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凤】嘿我的小可爱(七下)

最近一直在忙期末的各种事,三周多没更过了,我的锅......说好的今天更,有点晚了,赶了一天的飞机大巴高铁和公交,终于到家了。

谢谢还记得这篇文的小伙伴们,你们都是天使!


文不对题系列

最近才入坑,第一次产墨凤的粮,求轻拍

花吐症+穿越设定,说白了就是一个墨鸦宠小凤,宠完小凤宠大凤的故事(捂脸)

ooc预警



白衣少年单脚稳稳地站在高扬的檐角处,夜风拂过他颊侧的头发,少年清秀的脸上有几分不耐。

烧个屋子怎么这么慢......

白凤等得有些心神不宁,准备索性跃下屋顶,去墨鸦先前进入的主室看看情况。

脚尖一个用力,白凤身形微转,正准备以自己无比熟练的姿势跃起,突然脚下一空,一道暗门打开,他瞬间失去了借力点,向下坠去。白凤迅速反应过来,在半空中调整了姿势,双手撑着地板落地。

少年沉着脸打量着周围。这次是他失算了,没想到这常家的机关竟然覆盖范围如此之广,连室外都有,猝不及防就中了招。

大门在他进来后“砰”地一声自动关上,与此同时,原本寂静的房间响起了齿轮转动运作的声音,在一地的鲜血和死尸中听起来尤为诡异。

地板一阵微颤,白凤瞳孔一缩,凭着直觉就向屋顶飞去,就在他刚刚离地的一瞬间,方才站过的地方已是一排排闪着寒光的银刺。

白凤背后冷汗出了一层,轻飘飘地落在房梁上,还未站稳,一排利刃又刺破了木头冒了出来,他看得头皮发麻,除了房梁又无处可落,只能是在前面运着轻功尽量不沾地的跑,后面的银刺突突突地紧咬着他的脚步。

白凤这时毕竟还是少年,这场单纯的追逐战到一半他就烦了,借着前冲的姿势在空中一扭身,脚尖在柱子上一踩,落在了对面窗子的窗沿上,房梁上没有了受力点,银刺停在他跳开的地方,攻势戛然而止。

这下总该结束了吧......白凤微微松了一口气。

远不止如此。

银刺破开的木质房梁上腾起阵阵黑色的浓雾,白凤警觉地后退了一步,只听得耳边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刺耳的尖锐鸣叫,他强忍着捂住耳朵的欲望,眼睛一眨不眨的盯住冒着黑雾的房梁。

黑色浓雾向他慢慢簇拥过来,离得近了,白凤这才看清,那并不是什么黑色的浓雾,而是一群群密密麻麻的,小的出奇的红蝙蝠幼崽!

各种想法在他的脑海中飞旋而过,待理清这座小楼的玄机是,他只能暗道一声好算计。用银刺将幼生的红蝙蝠封存在房梁之中,待有人闯入时,首先会遭到银刺的攻击。银刺一旦现形,就会释放出封存其下的红蝙蝠,一石二鸟,一举两得,很难不会中招。

墨鸦还在主室,他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少年一扬手,落下纷纷扬扬的白羽。洁白的羽毛看似柔软,却暗含着劲气,扫过之处倒下一片片的红蝙蝠来。

可惜白凤到底还是经验不足,只顾得了前面的,却忘了照顾身后,一只红蝙蝠避开了他的羽刃,悄无声息地绕至他的身后。白凤只觉得后颈一痛,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一幕,恰好被刚刚放火烧了主室,匆忙赶来成年白凤撞见。

 

白衣青年眯了眯眼,站在门外看着,丝毫没有要去帮忙的意思。红蝙蝠的毒素因为宿主再次被咬而消除,但白凤的记忆却还没有恢复完全。比如现在这一段,他就完全没有印象,再往深处想,脑子里就一阵钝痛。

也许这时静观其变才是最好的办法。不管怎么说,少年肯定是能够躲过这一劫的,不然哪来的现在的自己?

所以,当成群的红蝙蝠聚集着将少年包围起来时,白凤理所当然地没有出手营救。

他也有些好奇,自己这时都发生了些什么。

只是,当越来越多的红蝙蝠破梁而出,整个房间里都是黑压压的一片时,白凤有些不淡定了。

说不准自己回到过去的目的就是在这时候救过去的自己一命呢?要是少年死在这里,毫无疑问,白凤也会随之消亡。

留给他思考的时间不多,白凤当机立断,一道白影如闪电般划开漆黑的蝙蝠群,向着正中的少年冲去。

白凤看着那道攻击就要向昏迷的少年打去,身侧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

墨鸦!

那一刻,白凤的脑袋又痛了起来。眼前的画面也模糊起来,原本流畅的脚步一滞,差点从半空摔下去。

为什么这种紧急的时候......!

他用力咬住下唇,努力睁大眼睛想要保持清醒,眼前的画面晃动着,他的脑海里正凭空多出来一段陌生的记忆,各种信息交糅整合。

熟悉的体温,眼尾的暗纹,飞扬的白羽。

白凤痛苦的皱起眉,“不......”

墨鸦没有心思顾及这边,墨色的影子飞快的超过了他,向着被团团黑雾围绕的少年。

 

 

白凤想起来了。

红蝙蝠的毒性干扰了他的记忆,再次见到同样的场景,曾经那段被封存的记忆仿佛打开了闸门的洪水般汹涌而来。这时少年时的白凤本不应该昏迷的,他当时清醒的见证了墨鸦为了救自己而不顾一切冲过来的场景,但这段记忆被毒性所模糊了,所以之后的他并没有印象。

想起当年,墨发黑衣的男人向自己冲过来时脸上难得的焦急的神情,少年心里无端一动,眸中闪过些许错愕。

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人露出这份神态。

他这样,让少年觉得,自己也是被好好在乎,好好保护的。

那他就更不能拖后腿了。

指尖微动,纷纷扬扬的白羽倾泻而落,白衣少年的身影在夜色中快过了疾风,留下道道残影。墨鸦眼底闪过一丝惊讶,接着勾起了唇角。以他的能力怎会看不出少年看似流畅自如的动作里其实带着点点生涩和慌乱,显然是还不熟练。

白凤一个脚步踏错,原地微晃了一下。这时一片黑羽晃晃悠悠飘到他脚下,少年不服气的轻哼一声,一个借力飞上高空,抬头就看见那人暗含戏谑的眼神,刚才的失态仿佛是白凤看错了一样。

“还不错。”墨鸦表扬。

“还不错?”白凤不满的噘嘴。分明是很棒!

墨鸦仿佛是能听懂的他的心声似的,无奈的轻笑一声,“很棒。”

少年没看他,只觉得刚才可能是有点勉强,不然现在为什么会觉得心跳加速。

当然,因为红蝙蝠毒素的缘故,这些事情在他的记忆里都已经模糊了。

直到现在,才又变得重新清晰起来。

 

 

原本这次任务算是有惊无险,两个人都没有受伤。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

这里多出了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于是整个历史进程都改变了。

这里本该是和上一次一样的结局。同样的事件,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人物,没有道理结局会不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多出来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他的存在改变了原本的结局。

白凤了解自己,以自己当时的实力,是可以躲开那道攻击的。而现在,白凤受伤昏迷,到后来自然就无法自救。

那么,受伤的人就变成谁了呢?这个问题根本想都不用想。

墨鸦。

想通了整个过程不过一瞬,却让青年如坠冰窖。

如果自己回到过去的结果不过是再给心上人添一道伤疤,那他还不如不回去。

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说还有谁能让这段历史恢复正轨,那只能是白凤自己。

只要让那道攻击落在自己身上,这一切就正常了。白凤不知道如果自己受伤对少年时的自己有什么影响,就算有,他也不在意了。

反正自始至终,他们不过是一个人,心里念的,也不过是一个人罢了。

 

要快过墨鸦的速度,白凤唯一的底牌就是凤舞六幻。说来嘲讽,他日后的成名招数,竟无一不取自那人。可惜世人只知白凤凰的鼎鼎大名,却不知这名声后近乎绝望的代价。

白凤微牵嘴角,只是怎么看都带着一丝苦涩。

这次,他终于能问心无愧对那人说,你能飞多快,我就能飞多快了。

生死相随,不过如此。

 

凤舞六幻。

青年白色的衣角在空中翻飞,身影交错间抖落片片白羽。墨鸦身为轻功高手,在他的眼里似乎时间的流逝都比旁人慢上许多,但这一刻,他只感觉到有一股熟悉的气息以一种缓慢而又不容超越的优势,追上了自己,接着超了过去。

还要再快一些!白凤的眼角被自己带起的风吹得带着一丝微红,速度却没有半分减慢。仿佛是一眨眼都不到的时间,他已经挡在了少年的身前。

红蝙蝠群触发了小楼内的机关,箭矢穿胸而过。

白凤原地晃了晃,站稳了。

不得不说,这个场景,还真是熟悉。




上次说什么还有一更就完结了的,都是骗人的,我自己都不信。

这篇文是HE,大家别被这次的结尾骗到哦,蠢作者只是想凑个快三千字赶紧发出来~

明天完结大吉!

 

 


评论(16)
热度(77)

© 沉迷微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