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神者叶不修的暗黑本丸(一)

期末考试期间,入了刀男的坑......

本文为全职高手&刀剑乱舞的混合同人,但全职里只有叶神出场,其他人在正文里没有戏份,单纯冲着全职来的可以戳出了哦

不知道有没有cp向,如果有就是叶all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苏叶苏叶苏叶

时间线为世邀赛前

 

 

 

“哥可是职业选手,你以为呢?”

荣耀教科书轻笑一声,接着娴熟的从衣兜里掏出一盒烟和打火机,正准备点上,突然眼前一阵眩晕,视野迅速地暗下去。

难道是老天都不许哥抽烟?不能够啊。

叶修昏睡了不知多久,唯一的感觉是周围安静的出奇。他迷迷蒙蒙的想这群人真是太不上道了,领队晕倒了都不给送个医院,还想不想拿世邀赛冠军了?

四周安静的环境被打破,有个声音正在他耳边喊,还有个毛茸茸的东西不停地轻推着他的脸。

“审神者大人,请醒一醒!”

“唔......”叶修慢慢睁开眼,看见眼前是个白色的小狐狸,额头上有着精致的红色斑纹,毛茸茸的脸上带着焦急的神情,嘴巴一张一合地说着话。

......卧槽?

说好的建国之后不许成精呢?!

那只小狐狸见他醒来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叶修撑起上半身坐起来,迅速向后挪了一段距离,警惕的看着他,问道,“你是谁?”

小狐狸瞬间瞪大了眼睛,“审神者大人,您不认识我吗?”

叶修摇头,“不认识,这是哪?”

“您之前没有接受过时之政府的培训吗?”

“时之政府是什么?天朝的附属国?”叶修好奇问。

“天朝?”对方一脸茫然。

“啊,你不是在天朝成的精啊,”叶修眨眨眼,“对了,你刚刚说的那个什么婶婶者是什么?”

“是审神者......”,小狐狸一副崩溃得快哭出来的表情,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冷静下来,“请您稍等片刻,我们的系统可能出了一点问题。”

叶修倒是大度的摆摆手,“我猜也是,故障排查完了就快点让我回去。哥还有比赛要打呢。”

小狐狸严肃地冲他点点头,不知从哪掏出一个厚厚的本子认真负责的翻着。叶修看着狐狸白色的爪子翻过书页,还没有丝毫笨拙,不禁感到一阵新奇。

小狐狸翻了好一阵才面色凝重地抬起头来,“很抱歉,这件事的确是我们的失误。本来应该传送另一位过来的,结果负责传送的人员搞错了坐标。”

“那就尽早把我送回去吧。”叶修打了个哈欠。不知道他昏睡了多久,要是让队友们担心就不好了。

“这个......”没想到小狐狸却露出了为难的神情,“因为这个本丸传送阵的开启是有条件限制的,三个月才能开启一次,所以......”

三个月?!

叶修差点呛住,“你的意思是,三个月后我才能回去?”

三个月后,世邀赛都要结束了好吗!

小狐狸抬起头愧疚的看了他一眼,动作很小的点点头,又低下头不说话了。

叶修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三个月没有荣耀的日子对他来说,比自杀还难受。

“非、非常抱歉!”小狐狸带着哭腔说道,“我们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失误!您要是气不过,可以把我送去总部拆解......”

“拆解了,你就不存在了?”叶修低头看他。

“是,是的。”小狐狸颤声说。

叶修幽幽一叹,都到这种地步了,他还能说什么?

“有烟么?”

“......啊?”

“我说,我想抽烟,有烟吗?”叶修咂了咂嘴,又望了望房间内整洁温馨的摆设,犹豫了一下,第一次一天内连续两次叹气。

“实在不行的话,棒棒糖也成。”

 

小狐狸,不,应该是狐之助,花了一些时间来向叶修解释关于时之政府,审神者以及刀剑付丧神的设定。叶修起初躺在床上含着棒棒糖,时不时装作懂了的样子含糊的应几声,时不时走个神想想比赛的事,听到后来,脑子里就只剩荣耀了。

真不是故意的,他倒不是不能接受这个世界的设定,只是相比之下,现世明显更需要他。

不过来都来了,短时间也回不去,还是去看看吧。叶修勉强打起精神,狐之助的指导已经快要结束了。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狐之助严肃的看着他,“您即将接手的这个本丸,和其他的本丸有些不一样,它是一个暗黑本丸。”

“暗黑本丸?”

“没错,这种本丸的形成一般是因为前主的某些做法引起的,比如说,不给重伤的刀剑手入等。具体的狐之助也不是很了解,等您看见后就知道了。”

“啊,好。”叶修点点头,他其实一点都不想去看啊。这种把连新手村都没出的人拉去神之领域的竞技场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狐之助显然对他的配合十分感动,“那么,现在就由狐之助来带审神者大人去测试一下灵力吧!”小狐狸从桌上一跃而下,带着叶修走进一个较大的房间。叶修一眼就看见了房间正中央的一个粗大的柱子,大理石光滑的表面闪烁着点点蓝光。

“请审神者大人把手放上去!”

叶修伸出一只手,轻轻贴在了柱子冰凉的表面。深蓝色的光芒大盛,从他的手的位置蔓延到整个柱身,直至渐渐照亮了原本黑暗的房间。

“这样就行了吧?”叶修收回手,低头问趴在他肩头的狐之助。

狐之助一脸震惊的看着柱子,半晌没回神,“我就任以来从来没见过这么强大的灵力.......”他的目光猛然移到叶修脸上,“审神者大人,您是天生的审神者啊!”

“唔,是吗?”叶修不甚在意,“可能是我游戏打得好吧。”

狐之助没去在意他跳跃的思维,几乎要喜极而泣了,“太好了,这样暗黑本丸的刀剑们也无法伤害到您了......”

“等下,”叶修突然觉得不对,“我去那个暗黑本丸,是要和他们打架的吗?”

“也不是,”狐之助歪了歪头,“只是以防万一.....吧?”

叶修眼神死的看他一眼。这个Flag立得太明显了吧?

 

叶修离得远远的就感受到了那座本丸的戾气,心下一阵不妙。狐之助还趴在他肩上絮絮叨叨的说着各种注意事项,也不知道是真的不在意还是心大。

叶修推开那扇腐朽的木门,寂静的庭院响起突兀的“吱呀——”一声,入目的景象萧条而凄凉,庭院正中高大的樱花树早已枯萎,旁边原本清澈的湖水接近干涸,还飘散着不祥的红色。外界晴朗的天空在这个本丸里也阴阴沉沉的,叶修轻轻吸了一口气,浑浊的空气让他忍不住咳嗽起来。

这地方真的能住人吗?

“那么,狐之助的指导过程就到这里哟,”狐之助轻灵地从叶修的肩上跳下,冲他摆摆尾巴,“我会去总部询问一下审神者这种情况的解决方法,会尽快让您回去的。”

“多谢。”

“那么,祝审神者大人工作顺利了,有问题的话可以召唤我或者查询审神者手册哦!”小狐狸说完这句话,身影就开始慢慢消散。

“审神者......”叶修轻声念着,最后怀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翻开了狐之助给他的那本小册子,“唔,审神者手册。第一步,先选择一把初始刀?”

他四下环顾,庭院里空无一人,寂静的可怕。

哪里有可选择的初始刀啊?

叶修叹了口气,走向庭院中央的那所房子,礼貌的敲了敲门,“有人么?”

门内静悄悄的,叶修耐心的等了一会见没人回答,便一只手搭上门把准备推开门,这时,里面响起了一个沙哑的声音,“出去。”

叶修:......你们岛国的小妖精真会玩。

有人刚才问你你怎么不说话啊!非要怼我一下才开心吗?

门已经打开了一条缝,叶修正准备默默合上,就被扑面而来的血腥气味惊得呆了几秒,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一把推开门冲了进去。

满地狼藉。碎裂的玻璃,鲜血,皱巴巴的白色床单,扬起的灰尘,还有蜷缩着躺在墙角的一个赤裸的金发人影。

看来刚刚那句话便是他说的了。

叶修小心的走了过去,发现那个人影正在轻轻颤抖着。原本白净的身体上有青青紫紫的痕迹,耀眼的金发蒙上了灰尘,大腿之间有已经干涸的白色浊迹和血迹。

......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大龄处男叶修被这波冲击吓得不轻。

那人突然痛苦的缩紧了身子,“给......给我......”

“什么?”叶修茫然。

青年的目光扫过他身后的地板,碧色的瞳孔氤氲着隐忍、乞求和屈辱。

叶修转头看去,有了灵感,“你是想要床单?”

青年没说话,叶修当他默认了,于是捡起了床单抖了抖,递给青年。他正好奇这个人要床单干什么,就见青年接过,二话不说就披在了身上,把自己裹得紧紧的。

等等,那上面还有灰尘和血啊!

虽然你也差不多就是了......

叶修在心里叹了口气,蹲下身来凑近,放柔了语气。

“我叫叶修,现在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你叫什么?”

青年起初见他靠近惊慌的向后缩,见他没有恶意稍稍放松下来,但一听到叶修问了他的名字,周身的气场又立刻低沉下来。

“反正是仿品......名字什么的,没有人在乎......”青年轻声说,声音里有不正常的嘶哑。

哈?叶修眨眼,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吧,不想说就不说吧。”他的目光又扫过青年的身体,尽量委婉地说道,“我先带你去清洗一下吧。”

青年无意识的重复,“清洗?”

“有什么不对吗?”叶修歪头。

青年低下头,“果然,像我这样污浊的刀......谁都不会愿意碰......”

等等少年你又自顾自地脑补了什么啊!叶修一阵头疼,也懒得解释,弯下腰一手环过青年的膝弯,一手轻柔的搭上他的背,一个用力在青年的惊叫中将他横抱了起来。

但叶修没想到青年这么不配合,在他的怀中扭来扭去的不停地挣扎着,“放我......放我下来......!”

叶修叹了口气,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背,“没事的,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青年听不进他温柔的劝说,越发用力的挣扎起来,害得叶修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叶修想不通为什么刚刚毫无生气的人突然间迸发出这么大力量,当下也没有办法,只能尽量安抚。

青年知道自己挣脱不了这个人,便慢慢停下了挣扎。叶修刚松了一口气,走到二楼的洗漱台边低头一看,怀中的青年不知什么时候已满脸泪水,那对漂亮的碧色眼睛还在不断涌出透明的液体。

......又怎么了!

这个人哭起来都没有声音的吗?!等等他不是哭了一路吧?

我有那么可怕么?

叶修心很累,想回国家队。

 

评论(61)
热度(750)

© 沉迷宏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