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凤】嘿我的小可爱(二)

对不起我又晚了...

文不对题系列

最近才入坑,第一次产墨凤的粮,求轻拍

花吐症+穿越设定,说白了就是一个墨鸦宠小凤,宠完小凤宠大凤的故事(捂脸)

ooc预警

 

 

新郑城外的山林里,一黑一白的两道身影相对而立。

“这么说,你是未来的白凤?”墨鸦摸了摸下巴,目光饶有兴趣地在白凤身上转了转,然后仿佛觉得只看正面不够完整,又绕着白凤转了几圈,兀自念叨着,“嗯,还不错...”

白凤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什么不错?”他摸不透墨鸦的心思,即便现在他的年龄已与墨鸦相差无几,但在对方面前,他仿佛一直都是那个从鬼山走出来的年幼男孩,言行举止在他眼里仿佛是白纸上的一滴墨,无处遁形。

“个子啊。”墨鸦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来新上司供应的伙食不错。”

“你这家伙!”白凤稍稍放下心,墨鸦没看出他身上这些年大大小小的伤痛,尤其是当初为了救赤练在肩膀处落下的伤。出于某些原因,他不希望墨鸦知道这道伤疤的缘由。墨鸦的话又在心底转了一圈,白凤细细一想,猛然间意识到了不对,“等等...你怎么知道我离开夜幕了?”

“猜的,”墨鸦戏谑地冲他笑了笑,“不过现在已经确定了。”

该死!又中了他的套了!白凤懊恼地抬头瞪了一眼墨鸦,男人带着一如寻常的轻佻微笑双手抱臂,神情淡然。白凤突然意识到墨鸦从这场对话开始从未露出过不可置信与疑惑的神情,也从来没有问过自己究竟在白凤的未来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我不需要问。”男人平稳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白凤尴尬地发现自己就这么把心中所想说出来了,但还是硬着头皮问,“为什么?”

墨鸦侧头瞥了他一眼,笑容中有几分微妙的意味,“小子,你是改行卖烧饼了吗?”

白凤脸一沉,“你想说什么?”

“你忘了,杀手的宿命,是什么?”墨鸦悠悠问。

答案就在嘴边呼之欲出,白凤张了张嘴,还是闭上了。

为什么这个人就能这么风轻云淡地谈起自己最终的结局?不带遗憾地离开,丝毫不顾被留下的人是怎样的痛彻心扉,支离破碎。悲哀和愤怒从心底缓缓萌芽,白凤攥了攥手指,强压下翻涌的情感。

作为活下来的人,他其实没有资格去愤怒,更没有资格去质问。

只是阴差阳错,上天又把他送回了过去。这一次,无论结果如何,白凤想,他不想再独活了。

是阳世还是幽冥,别再抛下我了。

一只手轻抚上白凤颤抖的肩膀,耳边传来墨鸦低沉的声音,“知道我为什么会猜到我是因你而死吗?”

这个问题扎得白凤心里一痛,他强忍着眼角的酸涩,摇了摇头。

“因为如果我还在你身边的话,你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白凤猛然抬起发红的眼眶看向墨鸦,男人垂着眼,目光淡淡地落在他肩膀,有些复杂,却带着柔和。

这时,他才知道,原来他早就看出来了。

 

 

 

 

 

 

难得有一天的空闲。将军府高高的楼阁上,墨鸦躺在屋顶上,悠闲地把双手垫在脑后,闭着眼睛晒太阳。清风吹来,枝移叶摆,在他白皙的俊脸上投下浅浅的阴影。

突然眼前一暗,有人站到了他身前,但只是静静地站着不说话,垂下眼用目光一寸寸扫过他的身体。墨鸦早就辨认出那熟悉的气息,在心里微微地叹口气,开口时声音依然是慵懒随意的,“往旁边点。” 

“为什么?”头顶传来成年白凤清冷而稳重的声音。

墨鸦连眼都懒得睁,打了个哈欠,“作为杀手,你的为什么太多了。”

对方似乎是怔了怔,沉默了一会,但并没有听他的话,反而是紧挨着他坐了下来。衣物相贴的地方传来墨鸦身上令人安心的温度,白凤眨了眨眼睛,又不着痕迹地向男人身侧缩了缩。

仅仅是这样,他就满足了。

墨鸦几乎要为白凤孩子气的小动作给逗笑了。这凤凰早已翱翔九天无拘无束,怎么还总想着回到他这只乌鸦的羽翼下呢?

罢了,到底是自己带大的孩子。墨鸦摇摇头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被白凤毫不掩饰的目光盯的终于坐起来,伸出一只手轻轻盖住那双漂亮清澈的眸子,“适可而止啊,小子。”

白凤却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来,墨鸦带着黑色手套的手就覆在他的双眼上,修长的指尖轻轻地搭在他的眼角,触感温凉光滑。白凤没打算遏制心里的那股冲动,他微仰起头,像只乖巧的小鸟般蹭了蹭他的手心。

察觉到墨鸦愣了一瞬,没有拒绝也没有其他动作。白凤停了下来,轻轻拉下那人的手,但并不放开,只是松松的握着,说不上是失落还是欣喜。

墨鸦的愣神只有一瞬,很快就恢复成平常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他邪笑着如从前般极为自然的揽过白凤的肩膀,“行啊小子,跟谁学的这一套?”

按他以往的经验,白凤脸皮薄还好面子,这时候肯定是甩脸就走人,然后闹别扭闹个一两天。但此时的情况却不是他想的那样。白凤没有挣脱他的手臂,只是微微偏了偏头。墨鸦觉得自己可能是看错了,白凤一向清冷的没什么表情的脸居然浮起淡淡的红晕。

“墨鸦,”白凤轻轻咬了咬嘴唇,微闭着眼,“我...”

“墨鸦!”这时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他们,“你在做什么?”

啧。

白凤带着薄怒向下看去。只见少年时的自己正站在地上,抬头看着他们,不满与控诉全写在脸上。

 

白凤刚刚结束了在训练堂的任务,正疲惫的往自己和墨鸦住的小屋走。以往,只有墨鸦在出任务实在赶不回来时,才会把他托付给教官教导。白凤讨厌去训练堂,墨鸦似乎也知道这一点,因此尽量自己亲身教导。白凤虽然嘴上仍旧一副高傲的样子,心里却有小小的开心。

但这一切都被那个来路不明的白衣人破坏了!

当白凤走进院门时,入眼就看见墨鸦和白衣男人坐在屋顶上,两人靠的极近,白衣男人的唇快要触到墨鸦的肩膀,脸上还带着一层欲语还休的微红。

那只蠢鸦居然不躲!白凤一阵愤怒,想起自己下午训练时心不在焉地想着墨鸦这次出任务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感觉自己像个傻瓜。

他的愤怒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烈,又或许是掺杂了别的什么,让他心口阵阵发堵。身体先思想一步行动,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吼出声来。

“墨鸦!

 

 

下一章就是大小凤的修罗场了...

评论(16)
热度(114)

© 沉迷微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