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二)

期末考试期间,入了刀男的坑......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不知道有没有cp向,如果有就是叶all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苏叶苏叶苏叶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山姥切国广确实是哭了一路。

他很害怕,很害怕。

对于刀剑来说,最怕的并不是在战场上折断,而是失去尊严。想起那些阴暗的过往,山姥切国广紧了紧手指。前任审神者有时也会这样,把他打横抱起来送去浴室,却一直在他耳边恶意地呢喃着。

想看他双目失神着哭泣的样子,想看他在身下婉转承欢的样子,想看你被所有刀剑围观着崩溃着呻吟的样子。山姥切,你也就这点用处了吧?果然是仿品啊。

不......他无助的流泪着摇头。

这时,有人轻轻握住了他冰凉的指尖。山姥切国广一抖,猛然抬头。

黑发青年低头看着他,英俊的脸上有一点......无奈?

对了,这是新的审神者。不是原来那个。

那是不是就代表,他可以稍稍的信任一下这个人了?

 

叶修心很累。

他想让对方把床单脱下,清洗一下身上的痕迹,但青年紧紧地拽着床单的一角不松开,叶修也不好意思直接扒。

于是他轻轻握住青年的指尖,温声安抚,“我保证,什么都不做,没事的。”

青年慢慢抬起头来,警惕的望着他,像一只受伤的野兽。

那样充满伤痛的戒备的眼神让叶修心里微微一颤,于是他放轻了语气,问道,“现在我想帮你洗个澡,很快的,好吗?”

“洗澡?”青年迷茫的眨眨眼。

叶修欣慰的点头,再次重复,“我真的什么都不会做的,我喜欢女人,你别害怕。”

“喜欢女人?”青年低声重复。

“对啊,”叶修不要脸的搬出方锐的口头禅,“真的,不信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青年真的仔细地看了看他的眼睛,然后缓缓地点点头。

叶修在心里长舒一口气。果然第一步要先表明性取向啊。

他伸出一只手放水,试了试水温,觉得可以后,就转头看着青年。青年抬头回视着他,没有其他动作。

“呃,洗澡不能披床单。”叶修迷之尴尬。他怎么觉得自己像个逼迫良家妇女的恶棍?

没想到,青年眼神躲闪了一下,就乖乖地除去了身上的床单。叶修有些惊讶,弯腰抱起赤裸的青年轻柔地放进浴桶里。

“我就在门外,有需要就叫我。”叶修冲他点点头,干脆的转身离开,顺手带上了门,留下山姥切国广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

啊......金发的付丧神闭了闭眼,缓缓坐下,只露一张微红的脸。

 

叶修尽职尽责的洗着青年的床单,实在搞不懂这人什么癖好。又不是万圣节,扮什么鬼?

话说这白床单也太单调点了吧......叶修心里一动,想着要是有笔就给他画个南瓜上去。这样想着,不自觉的就笑出了声。

突然,他感到一道不寻常的目光,与此同时背后传来一阵凉意。叶修凭着直觉迅速闪向一边,还是被迎面而来的刀锋削断了一小截发丝。他皱了皱眉,看向来人。

这是一个扎着小辫的少年,鲜红的瞳孔正气势汹汹的瞪着他。

“你把山姥切怎么样了?”

“哈?”山姥切?谁啊?

叶修猛然意识到而山姥切很可能就是刚刚那个金发青年,于是指了指旁边的浴室,“在洗澡。”

没想到少年眼中恨意更胜,“......你怎么敢!”接着二话不说就提刀冲了过来。

我靠!

叶修慌忙躲闪,但他的动作当然快不过刀剑付丧神,眼看着对方一刀劈下,本能地闭上眼伸手格挡。

...... 没有感受到预料之中的疼痛,叶修慢慢地睁开眼。一睁眼他就吓了一跳。

他竟然一手抓住了少年的刀锋。

空、空手接白刃?!叶修懵了,他什么时候觉醒了这种技能?

回过神来叶修吓得立刻松了手。卧槽哥还要打荣耀的啊!

奇怪的是,他的手一如往常般白净修长,骨节突出,只是上面闪烁着淡蓝色的灵力,包裹住整个手掌。

少年亦惊了一下,接着眼眸便沉了下来。叶修见他一副一言不合又要开打的架势,急忙举起手申辩,“我什么都没做。”

少年的刀锋停在了他的脖颈处。

“真的,不信你去问你那位同伴啊,”叶修真诚的眨眼,“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少年看上去犹豫了一下。恰在这时,金发青年在房间里敲了敲门,“床单给我。”

“你那个床单太脏了,我已经洗了。”叶修答道。

门内陷入了沉默。

“喂喂,”叶修无奈,“麻烦你,向你这位同伴证明一下,我真的没有对你做什么,好吗?”

“没有床单,不出去。”青年坚定的表达立场。

......你们岛国的小妖精真会玩。

就在叶修想着怎样才能让这位听话从浴室里出来时,门外的少年突然迟疑着开口问道,“山姥切,你身上的暗堕气息......好像淡了一点?”

山姥切“嗯”了一声。

少年转头看着叶修,“是你?”

叶修承认,“我在水里输送了些灵力。”然后立刻补充,“除了这个,我真的什么也没做。”

少年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唇边突然浮现出一丝笑意,原本阴沉的眼神也变得灵动起来。

“呵,”少年侧过头低笑一声,又迅速转过头来换上一副正经的表情,“我是加州清光,作为时之政府指定的您的初始刀,请主上原谅我刚才失礼的行为。清光不过是想试探一下主上的实力罢了,没有别的意思哦。”

“哟,你好啊,清光。”叶修还记得少年冲过来时眼中浓烈的杀意,也看出了加州清光现在不过是随口撒的谎,却没有揭穿,而是随意地打了个招呼,“我叫叶修,很高兴认识你......你那是什么表情?”

加州清光古怪的看着他,“主上,审神者是不可以告诉刀剑们自己的名字的。”

叶修沉默。“啊,是这样吗?”

叫你不看新手攻略!现在新手村都出不了了!

“是这样的哦。”加州清光俏皮的笑了笑,但是怎么看都带着一股不怀好意的邪恶,“不过主上不用担心,清光会为您保密的。”他说着,并起两指在樱色的薄唇上轻轻划过,勾起一个天真可爱的过分的笑容。

叶修在心里叹了口气,为自己接下来三个月的生活默哀一把。

“那就麻烦你了。”

今天的叶领队依旧心很累,很想回国家队。

 

 

抛下那两个莫名其妙的刀剑付丧神,叶修下到了一楼。

大厅里如果不看灰尘和鲜血的话姑且还算得上整齐,只是有些阴森森的,很像某些恐怖片里的场景。叶修小心的避开地板上暗红的痕迹,推开门,走到庭院正中的那棵樱花树下,这是整个本丸的灵力中心,现在已是暗堕气息最重的地方。

叶修回忆着狐之助教给他的步骤,闭上眼,把灵力汇聚在指尖,轻轻贴上了腐朽的树干。

幽蓝的光芒绽放在他的指尖,渐渐融入了树干,消除着暗堕的气息。因为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叶修没有留手,最大限度的释放着灵力。他闭着眼看不见,但能感觉到有不知从何处来的微风吹过脸庞,吹散那股血腥气,拂过他的额发,带着莫名的温暖的,新生的气息。

但是......还不够。

叶修微微皱了皱眉,继续释放着灵力,寻找那个最契合的点。

他的动静这么大,自然引起了本丸里刀剑们的注意。

烛台切光忠站在窗边,向外瞥了一眼,猩红的眼底浮现出一丝惊讶。

“这可真是吓到鹤了。”暗堕后的鹤丸国永一袭墨衣倚在门框上,眨了眨眼,专注的看着本丸的变化。天边的乌云慢慢染上鲜红,一轮夕阳浮现在地平线上,高大的樱花树上结出了花骨朵,在夕阳的暖光中泛着橘红,空中掠过几只归巢的燕雀。接着,夕阳以意想不到的速度沉没,刹那间本丸被黑沉的夜色吞噬,无边的繁星如水银碎屑般浮现在空中,原本寂静的草丛里响起了蛙鸣。

还没有结束。本丸的温度渐渐降了下来,刀剑们呼出的气息凝结成了温暖的白气,五虎退打了个冷颤,向一期一振身边缩了缩,一期一振摸了摸他的脑袋,转头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凝成的飞雪。

“这人搞什么......!”和泉守兼定低声抱怨一句,目光中却有着浓厚的兴趣。

雪霁初晴,冰雪渐渐消融,汇成一条奔流的小溪,流入樱花树下的水池。气温回升,天边亮了起来,天空浅蓝澄净,吹来的清风里带着凉意,却并不会让人觉得冷,色彩斑驳的枫叶从枝头飘飘悠悠的坠下,落入清澈寒凉的池水中。

至此,本丸的变化缓缓停了下来。

这是一个晴朗的,秋日的早晨。

评论(31)
热度(529)

© 沉迷微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