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凤】嘿我的小可爱(七上)

文不对题系列

最近才入坑,第一次产墨凤的粮,求轻拍

花吐症+穿越设定,说白了就是一个墨鸦宠小凤,宠完小凤宠大凤的故事(捂脸)

ooc预警

晚上应该还有一更,先把写了的放出来,不然怕不是要被打hhh


主室内光线昏暗,四面窗户用帷幕牢牢遮盖,透不进一点月光,唯有桌前一只蜡烛幽幽地燃烧着。建筑风格和室内的物品的摆放让墨鸦感到一种违和感,但又说不出具体在哪里。

他身为“百鸟”的首席杀手,自然是见过许多黑暗之景象。但要说匪夷所思的,这里还是第一个。

经过多年训练的耳朵早已拥有敏感的听力,现在,墨鸦并没有在这间主室内听到除自己外的其他呼吸声。

他轻轻走到床边,被子整齐的摊开,中间凸起一小块。墨鸦猛然掀开,同时快速后退。被子下躺着一个蜷缩起来的人形,面容僵硬,看起来已死去多时。看那痛苦狰狞的面容正是常家家主。

墨鸦走上前摆弄着那冰冷僵硬的肢体,让他呈平躺的姿势躺在床上。他没有嗅到有血腥味,掀开那人的衣襟,皮肤完好,并没有伤口。他又俯身看了看死者的唇边,没有中毒的迹象,床边也没有装毒药的碗或者酒杯。

这时,死去的常家家主却突然微微动了动,看上去像是不习惯墨鸦给他摆出的平躺的姿势,想要翻个身。墨鸦瞳孔微微一缩,借着昏暗的烛光,他看见常家家主的腹部滑过一道阴影,接着竟然鼓起了一小块,两道尖利的钩爪刺破肚皮探了出来,一只通身红得发暗的蝙蝠从常家家主的肚子里破体而出。

墨鸦飞速的后退一大截,躲过了蝙蝠尖利的爪子。与此同时,房间内传来木质材料爆裂的声音,墨鸦心下一沉,转头环视房间,只见众多红蝙蝠从厚厚的帷幔下缓缓飞出,以包围之势将他环在中心。

墨鸦看到地上飞溅的木屑,心下已大略有了计较。

想来是这常家家主用空心的木柱将红蝙蝠圈养在其内,虽不知为何故,但大略不是什么好事,结果却偷鸡不成蚀把米,遭到了反噬。

任务已达成,目标是怎么死得不重要,重点是死了就行。墨鸦扫了一眼的逼近的红蝙蝠,指尖倏然燃起一缕火焰。火焰的温度和光亮暂时逼退了红蝙蝠,但很快,又是一片黑压压的围上来。墨鸦抬头一看,头顶都覆着一片,满满当当地充斥着整个天花板。

墨鸦不禁有些无语,这人为什么要把这种东西养在房间里。他抬眼一瞧,发现天花板角落处的红蝙蝠相比其他地方更为密集,像是有一个类似通风口的管道,有意把这些红蝙蝠放进来。指尖火焰突然加大,墨鸦随手从桌上拿了一支写大字用的白狼毫笔,引燃了笔尖和末端,狭长的眸子眯了眯,精准的掷向通风口。

火焰燃起,顿时一片刺耳的尖锐哀鸣。墨鸦见形势稍稍稳定,身形一转飞向出口。他暗舒了一口气,庆幸这次没让白凤那个傻小子跟着进来,不然指不定出什么事。

只是他忘了一点,现在可不止有一个傻小子了。

墨鸦的身影在原地一顿,下一秒便出现在了出口。他还未伸手,门便被人从外面猛然推开,露出一张焦急的面孔。

见他无事,对方稍稍放下心,一把握住墨鸦的手腕,“快走!”

墨鸦愣了一下,被白凤拽着走了几步,回过神来,略带责备地看着他,“我好像说过,让你在大门口等着。”

白凤连头也没回,不理他。

“白凤呢?”他又问。

“不知道!”他闷声回。

墨鸦在心里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得这位不高兴了,总不会是自己的教育方式有问题?

 

青年带他去的地方并不是大门,而是后院。

墨鸦仔细地打量了一下那一排排的马车,转头看向白凤,“你记起来了?”

白凤点点头,“不多。但我来过这里。”

墨鸦奇道,“怎么记起来的?”

白凤冲着马车扬了扬下巴,“车里装的全是红蝙蝠,应该是常家家主从南疆进来的,想来不是什么好生意。这种红蝙蝠的毒液有致幻的作用,可使人记忆错乱,进入幻境,在短时间的麻痹内进入体内将人杀死,唯一的解毒方法就是再被咬上一口。”

墨鸦在心下思量了一番他的话,理出了大致的经过。

看来白凤是第一次来这里时被咬了一口,然后被自己救下,但是红蝙蝠的毒素却起了作用,使得他的部分记忆缺失,现在来到这里才会觉得陌生。

墨鸦一脸谴责的看向白凤,“所以,你刚刚又被咬了一口?”

白凤无辜的看着他,点点头,又补充到,“刚刚是不小心,我也是想起了一部分后才意识到的。”

墨鸦强忍着才没叹气。

这时,白凤又突然紧张起来,拉过他看了看,“你没被咬吧?”

墨鸦摇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织羽披肩,“我去救白凤,你把这里烧了,我们在门口汇合。”说完转身便走。

“喂,”白凤不满的看他,“你就那么肯定我需要你来救?”

墨鸦回头看他,唇角微勾,“我不救你,谁来?”

白凤一愣才意识到对方把他的意思理解错了,还很有可能是故意的,气急败坏刚想开口,墨鸦身形一闪,走了。

即便如此,白凤脸上的红晕还是久久不退。

注:红蝙蝠的梗来源于神探狄仁杰

评论(23)
热度(87)

© 沉迷微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