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凤】嘿我的小可爱(一)

文不对题系列

最近才入坑,第一次产墨凤的粮,求轻拍

花吐症+穿越设定,说白了就是一个墨鸦宠小凤,宠完小凤宠大凤的故事(捂脸)

ooc预警

 

 

残阳如血,林木森森。

 

赤练在林中穿行,目光不时扫过古树的顶端,秀美的眉因不满而紧紧蹙起。这也不能怪她,有一位行踪诡秘不定的同僚,谁都会有类似的不耐。

走了将近一个时辰,赤练终于在一棵古树的顶端瞥见了那一抹熟悉的白影,她身姿婀娜地走到树下,仰起头微眯着眼看着她的同僚。

白凤立于树顶的一片树叶上,双手负于身后,目光望向远方归巢的寒鸦,赤练看见他伸出一只手,纤长的手指变幻出几个手势,仿佛是想号令寒鸦听从他的命令,但寒鸦并不睬他,兀自啼叫着从他头顶飞过。

白凤缓缓放下手,赤练看不见他的神情,只是习惯性的开腔嘲讽,“哎呀呀,想不到传说中的百鸟之王,竟是连乌鸦都驾驭不了呢。”

闻言,树上的白影顿了顿,突然偏过头去发出一阵压抑的低咳,而且有越咳越止不住的驾势,当这一阵平息之后,他放于唇边的手放了下来,赤练眼尖的看到手指上沾染了什么红色的东西,她想当然的以为那是血。

“你受伤了?”她皱皱眉。

白凤背对着她站在树顶上,指尖倏然燃起一缕微小的火焰,赤练还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一小撮余烬便飘散在空中,“无碍。”

对方不希望她知道,赤练也懒得追问,只耸耸肩说道,“我不过是来通知你一句,两日后联合墨家进攻蜃楼。”

“知道了。”清冷的声音响起,下一刻树顶的白影便已消失不见。

 

直到确保飞到足够远时,白凤在空中的身形一顿,几乎是狼狈的摔了下来。他摔在柔软的草地上,颤抖着蜷缩起来。

“没有哪一种鸟能一直飞翔,永远不需要落地。”那人意味深长的教导犹在耳边回响。

可惜,白凤早已无枝可依。

疼痛从眼角蔓延到喉头,一股恶心的灼烧感弥漫了整条气管,白凤咳了起来,仿佛垂死的鸟儿,嘶哑而无力的鸣叫着。喉咙里的疼痛已经发展到整个身躯,如荆棘般在他体内肆意生长,又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白凤颤抖着将手指伸入喉头慢慢翻搅,盈满水雾的眼睛难受地眯起。

“唔!”随着一声痛苦的低吟,手指颤抖着从口腔退出,指间夹着一小撮淡色的、染血的花瓣。

白凤擦去唇角的鲜血,缓缓的平复着气息,冰冷从草地上一点点渗透进他的身体。

花吐症,因暗恋而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暗恋着将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其唯一的化解方法是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瓣后痊愈。

真讽刺啊,墨鸦。白凤勾起苦涩的笑意。你拼上性命送上天空的少年,会死于一个只有你能治愈的病里。

 

  “喂,这是谁啊?莫名其妙就出现在这儿。”

  “看着有点像你。小子,你哥哥?”

  “我才没有哥哥!少乱说了!”

  ……

  耳边传来谈话声,白凤微微皱眉,喉间一阵钝痛,他记得后来他晕倒在草地上,所以现在是被人救了吗?

  想不到流沙四大天王之首的白凤凰,有一朝竟会沦落至此。他自嘲。

   

“醒了就睁眼,别装了。”慵懒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这个声音!白凤猛然睁眼。

 床边的青年墨发黑衣,眼底有魅惑的暗纹,黑色的织羽披肩被清晨的阳光镀上一层温暖的色彩,唇边带着一丝熟悉的轻佻笑意,他就那样活生生的站在阳光下,没有伤口,没有鲜血,带着点审视的目光居高临下的望着他。

  “墨鸦……”白凤呢喃着,强忍住肩膀的颤抖,喉头却堵的厉害,他不由自主的坐起来想要触碰那熟悉的温度,手伸到一半却僵在空中。

  这场景太过美好,他怕自己的一个触碰会让一切顷刻崩塌。

  这也许又是他午夜梦回时的幻象呢?

  墨鸦目睹了白凤从不可置信到惊喜再到难过的整个过程,挑了挑眉,“阁下是?”

  白凤为他言语间的陌生而猛然抬起头,“你不认识我?”

  这和白凤以往的那些梦不一样,至少在那些梦里,墨鸦不会不认识他。

  “喂,”这是一个年轻而略带不满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是谁啊?凭什么他非得认识你?你为什么……”

  “行了,白凤,”墨鸦打断,“你该去训练堂了。”

  白凤?!白凤转过头看着那个赌气走出门的白色身影,心中充满了浓浓的震惊。

  那正是少年时的自己!

  他环视着整个房间,熟悉的摆设让他恍惚了一下。

  这里,正是他还在将军府内做杀手时所居住的房间。

 

 

评论(13)
热度(126)

© 沉迷宏经的黑米 | Powered by LOFTER