在。

白凤睁开眼,墨鸦正站在他身边,手掌安抚性的抚摸着他的头发,墨色的瞳孔难得认真地与他对视着。

“你已经改变了很多,白凤。当年如果你不来,我不会有所期待。”

白凤愣了愣,接着便反应过来,拽下墨鸦黑色大氅的领子,狠狠地吻上了那双唇,听见男人无奈又纵容的笑。

接吻到一半,白凤突然分开,恶狠狠地问,“你肯定是早就对我心怀不轨了,是不是?”

“是是是。”墨鸦笑。

“就是一直憋着不说,是不是?”

“是。”

“然后花吐症的时候在一旁看我笑话!是不是?”

“是......哦,这个不是。”

白凤一把抓起白色大氅甩了墨鸦一脸。


“会再见面的。”

至此,无论是未来还是过去,每一个时代的白凤的身边,都有墨鸦陪着了。



完结了!

感谢一直看到这儿的小伙伴们,谢谢你们的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也谢谢你们无时不刻的催更,不然我肯定是写不到这儿的啦~

下一个墨凤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见!

最后

白凤:墨鸦,你为什么长大了要束发?

墨鸦:因为作者蠢,觉得咱们两一个发型有点单调。

评论(33)
热度(141)

© 沉迷微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